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督主爱种田
    功德圆满地救出了被拐卖的娃,顾长溪挥一挥衣袖抱着青泽闪人了。留下的是一张带着线索的小纸条,警察从人贩子兜里翻出来的时候可谓是大喜过望。

     要知道这伙人贩子乃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作案,他们正愁拿了一窝,放了另一窝呢。没想到竟然得到了团伙老窝的详细资料,这下他们终于可以大干一场了。

     但他们依旧没放弃寻找王贵口中的那个抱猫的妹子,可惜他们都快翻遍了北京城依旧没有找到传说中的抱猫妹子。

     这事儿之后,白子默别提有多粘顾长溪了。

     他撒泼打滚求卖萌,时时刻刻都期盼着顾长溪能收他为徒弟。教他一身狂霸酷炫拽的牛叉功夫,那样他就可以单刀走世界无所畏惧。

     可惜无论他怎么刷存在感,顾长溪都不鸟他。

     这天他又拎着拜师礼物来找顾长溪,顾长溪正在和李安民商议怎么解决故宫大红漆柱子掉色的问题。白子默不好去打扰,就蹲在一旁看着青泽晒太阳。

     青泽最近很忧郁,按理说做了那么多好事怎么它还没升级变成人啊?

     不能变成人的日子,它表示不幸福!

     偏偏还要遇上一个天天蹦跶来刷存在感的白子默,青泽的心塞可想而知。

     但白子默不知道啊,他觉得要拜师就得打通顾长溪身边的人。看来看去顾长溪身边也就这只猫更有分量,于是白子默讨好的扒拉出一只烤鸡放在青泽面前:“青泽,青泽,你告诉我顾长溪怎么样才会收我当徒弟。”

     青泽嗅了嗅烤鸡,味道不错,勉为其难的抱着咬了一口。

     白子默心里高兴:“你吃了我的东西,就要帮我在顾长溪面前说好话啊。”

     青泽动了动耳朵,不大乐意。但看在烤鸡的份上也就没挠他爪子,而是从屁股后面掏啊掏掏出一本蓝皮书丢给他。白子默喜出望外的接了过来,见上书菊花宝典四个大子。

     心里纳闷,翻开一看。

     然后傻了,这书上画着很多露骨图案,都是说太监怎么用菊花伺候皇帝的干活。

     瞅了一页白子默把书扔了,蹭地一下跑到顾长溪面前:“顾长溪你就收了我吧。”他捞起衣袖,鼓气肌肉:“你瞧我肌肉发达,一看就是百年难得一遇的练武奇才。真的,你收了保准没错。”

     顾长溪看都没看他一眼,转头继续和李安民说话。

     李安民看着好笑,和顾长溪商量完了事儿。又叫住她,掏出一张请柬递给她说:“对了,明天王府饭店有个文化沙龙,这是给你的请柬记得去参加啊。”

     顾长溪结果请柬一看,请柬黑色烫金,看起来高大上。里面用蚕头燕尾地隶书写着她的名字,时间是明晚七点整。记下了时间地点,顾长溪把请柬递给了青泽。青泽啊呜一口咬住,往房间里面跑去。

     白子默跟在顾长溪身后,举手表决:“顾长溪,顾长溪,你带着我去呗。我给你当小弟,有我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的小弟,你带出去多有面子啊?”

     顾长溪站住脚步,眼色在他脸上流连而过,摇头:“太丑!”

     白子默悲愤,我哪里丑了?

     “等等,顾长溪……”白子默反应过来的时候,顾长溪已经走出故宫大门往马路对面走去了。他赶紧拔腿追上去,忽然见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停在顾长溪身边,从上面下来三四个男人绑着顾长溪就往车上拖。绑架顾长溪的时间全程没用30秒钟,白子默傻了,顾长溪被绑架了?

     她这么牛叉,怎么一点儿都不反抗就被绑走了?

     难道,顾长溪是在考验他有没有千里走单骑的勇气把她救下来?

     脑补了无数剧情的白子默,赶紧招手唤了一辆的士。万分紧张的让司机跟着前面的面包车,首都的出租车师傅见过大世面,还有心情开玩笑:“你们在拍警匪片的电影吧?你坐稳了,我立马加速追上去!”话还没落下去,出租车风一样的窜了出去。

     白子默好不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不,我师傅在考验我!”

     司机一听更加来劲儿,油门踩的不要不要的。

     后面车在追,前面面包车里的人也疯狂踩油门往前头冲了过去。车上的人被颠的要死要活,唯有顾长溪和青泽老神在在的坐在面包车里。

     绑匪很不爽,满脸横肉抖啊抖:“你已经被绑架了,能不能配合点?”

     顾长溪偏头:“配合?”

     绑匪点头:“你该害怕,你该哭泣,你该求饶!”业界良心,他绑票这么多回那一次被绑架的人不是痛哭流涕的求饶,哪有这么淡定的人啊?

     顾长溪摇头:“难度太高,不会。”

     绑匪觉得自己脑经秀逗了才会和绑票讨论这种事情,后面的出租车被甩掉了,他居然心情蛮好的和顾长溪说话:“今天绑架你是我们收了金主的钱,你放心我们不会撕票的。”

     顾长溪点头表示知道,绑匪看她这么淡定有些纳闷:“你知道是谁让我绑架你的?”

     顾长溪挠着青泽的下巴:“知道。”

     绑票忽然觉得自己该说什么了,索性闭嘴不说话。

     面包车竟往山区拐,半个小时之后面包车开进一座废弃的仓库里面。

     顾长溪被那些人抬了下去,山野仓库不愧是所有绑匪都爱选择的地点。荒郊野外,气氛幽静,地广空间大,仓库门轰隆一关视线就黑了下来,只有屋顶的鼓风扇慢悠悠的晃动发出一阵难听的刺耳声。

     扇叶的阴影夹杂着明明暗暗的光线投影在地上,顾长溪好不容易适应了仓库里的黑色氛围。前方忽然开了一盏超刺眼的白光灯,一个人影背光而站,脚下的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清脆声。

     顾长溪睁着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与来人对视。

     张琴皱了皱眉头,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她眯着眼,冷哼一声道:“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叫你来吗?”

     顾长溪望着她,不说话。

     “哑巴了?”张琴又往前走了几步,一脸高傲地站在顾长溪面前:“我告诉你,离我家子默远点。他不是你这种穷丫头能招惹的。”

     顾长溪点头,一脸和善地看着她:“如果你能让白子默离我远点,我也挺高兴的。”

     张琴脸立马黑了下来,从来都只有她嫌弃别人的,什么时候轮到被人来嫌弃她家的东西了。她头一扬,旁边站在着的几个人立马上前禁锢住顾长溪,其中一个人还花样转着匕首,一脸邪魅的说:“识相点!”

     顾长溪挑挑眉,望着张琴:“下马威是一开始就要执行,现在有点晚了。”

     张琴真是气死了,既然顾长溪油盐不进那就别怪她不客气。反正这种小丫头也没本事和自己作对,她一点头,在车上还和颜悦色的男人摇头叹气上前:“姑娘,别怪我,那人钱\\财\\替人\\消\\灾啊!”说话间,手里的麻布口袋就要往顾长溪头上套。

     “给我套起来扔河里去。”张琴一句话,证实了这是要焚尸灭迹的节奏。

     顾长溪抬头看着她,张琴以为她怕了,翘眉得意笑:“晚了!”

     听着外面传来的动静,顾长溪淡定摇头:“不晚。”

     张琴一愣,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打斗声,期间还夹杂着她儿子白子默的嘶哑呼喊声:“顾长溪,顾长溪,别怕,我来救你了。”

     张琴脸色铁青,立马推开他们冲了出去。外面白子默寡不敌众,被揍的鼻青脸肿。张琴那个心疼,连忙让他们住手把白子默搂进怀里,心肝儿宝贝的叫着。

     见这阵势白子默哪里还不懂这是张琴闹出的幺蛾子,他面色发黑,浑身泛着冷气地推开她,往仓库里面跑去。跑进去一看顾长溪完后无损的抱着青泽站在里面,心里一松,两腿一软立马跌在地上。

     张琴连忙扑了上来,看白子默一双眼睛还盯着顾长溪看。心里的火气一蹭,声音尖力而恼怒:“给我把这小贱人扔河里去。”

     白子默见那些人玩儿真的,连忙朝顾长溪扑过去,期望自己以身救人能让张琴醒醒神,却没想到张琴直接被他的动作气的脑子一懵。咬牙切齿的吼道:“给我拦住他!”

     于是人分成两拨,一拨对付顾长溪一拨揽住白子默。

     白子默入戏很深,一脸伤心欲绝的挣扎让顾长溪快点跑。顾长溪斜了他一眼,一个手刀劈在那些人身上。手法干净利落,又一脚把冲过来的男人踹到张琴面前,张琴身子一抖,第一次见识到顾长溪的武力值。

     顾长溪揍人,拳拳到肉,招招狠戾,专往人身上的弱点招呼。喉管、下颔、肘关节、膝关节、撩阴腿,十几招功夫的时间所有人都被打趴下了。拦住白子默的几个人看兄弟被揍,各个红着眼抄着武器往顾长溪身上招呼,可顾长溪身上就像长了眼睛似得,那些武器硬是没碰着她一点儿,反而被顾长溪其野蛮专业的伸手给ko在地。

     看着杀神一样的顾长溪,白子默心底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刚才顾长溪是在保护他吧?眨眨眼,白子默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而一旁的张琴直接被吓哭了,色厉内荏的尖嚎:“你们这群废物给我上啊,上!”

     顾长溪眼神扫过去,她嘎地一下就闭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