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黄鼠狼妖
    明治缓缓飞了起来,“飞熊,在我面前,你也无耻到来装傻么,骗骗你的傻徒弟倒还行,镇魂碑出世,天碑功法重现人间,有贤能者得之,你说我来做什么”。师傅面色一变,左手印决掐好。

     明治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师傅,“我是你就不会想着出手,而是想想如何逃命”。说完嘴里发出一声长啸,发向四面八方。不时,全城所有的大小妖全来到红绿灯口,将我团团围住。

     “红云你先走,照顾好自己,一定要找齐镇魂碑……”。师傅说着,斩妖符凌空画成,杀开血路。“不,师傅,我不能走,我走了你得死在这里”。我止住脚步。

     师傅冲出去很远,见我站在原地不走,惊诧地看了眼明治,又看周围大小妖,跺跺脚又跑了回来。“师傅,并肩作战吧”。师傅点点头,此刻众多妖己冲了上来,我跟师傅一起,在妖群中杀进杀出。

     妖怪的残肢断臂遍地都是,我边战边注意明治,果然,在我将一只小妖斩成两截的时候,他口里发出一声尖啸,大小妖迅速退到一边。明治在天空中口一张,吐出无数火球,射向师傅。师傅不慌不忙,斩邪符凌空书写,将火球消融。

     我趁他们交战时候,绕到明治背后,趁他不注意,锁魂塔飞出,直接打在他腰上,“吱……”一声惨叫,明治落了下来,锁魂塔也飞回我手中。师傅几步过来,抢过锁魂塔,掐动法决,瞬间把明治收了,连带着周围的小妖也收进去。

     师傅把锁妖塔放在我手中,“我今晚就离开元谋,昆明有高手到我们门派挑战,我要回去应战,以后再见面就很难了,凡事多思多想,切勿冲动,练好上清十三门,那是绝学”。看着师傅语重心长,交待后事般叮嘱我,心中挺感动的,还没等我开口,师傅的身影就在我眼前淡去。我知道,以后我可能真的要一个人战斗了,不论对手多么强大。

     回到苴林,家中空荡荡的,不知父母都被张学坤弄到哪去了,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现在先欠着。

     掏出上清十三门,仔细的看了起来,上面介绍的是封神以后道派的发展,以及如何让一个寻常的人获得大道,成就仙业。后面记载着几个小阵法,没有师傅说的什么诛仙阵万仙阵。这就是镇派秘籍?对我半点用处都没。

     房间里还有不少符纸,还是好好练习符功吧,这比什么阵法都有效。刚画了三张符,敲门声响起。我起身去开门,才走到院子,隐约的香味就飘进来,直觉告诉我,门外是个女子。

     打开门,香风扑鼻而来,面前一个小美女,娇柔、性感、凹凸有致,短裙、高跟、丝袜。不过,我并不认识。“有哪样事”?小美女惊呃一瞬,甜美一笑,“代师傅就是你吧,有点事想请你帮忙……”。说完腼腆一笑。“进来说吧”,我门也没关,就这么开着。

     进了堂屋坐下,开水也没有,冰箱里拿出一瓶果汁,“不用麻烦了,我不喝果汁的,谢谢”。听她这么说,我只好为自己倒一杯。

     “说吧,什么事”?我看着她,小美女收起了笑容。“代师傅,你认为人跟妖,有什么区别”?“人跟妖路途不同,道也不同”。我不假思索回答。小美女笑笑,“人妖殊途,所求之道,尽皆同归,你怎能说有区别呢,在人的眼里,妖是坏的,而在妖的眼里呢,人就一定好了吗”?

     我没有回答,从未想过类似问题。她手一挥,“我带你看一下锁妖塔中的世界吧”。包中的锁妖塔一震,眼前灰蒙蒙雾气,穿过浓雾,阴冷黑暗中,一张张熟悉的脸。有卖鞋的少妇,煮早点的胖女人,车站售票员,出租车司机,摩托飞车党。“这些人怎么在锁妖塔里”?我问;她点点头,我们出了塔,“你应该疑惑,他们为何在塔里,他们是妖……”。她的话让我震惊,要是这样,生活中,妖己无所不在,这么多的妖,就在我们身边,跟我们生活在一起,我们却毫无察觉。

     “你是龙神对吧”?我问她;她甜美一笑,“被你猜对了”。我摇头,“不是猜,你身上的气息让人敬畏,有似有若无的妖气,我想,除了龙神,一般的妖是做不到的”。她收敛笑容,“放了锁妖塔内的小妖,他们都是无辜的”。

     我看着她,想从神的眼里看出威胁。见我不说话,她又说,“做为交换,我在你身边五十年保护你”。“你是神,司掌四方神界,为何干预这些事”?我疑惑地问。“正因为我己成神,才更要保护他们”。她坚定地说,“不懂”我摇头。手中锁妖塔递给她,她疑惑地看着我。“你自己弄,我也不懂怎么放”。她心神一紧,锁妖塔发出呼呼声,眨眼间,院子里站满了人,有表情冷漠的,茫然的,疑惑的。

     明治与蛇妖走上来跪下,“拜见龙神”。龙神点点头,“做为放你们出来的条件,我得守护他五十年,你们好自为之”。一群小妖在拜谢后离去,明治跟蛇妖没走。“你们俩还想在我家吃中饭”?我凌空画好斩妖符,明治一脸不屑,只是蛇妖有些畏惧,“法令,天无常,地无常,上清祖师佑祯祥,祖师赐我斩妖刀,妖魔鬼怪斩杀光,斩”。红色斩妖符凌空射向明治,“砰”一声闷响,明治被射中,摔向远处,颤抖着起身,身形显现出来,是只大黄鼠狼。第二张符正要射出,龙神一挥手。一道神光将我手中符消散,“够了,他都没还手”。“那就让他还手……”我又画符,龙神指甲一弹,将我困住。

     “明治,为何不离去”?龙神问,眼睛看向蛇妖。明治颤抖着回答,“小的愿追随大人左右”。另一边蛇妖也点头。龙神看着我,我无奈地笑笑,“跟着吧,不过要听话,要是不听或者阳奉阴违,后果自己去想”。

     龙神甜美一笑,“这点你大可放心,我们妖可比你们人类诚信”。我转身进房间,简单地收拾一番,“走吧,我要出去寻找镇魂碑”。三妖跟着我出来,离家很远,回头看了看,不知何时再归来。

     苴林没有直接到其他乡镇的车,只有先到黄瓜园坐车才行。镇魂碑要出现的地方,一定会有妖异的事发生,我只想快点找齐十二块碑,把父母找回来。拨通张学坤的电话,“我爸妈怎么样了”?那边沉默了几秒,“放心,他们很好,我还请了专业的护士跟保姆”。“若是有什么闪失,别说是你,就是你身后的老板我也不会放过的”。我恶狠狠地说,正要挂电话,“他说,你去法旦看看,镇魂碑有七块可能出现在那里”。直接挂了电话。

     找了张车,去法旦要五十块,法旦在元谋的东部,过了飞机场还要走很远,在山脚。

     二十分钟后,在法旦村口,司机扔下我们走了。与所有农村一样,这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同之处。我带着三只妖在村里转一圈,村外转一圈,什么可疑之处也没有。正想去坟山看看,巷子里出来一群人,为首那个像先生,身后跟着一群人,手里抱着公鸡,拿着草人,香纸烛火。这是要“送鬼”,送鬼在元谋很盛行,你怀疑家人害病,定是被小鬼附身,找个先生送送鬼就好了。我关闭命灯,看见人群中的小伙子,背后背着一只女鬼,在人群中也不害怕,再看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沾了阴气。长久下去,必然生病。

     我决定跟上去看看,才走几步,身后摩托车飞驶而来,口哨声飞乱地过来,在我面前停住,四五张摩托,上面清一色十五六岁的小年轻,“妞,跟哥去玩,哥包你爽到底”。其中一个流里流气的对着龙神说,我厌恶地皱眉,看着那群人走出去很远,想穿过摩托车,没想到一张摩托车上下来三个,二话不说揪住我头发,迎脸一拳打了过来。

     心中无名火起,左手抓住他的拳头,右手凌空画符,“法令四方五鬼速现形,差遣万恶杀正身,杀”。咒语念完,剑指射出,三个小毛贼当既飞了出去,其他的见我这一手,大叫着冲过来,“天上雷公,过往电母,凡有感召三界诸神,弟子奉九天玄女娘娘命,请动天雷斩妖身,天雷助我……”。半空中数道闪电劈下,在场所有小年轻瞬间被击晕,“吸干他们”,我目露凶光看着蛇妖,蛇妖嘴一张,十几股精元就进了她的嘴,龙神也没阻止,“你这是杀人”,她说,“啍,没教养的东西,活着也是浪费粮食”。说完我赶紧跟上先前那群人。

     拐出村外走了一段路,看到大片坟墓,先前那群人就在一冢新坟旁边。那先生指挥着一群人,忙得不亦乐乎,我看那只鬼,在一旁傻站着,我也找个地方坐了下来,静静等待他们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