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督主爱种田
    来了京城这么久,顾长溪还从没好好逛过这座城市。

     京城的秋天是一年四季中最安逸舒适的日子,秋高气爽,连带着风沙也小了很多。

     顾长溪决定出去逛逛,看看这个时代的京都人是怎么生活的。

     刚抱着青泽走出门口,就见白子默远远地站在对面,一言不发的望着自己。

     顾长溪没理白子默,直接从他身边穿了过去。

     白子默脸一红,这才叫住了顾长溪。

     “有事?”顾长溪回头,白子默脸色有些难堪,拿手摸了摸后脑勺对顾长溪笑了笑:“啊,就是想说声对不起。”他拿眼小心翼翼地看着顾长溪:“对不住啊,顾长溪,我……我……我家那位就是这个脾气,你千万别见怪。”

     这说的是张琴?

     瞧这孩子,连妈都叫不出口。

     顾长溪偏头,算是应了他的道歉。

     白子默立马原地复活,咧嘴嘿嘿笑:“你这是去哪儿?北京我熟,我给你带路啊。”

     顾长溪其实也没什么想去的地方,揉了揉清泽的脑袋她说:“随便哪里都可以。”

     这世上就随便最难办。

     白子默想了好一会儿,顺眼一亮:“我知道了,你跟我来。”

     他带着顾长溪出门打了个的,直接带着顾长溪奔了潘家园。白子默觉得吧,顾长溪爱好考古,肯定潘家园适合她的审美。

     潘家园是北京最大的古玩市场,人龙混杂之地。一走进去就见两旁挤满了摆地摊的人,只留了中间一点空隙供行人走路。

     顾长溪坐看右看,见地摊上都是西贝货,偶尔有一些真品都是近几十年的东西,不怎么值钱。

     很多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偏还买的正起劲儿,被人敲了竹杠都不知道。

     “怎么样?这地方没来错吧。”白子默特别自豪:“这地界我以前经常来帮白姐姐跑腿。”说道白蛇,白子墨眼光一下子就暗淡下来。他低头小声说:“顾长溪,我这辈子是不是都见不到白姐姐了。”

     他想从顾长溪那里打听到一点关于白蛇的事情,可问出了口,好久都没得到回答。白子默气鼓鼓抬头,见顾长溪的目光完全被一路边摊吸引。

     摆摊的是个四五十岁的农民。和其他他商贩相比显得有些畏手畏脚,他面前也只放了一个破布口袋。破布口袋一脚露出了一个色彩艳丽的瓷器口。

     顾长溪蹲下身子,那农民立马有些紧张,结结巴巴地说:“这……不……不卖!”

     顾长溪没回答他的话,用指尖挑开破布口袋整个这才看清了面前这东西。这是一个素三彩的瓷器瓶,瓶身色泽艳丽,绘着几幅古画,其纹饰洒脱自然,彩料细润,色泽浓艳厚实一看就知道是真品。

     那农民说了不卖,见顾长溪还在打量,一把弯腰用破布口袋把瓶子盖的严严实实的,涨红了脸大声喊:“不卖,不卖,这瓶子我不卖!”

     “不卖你摆出来干啥?”白子默也觉得好奇。

     谁知那农民啥话也不说,搂着瓶子爬起来就往外跑,几下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白子默觉得莫名其妙,他扭头看着顾长溪:“你很喜欢这瓶子?”他琢磨着如果顾长溪喜欢,他买下来送给她,是不是就能知道白蛇的消息了?

     顾长溪没点头也没摇头,她其实是被瓶身绘着的那副射日高升的画吸引了目光。如今画已经看明白了,她倒是不在意那农民奇奇怪怪的举动。

     白子默着急她不表态,忙说:“你倒是说话啊,你要是喜欢那瓶子我给你买来。”

     顾长溪看他:“给我买?”

     白子点头。

     顾长溪又问:“你有钱?”

     白子默自豪:“当然。”

     顾长溪眯眼:“啃老族!”

     白子默残念:“喂,啃老也是种本事。”

     顾长溪点头,又说:“一边心安理得的花着家里的钱,一边叫嚣这不是我想要过的生活。你们富二代可真会玩儿!”

     白子默有些手上,脸色立马拉了下来:“顾长溪你都不了解我的家事,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

     顾长溪耸肩:“瞧,恼羞成怒了!”

     白子默觉得自己真实ri了狗了,才会和顾长溪说着些话。

     青泽抖了抖胡子,心里大概知道顾长溪今天怎么变话唠了。

     虽然顾长溪嘴上说着自己浑身上下都很硬,可是清泽真心觉得为所欲为的督主已经被雷锋系统养成了以德报怨的好同志。

     哎,它忽然有点心疼顾长溪。

     对于张琴,其实白子默就是青春少年中二病。

     他心底很想得到张琴的母爱,却被同母异父的妹妹古珍珠逼成了反叛少年。每次看到古珍珠对张琴撒娇的时候,白子默的心里阴影面积就无限扩散。

     少年叛逆阴郁,出口以语言伤人。

     又加上张琴那尖酸刻薄唯我独尊的性子,两人能好好相处才有鬼。

     白子默觉得他与别人不同,错的不是我,是世界。于是他离家出走,遇到了白蛇。

     在很大程度上白蛇之于他,就是白子默心底一直渴望的母亲。所以白子默同学恋母了,喜欢白蛇了。

     但很不幸,他的恋母情结扼杀在了摇篮里。

     想到这里白子默忽然觉得张琴虽然性格讨厌,但至少在她的刺激下他对白蛇的心事终究被白蛇知道了。至少吐露了爱意,说起来也不算遗憾不是吗?

     白子默看着顾长溪,头一次发现了不对劲儿:“啊,你到底想做什么?”顾长溪这死冰冰的性格,才不会和别人谈心呢。他超紧张地看着顾长溪:“你这么希望我和我妈和好,难道你真的看上我了?”越说白子默越这样觉得:“你想曲线救国,用我来得到我妈的喜欢?你这么早就想到婆媳和谐很重要了……”

     顾长溪面无表情地把青泽捧到白子默面前,白子默显然还在自己的脑洞中沉迷:“怎么了?”

     顾长溪翘唇一笑,青泽立马露出锋利的爪子,啪啪啪啪地扇了白子默几个耳光:“醒醒蠢货!”

     白子默捂着脸控诉:“顾长溪管好你的猫。”

     青泽又扬起爪子,琉璃色的瞳孔闪过一丝得意。

     白子默:“…………”

     内心有一万头神兽在咆哮,他惹不起这只猫。

     潘家园逛了一半,倒是让顾长溪发现很多好东西。

     摊主眼神犀利,一看就知道顾长溪怀里的青泽不是凡品。而且顾长溪只多瞄了两眼他摊位上的一个青铜器,他立马捧到顾长溪面前:“妹子识货,这可是汉代宫里娘娘御用的装点心的盘子。”

     顾长溪眼神一动,他以为有戏,立马咧嘴笑:“得嘞,您要是喜欢我就收你这个数。”摊主刚比出五个手指头,就听一声大喊:“城管来了,大家快跑!”

     伴随着这一声话落,那摊主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卷着家当就往外奔。奔的时候还没忘嘱咐顾长溪:“妹子喜欢再来,老地方不见不散啊!”

     顾长溪淡定地站在街头,看着潘家园的鸡飞狗跳之势。忽然见刚才卷着素三彩跑了的农民被挤在慌乱的人群中,旁边扒拉一只手直接抢了他的素三彩就往一旁的小巷子里面跑去。

     顾长溪现在做好事已经成条件反射,见状拔腿就追了上去。这时潘家园乱成一锅粥,白子默还正到处找顾长溪的时候,就听见耳边有人指着天空惊叹:“哇塞,轻功!”

     他下意识抬头,看见顾长溪足尖一点,身轻如燕的踩着那些人的肩膀往小巷子里飘去。抢了素三彩的小偷也傻眼,想也没想手里的刀子就朝后面扔了过去。

     “放着我来!”

     青泽从顾长溪肩膀上跳了起来,张嘴一口含住了刀子。顾长溪则纵身一跃,往前掠了半丈。左脚在墙上一点,右腿抬高凌空旋了一圈直接把那小偷踢着横飞了出去。

     白子默嘴张的能塞下鸡蛋,哇塞,顾长溪身手这么牛?

     等等,她干嘛去?

     白子默赶紧朝顾长溪那边挤了过去,等他从人群中挤了过去,却见那农民跪在顾长溪面前,死命的磕头认错,求她放过刚才那个小偷。

     “这是怎么回事儿?”白子默莫名其妙地看着顾长溪,顾长溪耸肩,那小偷从地上爬起来吐了口唾沫,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看见没,这是他孝敬我的。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那农民赶紧点头,脸色焦急:“是是是,是我孝敬你的。你已经拿了我家祖传的瓶子,我家娃你是不是应该放回来了?”

     “谁认识你家娃啊!”那小偷一脸看神经病似的看着那农民,这素三彩的瓷器瓶可能卖个好价钱。他余光瞟了眼顾长溪,这妹子伸手不错,还是乘早远离是非之地得好。

     他脚底抹油准备开溜,那农民立马跪了下来抱着那小偷的大腿哭道:“求求你,放了我家娃吧。他还小,连路都不会走。这瓶子我已经给你了,求求你放了我家娃吧。”

     “别污蔑我啊,我从来只抢东西,不拐孩子。”那小偷一脚想把农民踹开,顾长溪眉头一皱直接伸手拿过素三彩的瓶子,又一脚把小偷踹到一边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