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又软又嫩的女娃
    坑里真的有个女娃!

     这女娃!没穿衣服!

     俺的手!俺的手!俺的手按在了女娃的胸脯子上!!

     娘嘞!!您快显显灵!告诉俺该咋办吧!!!

     全有金僵硬的坐在坑底,紧挨着那个从天而降的女娃,整个人都懵的快哭出来了!

     “哥…哥?”全小四听到三哥的喊声后,格外担心,不断的往前挪着身子往里看:“你是不是摔伤了?严重不啊?”

     “……啊…啊?”全有金那小心脏怦怦怦的越跳越快,听到全小四的声音后,自然而然的往上看了一眼,待看到了自己弟弟那颗小脑袋后,他赶紧间往前一扑!把女娃挡了个严严实实!这光溜溜的!可别吓到了小四儿!

     这一扑,全有金不可避免的贴上女娃温热的身体,烫他声音都变了调:“四儿!你、你赶紧起开!别看!”

     “哦…”全小四听话的打了个滚,滚离了坑边正要坐起来,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起开?别看?为啥俺不能看?

     难道……坑里真是仙女嫂子!?

     “哈哈!”想到这,全小四乐的合不上嘴,赶忙爬起来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后,就冲着坑里喊开了:“哥呀!外面没人!你赶紧把俺嫂子抱上来吧!哈哈!嫂子~!哈哈哈~~!想想就开心~!”

     在坑底手足无措的全有金终于被自己弟弟给笑回了神,一想到一会儿村里那些好事儿的人都会过来,这光溜溜的女娃子万一被那么多人瞧见了,还活不活了!?

     至于自己该咋对这女娃…还、还是回家再说吧!

     想着,他就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腰带解开、大褂脱下,又瞟了一眼躺在那像是睡着了的女娃……自己着光着上身,女娃子也光溜溜的,这、这样子太臊人了!

     全有金赶紧闭上眼,忍着羞臊的把人扶起来,这才发现她背上还有个奇奇怪怪的包裹,他扯了扯,没扯下来,也就不管那么多了,连忙将自己的大褂往女娃身上套。

     全有金哪里给人穿过衣服?更何况还是个不能自理女娃子!这其中的“惊险”自是不必多说,只不过,等他终于给女娃穿好衣服的时候,自己已经汗流成河、脸红成火了!

     把长长的腰带饶过女娃的腋下系了个结后,全有金自己先爬了上去,然后又拽着腰带把那女娃弄了上来,上来后发现大褂散开了,女娃的身子露了一半出来!他又急忙忙的给扯紧盖上!

     这短短一小会儿,全小三简直经历了22年来从没有过的刺激!呼吸仿佛都带着火!

     全小四听着自己三哥那气喘如牛的呼吸声,心里好奇的不要不要的!这是咋地了?三哥力气大着呢!咋弄个人上来就喘的那厉害呢?难道…仙女嫂子是个胖子!?

     “哥你咋了…俺嫂子…是…是不是太壮实了?”全小四偏着头往后瞄,再瞄,边瞄还边安慰着全有金:“没事儿!哥!壮实点儿好啊!能干活!还能收拾那老妖婆!娘说过,娶媳妇不能娶太瘦溜的!中看不中用!”

     “行了!胡说啥呢!”这一会儿的功夫,全有金已经利索的把那女娃抱到了自己筐里,看着她整个身子和腿都蜷在一起,坐在筐里很不舒服的样子,全有金赶紧背起筐子叫上全小四:“走了!四儿!赶紧回去!”

     “诶?这就好了!?”全小四赶紧扭过头去看,却见自家三哥已经大步走远了,他赶忙背上自己的筐子追去,跑了两步又急匆匆的回来,捡上了最后的那两只兔子…那可是肉啊!

     路上,全有金走在前面,全小四跟在后面,时不时的瞟一眼筐里的女娃,然后终于忍不住嘟囔道:“哥,这女娃…太瘦了………………”

     此时他早就忘了纠结为啥三哥把个那么瘦的女娃弄上来会喘大气的问题了,满脑子都想着:这女娃就是娘说的不能娶的那种吧!太瘦了!那能打的过老妖婆!?

     全有金没理他,脑子里却抑制不住的回想起刚才碰到这女娃身体时候的感觉…

     瘦是瘦了点…可、真软啊……

     “呸呸呸!全小三儿你脑子里想什么呢!!下流!”全有金赶紧晃了晃脑袋,想把那些软软的触感甩出脑袋去!

     “哥你说啥呢?”全小四疑惑的看着三哥:“咋还呸上了?俺说她瘦你不高兴了?唉…好吧,反正…你都轻薄了人家了!娶就娶吧!也不指望着她帮俺赶走老妖婆…能干活就行,小妹每天干那老多活计,俺可心疼了……”

     “去去去!别瞎说!哪学来的疯话!紧着走两步!”全有金听到轻薄两字,麦色的脸蛋再次涨红起来,不由又开始回想,这女娃身子不仅软乎乎的,还嫩的不像话…黑点儿就黑点儿嘛…农家媳妇要那(么)白干啥!

     啊呸!全有金你想哪去了!不能再想了!

     全有金觉得自己就快烧起来了!就算光着上身也热的不行!

     全小四看看光着上身的三哥,又看看筐子里的女娃,他都能透过筐子的缝隙看到女娃没穿裤的腿!三哥把衣服给她了,那不就是说她衣服也没穿吗!?当他傻呢?这都想不出来来!?三哥把人都看光光了!这不是轻薄是啥!?

     “啥叫疯话?娘教俺的!哼!”全小四不满的反驳了回去,堵的全有金哑口无言…在他们兄妹心里,亲娘说的话,全都是对的!

     筐里睡的极不舒服但又醒不过来的黎花要是知道这俩人心里想的嘴里说的,肯定又要暴起揍人了…

     她哪里没穿衣服没穿裤子了!?黑色吊带牛仔热裤怎么就不算衣服裤子了!?在末世这就算很好的东西了好吗!哼!

     不过嘛…现在的她只能任人摆布了…

     这全小三和全小四两兄弟急急忙忙的赶回家,敲开院门进去,连话都顾不得说就背着筐子直直的跑去了小妹全都有的屋里。

     堂屋里,早饭吃到一半的其他人全都看愣了,倒是刘翠花的儿子牛有才最先反应过来,指着全小妹的屋子嚷道:“娘!他们背了个女娃子进去!!”

     说着,他就放下碗要追过去瞅瞅,女娃子啊!那可是女娃子啊!平时村里的女娃子根本不爱搭理他!全小三和全小四这俩废物打哪儿弄来了个女娃子?他可一定得去瞅瞅!

     给两个哥哥开完门的全小妹见状,顾不得别的,赶忙呲溜一下跑回了自己屋里,关门上闩,一气呵成!她没看清哥哥们到底背回了个啥,但她知道牛赖子是坏蛋!不能让他进自己屋!

     牛有才一见这情形,当时就骂开了:“嘿这小赔钱货——”

     全老蔫一听这话就怒了!“咣”一声!重重的把陶碗放在了桌上!

     刘翠花母子俩被这一声吓的齐齐抖了抖,转头一看,全老蔫正两眼死死盯着牛有才!恨不得在他身上戳两个窟窿出来!

     刘翠花赶紧伸手戳了儿子一下,牛有才讪讪一笑,伸手搓了搓鼻子,冲全老蔫解释道:“那啥,爹…我一时口误…哈哈…”

     “俺不是你爹!”全老蔫含糊的吼了一句,然后一推饭桌,气呼呼的去了全小妹那屋。

     他本就是个老实的蔫人,又被刘翠花欺压了两年多,便是心里有火气,也不知道咋发出来,只好拿饭桌撒气。

     刘翠花见全老蔫甩了自己和儿子的脸,还是因为全小妹那个贱丫头、赔钱货!心里是说不出的气!可为了儿子他也只能忍着!她还指望着全老蔫出银子给有才娶媳妇呢!等着以后再好好磋磨那三个小贱种!

     “瞅啥瞅!还不去把院门给闩好了!”刘翠花瞪了自己儿子一眼,没啥好气儿的低声骂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嘴上有个把门儿的!别啥啥都往外咧咧!更不能当着你爹的面儿说…”

     “啥爹!他才不是我爹!个怂土鳖…”牛有才不以为然的翻了个白眼儿,端起碗来继续吃早饭,就快收稻子了,最近的饭食好的很,不吃是傻子!

     “那也不能放到明面上说出来!你还想不想娶媳妇了!”刘翠花小声斥道。

     牛有才撇撇嘴,又拿起个馍馍塞进嘴里,不清不楚的回道:“穷的叮当响…他自己儿子还娶不上媳妇呢!啥时候才能轮到我!”

     看自己儿子根本不听话,刘翠花也只能叹着气,自己去把院门给闩上了:“住在这山坡坡上,不知道啥时候就会有个野物窜进来,可得小心着…”

     “娘,你说他们这…到底是咋回事!?”牛有才边吸溜着二米粥边冲全小妹那屋的方向使了个眼色。

     “俺哪知道咋回事!吃你的饭吧!”刘翠花瞥了儿子一眼,自己则悄没声儿的走过去准备听墙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