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孕事
    “好了好了,够了够了——”回春无语的看着小宫女挑了一大盘的新晋上的西州蜜瓜,想了想,还是把托盘里的瓜挑了一个好的拿出来,又挑了一个还算大的堆到尖上。

     “走着!”看到都是烦的,自从四月初她出了主意给安贵人的赏赐换成水果为主,安贵人倒是惯会随着杆子往上爬,每每到景阳宫请完安就盯着皇后摆设的水果各种夸,明里暗里就是看上了,闹得皇后又好气又好笑,只能给她送。

     更有上月,她用那新鲜枇杷做的枇杷膏带去了碎玉轩,在皇上面前露了,虽然颂扬了皇后恩德,却也给景阳宫多了一项差事,每天需要给安贵人送一份水果。

     原本这景阳宫因皇后爱瓜果闻香,水果就多,每天新鲜的摆上了,剩下的她这样的掌事宫女就能安排这些水果的去向,宫人们当值时虽然需要各种忌口,可能闻香的水果大都不影响,她和汪海每月散些水果于这些宫人,每月所得孝敬约合数十两银。

     安贵人这一出,她每月外快少了一半,还得提防着这些果子到储秀宫偏院安贵人手上时东西是干净的,真烦死个人。

     “今儿这蜜瓜色泽金黄,正是好入口的时候。”见了清扬,回春再是不喜也带了两份笑。

     今儿这日子正是发月例的时候,不然她也不惜的来这一趟。

     “请安贵人安!”回春自然不会在这些小细节上落人话柄。

     “今儿难得,快请进来。”清扬见了回春,自然不会托大。

     莺儿接过一托盘3个蜜瓜下去安放,一时平安上了茶,又有莺儿捧了个锦盒上来。

     “日日偏了娘娘的好物事,劳娘娘费心了,无以为报,这是我按例为娘娘做的绢花,劳烦春姑姑带去,也是我一番穷心思。”清扬笑着解释了。

     自从见识了向嬛的盛宠,她便一门心思的在生个孩子上,后宫份例有限,更兼送的东西多有不干净的,自她进宫后便见了多少阴私。因皇后图省事送了瓜果,她便乘机要了这干净的瓜果,只是做事归做事,并不是要同皇后结仇,她便攒了些各色的绫罗绸缎,做了按季开放的十二只宫花。

     回春心下无语,虽有些恼火于清扬的吝啬,到底城府颇深,还是伸头往锦盒里看了一眼。

     这宫花虽然用料一般,但刺绣却是十分精致的,不同于一般的平面绣,竟是将那各色的沙罗裁成各式花瓣,再用绣线绣了一片片的花瓣,最后用金线描边,缝在蓝素缎做成的枝丫上,春夏的宫花上还缝了蝴蝶,秋冬的花样坠了玲珑可爱的瓜果。

     “小主有心了。”显见是费了心,回春也不由的客气几分。

     “希望娘娘喜欢。”清扬也是客气,虽然费了心思,不过自己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花费有限,又不显眼,自己心下还是满意的。

     “娘娘牵挂小主,哪儿还等我回话,回春告辞!”回春喝了茶,知道没有别的好处,便告辞。

     “春姑姑且慢,”清扬起身,从平安哪里拿过两个粉彩小罐给回春,“前儿听春姑姑嗓子干,我做了些川贝枇杷膏,姑姑或吃或是赏人都是好的。”

     回春笑笑,这安贵人虽则小气,大面上还是有的,不像外面说的那样扶不上墙,少不得还是接了。

     送走回春,清扬令小喜子捧了两个蜜瓜和两个素瓷罐,莺儿拿了一个宫里常见的制式小锦盒便往碎玉轩走。

     她略通医理,自侍寝后便托向嬛找了熟悉的太医给自己配了能推迟经期补身的药,为的就是早有消息又不易让人拿实了孕期。

     如此数月,随然少了十几次的侍寝机会,但两月前向嬛还未承宠就停了药,现下似乎是有消息了。

     “嬛姐姐好兴致!”

     刚进碎玉轩,便见向嬛在廊上逗鹦鹉。

     “你来了!”向嬛上前拉着清扬的手往里走。

     一时坐定了,清扬打开了锦盒,里面是用云缎绣的一串串的小石榴小葡萄做的头花和香囊。

     “好鲜亮的活计,”向嬛说着便拿了串小葡萄别再发髻上,“怎么样?”

     “我想着姐姐应该会喜欢,我还做了别的花式,敬上了,等些日子给姐姐带来。”清扬说着,接过杜鹃递过来的蜜瓜,用签子叉着吃。

     杜鹃一听还有,扭头一看,笑了,从盒子里拿了两串带流苏的红彤彤的小石榴,说,“小主,赏我这个吧,这也是宫里头一份了。”

     向嬛看向清扬,清扬笑道:“几时就这样规矩了,倒叫我稀罕稀罕!”

     “你安小主允了,自己拿吧,只一件,小心着戴!”向嬛说着把盒子递给她,拿下去了。

     清扬也便令莺儿下去,擦了擦嘴,说:“姐姐,我需要你帮忙找下太医了。”

     “那药吃完了?”向嬛给她递了杯花茶,随口一说。

     清扬也不答话,只静静看着她。

     “可是有消息了?”向嬛一惊,反应过来。

     “约有八分准吧。”

     “杜鹃,替我去太医院一趟。”

     “这宫里日子越来越不好待了。”自从月前芳洲从华妃宫中给推下水,三人行事越来越小心。

     “宫中这些年有孕的多,便是这碎玉轩以前的主人,都是死于孕事,唯有依附于皇后的齐妃,依附于华妃的曹贵人生下孩子。”清扬抿唇一笑。

     “希望是个女孩,又希望是个男孩,女孩太苦,男孩或许好些,只是,我微分卑微,不知道可能自己抚养——”

     “宫规嫔以上是为嫔,能自己抚养皇子,你离嫔一步之遥,若生皇子,理该晋封,华妃跋扈,”向嬛指了指养心殿方向,“不满已久,而且她已有一女,争不过来,皇后也有一子,但是潜邸时所出,你这个,倒是今上登基后第一子,皇上定会保,只要你能生下来,问题不大!”

     “惟愿菩萨保佑,若是女孩,我会倾力为她积攒钱财,拼死为她安排好的嬷嬷,若是男孩,哪怕是让他装疯卖傻,也希望他富贵安乐。”

     清扬扶着向嬛的手,期望从中获得些许安慰,“我先时惟愿有一儿女傍身,聊结宫中寂寞,真正有了,近些日子感应到他,却惟愿奉献所有换他安乐。”

     向嬛紧紧的回握住她的手,知她在表态,自入宫后无论是得宠还是不得宠,观她为人,向嬛是信的,“我们三人相互扶持,总能有条活路。”

     向嬛是知道皇帝想除华妃之心的。

     “最无情是帝王家!”以前不知,而今,清扬是看透了的。

     二人一时默然。

     “两位小主争糖吃吗?这样丧气,我还是把这好点心给纯儿小主留下吧。”却是请太医的杜鹃进来看气氛不对打趣一句。

     她说着,却把小几上的物件都收拾好,同她们相熟的杜太医小心请脉。

     “恭喜小主,是喜脉,已超三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