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君悦姐姐
    林启山凑到她耳边,神神秘秘地:“你想不想知道凶手是谁?”

     冬儿眼睛一亮:“快说!”

     “但是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什么条件?”

     “第一个是把我赢的钱还给我,然后放我出去。”

     冬儿低头想了想:“你现在走不了。”

     林启山不解:“为什么?我的嫌疑不是解除了?”

     “不是因为这个。你涉赌,而且金额不小,按规矩得有人保你,你才能走。”冬儿耐心地解释。

     “那我的钱呢?”

     冬儿有点急了:“你赶紧告诉我凶手是谁,钱我帮你想办法!”

     林启山把黄大成与乔家的恩怨简单说了一遍。冬儿琢磨了半天,皱眉道:“你说得这些我暗地里都调查过,可是乔家……”

     她犹豫了一下,接着说:“可是上头的意思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要是姓乔的都不能动!”

     “嗯……说的没错,没有足够的把握不能轻举妄动,乔家不是那么好惹的。”

     林启山拍拍她肩膀,有点欣赏还有点怜惜。

     又想了想,接着说:“这样,给我十天时间,我帮你找到凶手!”

     “你说真的?”冬儿见识过他的本事,虽然理智上觉得不太可能,心里还是颇有些期待。

     “君子一言!”

     林启山看着她漂亮的侧脸,接着说:“不过呢,你得答应我第二个条件。”

     冬儿也没犹豫:“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你的耳朵很漂亮,让我亲一下!”

     “你……”

     说着,他突然在她柔软的耳垂上轻轻一吻,闻着她颈间淡淡的香气,竟有点醉了。

     ……

     在刑警队待了一夜。第二天,为了找人保释自己,林启山给许家打了个电话。

     许家老爷子和他爷爷是战友。早些年两家交往甚密,他小时候经常跟许家三姐妹一起玩。直到后来许家起势,林家还在原地踏步,慢慢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了。许爷爷的儿子许世成平步青云,一直做到市政法委办公室主任的位置,老婆李淑兰经营一家进出口贸易公司,两口子在连城市政商两界可谓是风生水起。许家人重名利,有野心,渐渐有点看不起小门小户的林家。正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近些年两家来往自然是越来越少。

     林启山小时候聪明机灵,有主意,什么事都敢说敢做,这一点很对许老爷子的脾气。加之许家第三代全是女孩,老爷子就把他当成半个孙子,每年寒暑假都让他到家里住上些时日。直到他长大,老爷子见他仪表堂堂是个可造之材,便萌生了招他入赘的想法。

     三个孙女都如花似玉,老大许君悦26岁,有男朋友。老二许茵云23岁,在英国留学。三孙女许微然正好与林启山同岁,还是大学同学,怎么看怎么合适。

     林启山没想过这些。前世在许家的时光并不美好,除了许爷爷和大姐许君悦当他是自家人,其他人都不怎么待见他。一是因为他家境不好,二是因为许微然和赵副市长家的公子情投意合。要是真能和市长攀上亲家,许家的事业必然会大有助力。所以除了爷爷和大姐,许家上下都反对让林启山进门,对他的态度可想而知。

     正因为这个,林启山重生后才没有投奔许家。他实在看不惯许家人趋炎附势的嘴脸。至于微然那个小妞,前世自己确实喜欢过她,可那时的她心高气傲,还有赵子豪这么个官二代男友,又怎么会看上平凡的自己。而自己新的人生才刚刚起步,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自然不会再去热脸贴冷屁股。

     不过眼前的麻烦却很棘手。无意中摊上了官司,需要人保释,可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这才迫不得已向许家求助。也正是在这一刻,他才明白一个人本领再大也有限,没有朋友没有人脉实在是寸步难行。

     许老爷子一接到他的电话就拍了桌子,立刻让大孙女带着三孙女去了刑警队。

     听完电话里爷爷交代的事情,许君悦立刻就想起林家那个惹人喜爱的小家伙。那个比自己小七岁的弟弟,小时候整天围在自己身边一口一个“悦姐姐”,叫的那么亲切。想到他孤身一人来到连城,无依无靠,还被抓进局子里,那得吃了多少苦?

     她想象着他被铐起来的样子,急的眼圈都红了。

     许君悦是带着气场空降到刑警队的。

     事情比想象中顺利。抛开爷爷是退休的军区首长不谈,单凭父亲政法委主任这个位置,刑警队就不可能不给这个面子。再者林启山这个案子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事情,更何况有冬儿在暗中帮忙。

     迅速找到办案人员询问了案情,了解到是因为误会而抓错了人,许君悦非常不悦,这才高调出场,要求立刻接走林启山。

     何谓高调?许家大小姐长发带卷,一身休闲写意,目光如炬,微微带笑,温婉中透着凛然不可侵犯。

     她先和队长政委打了招呼,然后居高临下朝坐着的冬儿点头致意,顾盼中游刃有余。

     林启山在女警递过来的文书上签了字,女警十分客气地将手机和装有二十万现金的袋子还给他。

     然后他就被许君悦一路牵着,招摇过市一般径直出了刑警队的大门。

     冬儿盯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看了很久,鼓起腮帮子使劲吹了两下额前的刘海。

     ……

     上了车,林启山看见后座埋头玩手机的许微然,打了个招呼:“微然,好久不见!”

     许微然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继续运指如飞玩手机,看样子正和别人聊得火热。

     君悦系好安全带,打着火,笑着对林启山说:“饿了吧?先别回学校了,回家给你接风,爷爷想见你。”

     林启山点点头说好。他没跟她说谢谢之类的话,她也没怪他出了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从小到大的亲近,让两个人有一种无形的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

     真正的情感,何须倾诉?又岂是只言片语所能表达?倒不如留在心中,冷暖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