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涨鸡蛋
    张由手中拿着一瓶冰啤,正待开,乍一下被王陆点名,而且还涉及到了这么一个词,不由有点发懵。

     他不懂自己现在除了寝室的一帮兄弟,没钱没权的,还有什么值得让人设计的东西。

     时间照例是晚上的九点出头,老李头的大排档上,几个人都围坐在第一桌前,将那个大圆桌子围了个小半圈。

     张鹭没有直接回复他,反而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张珺瑶是谁?”

     早已转开视线的王陆刚要回答,却发现发问的竟然不是他以为的雀哥,而是张鹭,不由地一呆。

     后者掏了钱让他女友王明心先去点餐,这才慢悠悠地发问。

     “就是前几天跟你在这吃饭的那个……”王陆下意识地回答着。

     “……她叫林盈。”张鹭无语,“我记得前天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刚给你纠正过来着。不过那个时候你还管她叫秦可可来着。”

     “……哈……哈哈……是吗?”王陆发出一阵尴尬的笑,“看吧,名字取得那么拗口,都不容易记。”

     “等等,那天跟他吃饭的那个……那不是叫韩什么依来着?”张由听到这,也楞了一拍,之前听到张珺瑶这个名字的时候他还有点不明白他们讲的是什么,但随着王陆的解释,他也算是明白了他们所讲的对象是谁,只是……他怎么记得那女孩名字是姓韩?

     “……我能说,你们真不愧是好兄弟吗?”王明心虽说去点餐,但也只有几步远的距离,九点出头人还不多,几个人的交谈并不难听到。此时听到这两人的话,不由莞尔一笑。

     “算了,那不是重点。”张鹭顿了一拍,才开始继续向着张由问道,“你是单亲?还是父母都不在了?”

     “不是,父母都在。”张由摇头,不明白话题为什么突然又跳到了这个。

     “哦,那就是从小不受重视。嗯……还得有个对你影响比较大的女性,姥姥或者奶奶之类的。”张鹭点点头,用一个陈述句拍板,听得张由眉头一跳,正要说些什么,却又听他继续道,“我们两不光是本家,连性格和经历都有些相似。”

     他又顿了一下。

     “说好听点,那叫义气,说难听点,就是社会不安定分子。当然,还有人管我们这种,叫咬人的狗不叫唤。”

     他用这种乍一听没什么问题,但严格来说只适合自嘲,用来形容别人时却算得上是侮辱的话来打比方,让张由和霸王都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后者飞快地觑了前者一眼,张嘴想反驳,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们这种人,通常会在看似温和的表层下,潜藏着的是认死理和偏激,以及不惜为某些事铤而走险,哪怕为此犯罪也在所不惜。”

     “你不会是专门来讲这些所谓的,像是星座性格讲座的吧?”对于对方即将要说的话,张由朦胧地猜到了一些,大约就是他和那个林盈的过去吧。

     而自己和他过去的性格相似,从他和王陆现在的说法来看,她似乎已经用同种手段对自己下了套了。

     所以,自己的未来,也会像王陆推测的,张鹭的过去一样吗?杀人?和坐牢?

     他忍不住脑袋一懵,只得轻咬舌尖让自己保持冷静。

     “八年前,我跟你一样,觉得只要自己持身正直,努力读书,将来努力工作,就可以改变命运。”

     老李头的上菜速度一如既往地快,除了王陆一开始点的一堆撸串和小龙虾,王明心还端上了一盘,像是鸡蛋饼一样,但是却没有薄面饼的菜。

     “这是什么?”一旁的雀哥好奇地盯着盘子看,声音极小,又像是在询问,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涨鸡蛋。”王明心看他一眼后回答,而后又将盘子往张鹭面前推了推,“吃吃看,是不是这味道。”

     张鹭不说话,只点头,从盘子里夹了一块入口。

     “我是单亲,所以从小,他们都管我叫克父的。”他顿了顿,又夹起一块,盯着看了好几秒,这才又放入口中,“我想你跟我一样,是那种因为尝过太多的冷眼心酸,所以也会对别人的善意格外珍惜的人。”

     没一会,张鹭就吃了小半盘,即便他什么都没说,王明心也懂了,是这个味。

     于是她也夹了一块仔细品尝着,时不时垂下眼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世上有很多人尝过别人的恶意,那些人中,有一部分,会变成新的加害者,有一部分,会因为感受过苦难而变得更温和。还有一部分,则会变成我们这样的人,会将受过的善恶都牢牢记住,有仇报仇,有恩报恩。而当给予过我们善意的人受到威胁时,我们甚至会以命相博。”

     “那个时候,林盈找了个小老板做男友,后来似乎是感觉跟想象中的不一样,对方会给她的只有那么一点点钱,但却时不时要求上床,于是她就想分手了,但对方不肯,说如果分手,要么拿几万块钱来,要么就死。那小老板拿她的床照作威胁,似乎是在出租屋的哪个角落偷偷放了摄像头拍下来的。如果她不想曝光这些照片的话,就必须乖乖听那小老板的话。那个时候,我们那,不像现在这么开放,对女孩子的声誉要求极高,曝光的话,她就相当于在那里生活不下去了,人们的口水就能淹死她。不过,尽管曝光后会很惨,但在那之前只要不被发现就什么事都没有,毕竟那个小老板也是在找外遇,也会怕他老婆发现。要是运气好,找的人大方点,还能多拿点钱。当然,这些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我知道的,是林盈四处找人借钱,还对借钱的目的遮遮掩掩的。再后来,不知是谁给她出的主意,还是她自己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她就开始倒追我。”

     张鹭闷了一口冰啤解渴,顿了顿,似乎是在回想。

     周围的人开始多起来了,时不时也会有人好奇地往这边看两眼,然后又事不关己地点了餐拿了菜地转身回去他们的座位上去。

     雀哥看了看那些人,几次都想张嘴说些什么,但看了眼王明心又端上来的一盘涨鸡蛋,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各种声音也开始接连响起。

     打电话的,插科打诨聊天的。不间断的炒菜和烧烤,带起了一阵阵浓烈的香辛料味道,混入食客们的肥皂味,汗臭味,以及烟草的呛人气味。

     “我对她的印象,是从她倒追我开始的。在那之前,虽然也曾经YY过如果跟她在一起……”

     “咦?”张由皱眉一愣。

     “咳咳。”与此同时,王明心也在一旁故作凶狠地清了清嗓子。

     张鹭转过头乐呵呵地笑着,递给她一串羊肉串。

     “没办法,那个时候,我不是还没见过什么世面,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漂亮姑娘么,见到那样的,自然也就会觉得好看了。”

     倒是王陆在一旁听到了张由的那个低呼。

     “怎么了?”他问。

     “嗯……为什么会YY跟她在一起?她学习很好吗?”

     “噗——”王陆在一旁很夸张地喷出一口冰啤来,惹得同桌的另外两个客人不住地皱眉,道过歉后他又回来坐下,就是一通抱怨,“你可差点没呛死你哥哥我,学习好?这不摆明是因为林……那谁长得好看么?”

     “她……好看?”张由又是一愣,皱着眉头开始努力回想她的样子。

     “虽然我是个弯的,但也不妨碍我审美正常。”王陆拿起杯子又放下,似乎是怕再呛到,“所以你认为的好看是哪种?”

     “你们班班长苏薇那样的吧……?”张由不确定地说着。

     “!!”王陆高高举起的手原本打算拍在桌子上,但最终还是注意到了同桌的其他几个人,一巴掌拍到了自己的脸上,“我觉着,苏薇要是听到你这话都能乐上一个月了。”

     “哈哈,要不要哥哥给你们撮合撮合?”王陆笑着拿起个龙虾剥起来,然后突然又停下来,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将脸颜艺成了王尼玛,“等等,你老喜欢代我上课,理由不会是因为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