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幽冥派少年
    “恭请十方三界天兵降神雷,降妖伏魔显神威,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黑暗中数百道天雷一起轰响少年,少年闪身避开。想跑,我引导着天雷,追着少年一阵乱劈。

     很快法术就过了,少年见我也就这点水平,嘴角轻笑。“就这点水平,也想出来混”。话才说完,向前一步,对着我一叩首,心知不是好事,飞身闪开。无形的气场将我包围,身上似乎被什么缠住,“天无忌,地无忌,日月无忌,百无禁忌,道气长存,灵宝上清天敕令,万法归宗”。掐了十几个印决,才把咒语念完。身上一阵轻松。

     少年诧异,双手翻飞,两个手势一完,对着我连接两叩首,“长存平常心,令汝去通神,灵宝上清天敕令”。脚一踏地,我凌空起,不过依然被气场缠住,将我拉址下来,内脏剧烈疼痛,哇,吐了一口血。

     再看那少年,此刻后退几步,面色一黑,也吐出血来。我盘膝而坐,左手掐静心诀,右手剑指凌空画符,“天无破,地无破,万法不破,缘由心生境像是空,身无挂碍法归自然”。四周法力涌动,大片的气雾将我包围,我的身影也忽明忽暗。

     少年双膝跪地,怀中掏出三面令牌,往地上一插,双手连换印决,口中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此刻我身影门烁不定,法力已枯竭。若是连这少年都打不过,后面那些鬼王更不用想。不管了,先打败少年再说。心一横,咬破手指,往枣木剑上一抹,“五行剑法,金光剑,杀”。金光射中少年,连闷哼都没有,少年就消失不见。

     后面鬼王一挥手,整个广场鬼卒消失不见。龙神与明治蛇妖走上前来,龙神看着高空,“有高手在窥视”。我回头一看,啥感觉也不有。来到镇魂碑面前,掏出兵解红符,镇住地狱出口,收了七块碑,我一人抬不动,让明治抬了四块,我抬三块。往来时的路回去,并没有想象中的来了回不去,相反,我们很容易出了冥府,再次站在法旦村口。

     此刻天刚亮不久,村中出去干活的不少人,见我们抬着几块石碑,又看向不远处的坟地,见原先的七冢坟坍塌了。村民的眼光中告诉了我一个信息,我们是猖坟盗墓的。此刻我才知晓,在社会中行走,交通工具多重要。

     我们被半个村的人堵在村口,一些壮汉直接就举起了锄头扁担,这架势,只要我们稍微一动,他们手中的武器就会毫不留情的打下来。等待没多久元马派出所的民警就来了,人群被分开。

     为首的民警我不认识,三个民警下车,照惯例,先问询一遍,然后去坟地察看一番,然后就来到我面前。“我们是元马派出所的,有人举报你们盗墓,现在证据确凿,需要你们跟我们回所里协助调查”。那人说完,见我无动于衷,手里的手铐掏了出来,见我还扛着碑,示意另外一人上来,接过石碑放在地上,将我双手铐住。石碑放在地上,被他们不停的拍照。

     我才上车,那些村民中有几个就冲了上来,“不准走,挖了我们祖坟,不把祖坟修好,做水陆道场,今天不准走……对,就是死也不准走……”。群情激奋,连民警都被吓到,“你们给是要把事情闹大,还是你们自己能解决,我是警察,该怎样办案还不消你们来教我,还是要咋过说”?为首一个民警大着胆子吼起来,村民才退开。

     这过程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话,因为对这几个民警,没什么好说的,就算他们,后面也没话可说,拍照了也会被删除。村民跟着警车的有一百多人,像打群架,警车开出法旦村,过了飞机场,我才对身旁的民警说,“把我手机拿出来,打个电话给张学坤”。为首那民警看了下周围,“代师傅,为了你安全着想,还是去派出所里再打得了,万一上面有什么指示,到时候你我都麻烦,还请体谅一下,我们工资也不多”。“你认识我……”?我倒奇怪了,印象中似乎没见过这么个人,那民警笑笑,“代师傅,在元谋要是还没人认识你,那就是外地人了”。

     一旁龙神与明治都传来诧异的眼神,只有蛇妖不时的看着天碑,似乎能研究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又是县公安局,这个月我都不知进来多少次了,我们四人被分开带到审讯室,石碑则放在办公室里,坐在以前做过的位置,浑身不自在,等了没多久,进来几个人,这些人我一个都没在意,唯一在意的,是那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川云,我这个表情,似乎在川云的预料中,“怎么样,没想到吧”。川云在我面前坐下说,“是啊,我也没想到,你们唱这一出,又干嘛把我拉来做替死鬼”。川云摆弄着手中一把小剑,“其实你应该庆幸,你还有做替死鬼的价值,若不然,死一百遍不止”。“那我还要感谢真人不杀之恩……”?川云摇摇头,轻蔑一笑,“你的法术跟嘴皮子一样厉害,恐怕也是真人级别了”。“多谢谬赞,会有那一刻到来的”。

     后面几人见我们俩自言自语,似乎有些不爽,“真人,你们我们……”。川云忙假装想起来似的,“哦,你们还真以为要审讯,张学坤那里不好交代的,这是张学坤安排的人,赶紧放人得了”。几个民警一听川云这么说,有些为难,“怎么,难道还想审讯一下,然后把他送进看守所,别说你没机会,就算有,你敢不敢?有这个胆没,你们老板都不敢,别说你”。那人忙赔不是,“真人教训的是”。

     松了手铐,我自己去倒了杯水喝,“接下来我是要等待你们的消息,还是自己像无头苍蝇乱转”?我看着川云问,川云看向那几个民警,几个人识趣的出去,川云才说,“本来是不会跟他们合作,但掌教以大局为重,不得不放下成见,否则这些人,我一掌就炼化多少”。我微微点头,以川云的脾气,真人级别与凡人为伍,确实委屈他,不过既然有了贪欲,就不存在什么委屈不委屈,一切以利益为重。“你先回去等消息,我们发现了另外三块天碑,若消息确切,很快就可以行动,你也可以和你的家人团聚”。

     从县城回到苴林,我一直在思考,张学坤出现的意义,龙神出现在我身边的意义,我师傅把镇派秘籍交给我的意义,镇魂碑自然而然的被我找到的可能性,曾经那个出现过无数的人抢夺,以及我曾被镇魂碑摄过魂魄,到如今镇魂碑对我毫无半点影响,连川云竟然也会跟张学坤合作,张学坤背后的势力已经让一个真人害怕,还是川云的贪欲已经让他忘记自己是个真人了,假如我是真人,临仙人一步之遥,我是追求那看不见的神力,还是追求可以追到的成仙之路。昏昏噩噩的回到了家中,越想越乱,越乱越想,越不明白,在这个局中,我成了随时的牺牲品,还累及我家人,起因也只因为我来到县城开始,要从县城开始想,那就得先从我师傅开始,就得从我入门开始,曾经出现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我现在才发觉,在冥冥中注定的,冥途外被人更改了,而我就在被别人更改的冥途中行走,我的一言一行,全被看不见的掌握在手中,对方是神是人,还是超越了神的存在,我一无所知,很顺理成章的卷了进来,再想全身而退,恐怕只能是幻想,我集齐了天碑,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我看着他们使用神力将神界打开,还是看他们中的某一人成神飞向神界,还是,这只是一个局,都被骗入这个局中,每一个过客出现过之后,都没作用的消失。后面我不敢想,我怕我更想不清楚,更怕想清楚了吓到自己。

     回到家中已是夜晚,无论如何的心情,饭是要吃的,打开冰箱,拿出一些菜,做了一顿简单的晚饭,他们几人竟然不吃,我倒忘了,他们是妖,妖的修行跟人不一样,可以不吃不喝,只需吸取人的精元,就可以存活。不过每天的打坐及修炼符功,是必不可少的功课,我认真的揣摩上清十三门,这本所谓的镇派秘籍。

     上清自封神大战之后便分散为无数支系,每个支系都说自己是正统,可上清的宗旨,没一个支系说的清楚。其中记录的十三个法门,都是对阵法的看法以及运用,不过说得不甚详细。尤其对诛仙剑阵以及万仙阵法的叙说,更是轻描淡写几笔带过。

     与入门时的门派基本要领相比,这个十三门就是一个阵法简介,甚至其中的比如断头香,招魂阵,请神香这些,我入门不久就学会了。布阵是依靠天时地利来增加自身的能力,从而达到人力不可及的目的。所以阵法详细的研究下来,并且会运用,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半夜的时候,远处有几股浓重的阴气由远而近,根据习惯,我知道是冲我来的,翻身而起,龙神几人竟然站在院中,不多说,开门直奔野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