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老李头(下)
    “你不记得啦?”王陆被这反问搞得有点懵。

     “记得什么?”张由也是一脸茫然,退后一步抬起头来。

     “不是,我前几天不刚跟你说过么?所以你去买他家的撸串只是个巧合么?”他满脸委屈,愤懑地左右看一眼,抓起枕头就砸下去,“亏我还以为,你是记着我说我喜欢吃的话才特地跑去买的,真是,害我白感动一把。而且我明明让你帮我带的是鸭血粉丝!鸭血粉丝!虽然老李头的撸串也不错了……大爷的早知道昨天晚上就不忍着了,就该把你推醒。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混蛋!”

     “冤枉啊……你说什么了?”张由弯腰躲过去,脸上写满了冤枉二字,“你不是自己记错了吧?上次你就这么记错冤枉了我的!大人,我这比窦娥还冤啊!你说我不记得,你至少得说个一二三的让我也死个明白啊!”

     王陆想想也是,遂摸着下巴开始回想他说那句话的时候。

     “就是那天……”他又掏出手机翻着信息,“27号,对!就是前天,就是我收到诈骗短信的同一天……我还留着那信息呢……那天我叫你跟我去吃撸串来着,记得不?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你说!?”

     “那天什么时候?”张由似乎也有点印象了,“是不是你晚上来自习室找我那会?”

     “对!就是那时候!”看到对方也记起来了,王陆拍着床板叫道,底气十足。

     “你大爷的那会你说话声音那么低,我都没听清你说的什么!”张由也梗着脖子争辩。

     “不是你非要我低点声么!?”

     “自习室你还想多大声,你是不是还要唱个青藏高原?!”

     “你!”王陆仰头,用王尼玛那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双手一蒙脸,埋入被子就假哭起来,还腾出一手接过张由递来的枕头,“嘤嘤嘤……你变了,你居然吼我!”

     “……你还起不起床了……”张由手还没放下呢,就听到这么一句,一口血梗在喉头吞也不是咽也不是。自从有个姑娘在半年前被他吼了一声喊出这句话之后,这个梗就一直被王陆玩到现在。

     天知道那姑娘怎么回事,自己跑来说喜欢他,然后在他毫无任何好感表示,甚至表达了委婉拒绝的情况下,在上课自习吃饭睡觉的时间用传纸条发短信等各种方式骚扰他,还在他怒不可遏地吼完之后,对他说了这样一句话,仿佛他是她什么人一样。然后那姑娘就留下风中凌乱的张由转身跑掉了,而张由甚至连那姑娘的名字是哪几个字都不清楚。

     “你不睡啦,这么精神?不睡就去上课吧,今天的课不是你之前说过的那个老妖婆的课么?点名可严的那个。”他拖了张椅子坐下,开始着手整理课本,昨晚醉酒,回寝时他并没有像以往那般整理了笔记才睡,现在得立马整理了,不然越到后面这工程将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庞大。

     “……我头晕。”王陆一顿,刚撑起来的手一软,立马又恢复死鱼状态趴回床上。

     张由无语,好一会才又想起来,他还没回答自己之前的问话。

     “诶,对了。你之前说的,特意去老李头那大排档买是怎么一回事?他那个摊子有什么特殊的吗?”

     “就是我之前说的啊……”王陆依旧一副蔫蔫的样子,就在张由以为他不乐意说,也不打算勉强他的时候,他却突然又精神起来了,爬起身来盘腿坐着,一脸的神采奕奕。

     “我跟你说!以我吃遍大江南北的舌头来评断,那老头做菜!是这个。”他比了个大拇指给张由看,“而且不管是什么菜,天南地北的,他都能给你做出点……那个味来。就是那个……”

     “好吃?美味?正宗?”张由在一旁做着提示。

     “对对对!就是这个!正宗!”他伸出根食指来,甩着手腕上下晃着,笑的见牙不见齿。

     “……我还以为你要说个什么出来呢,比如那老李头是什么背景来头之类的,结果你就说这个。”张由有些不以为意,“没准人家只是新东方高材生呢?”

     “呔!尔等小民休想侮辱本大爷的舌头!呀呀呀呀呀!”王陆摆出唱大戏的模样来,抖着手指完了天花板又摸着自己不存在的长胡子,“新东方高材生做的我又不是没吃过,我还能区分不出来!?”

     “行行,王名嘴,现在是七点半,我就问你,你八点半的课还去不去了。”张由用食指敲着腕上的手表,“看你这么精神,估计是可以上课的吧?”

     “不去!反正去了也是趴着睡,武老妖不光点名严,还不让课上睡觉。”说到上课,王陆就立马往床上一躺,蒙上被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我这个学期学分也够了。”

     “那我替你去吧?”张由翻着他的课程表,想了想说,“正好这个课程我也挺感兴趣的。”

     “好兄弟!”王陆麻溜地下了床,翻出课本和笔记来,交到张由手里后,又麻溜地翻回床上躺着,“帮我多记点笔记,省得哥哥我到了考前找别人借。”

     “你早饭呢?”

     “哪来胃口吃饭,不过也幸好你昨天帮我带的撸串够份……现在还挺饱……”他这回是真扛不住要睡了,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哼唧出来的,张由甚至听到了轻微的鼾声,这对王陆来说,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于是张由也拎上背包带子,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王陆的话对他不是没有半分影响,但也就限制在那个范围内了。对于目前的张由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学习更多的知识。而他与老李头的交点,也不过是一碗猪油拌饭。

     他不打算再与对方产生更多的交点。

     这个想法在他脑中持续了一天,就被强行拉他去大排档的王陆给破坏了。

     “走走走,去老李头大排档。”王陆揽着他的肩膀,强行将他拖出了自习室,霸王和雀哥也随行左右。五大三粗的霸王满脸横肉,壮硕的肌肉群被勒在贴身背心里,吸引了不少视线。

     雀哥倒是个普通屌丝样,一副像是被掏空了的孱弱身体,麻杆一样的身高却没有好好利用起来,弓着背,弯出一个弧度来,都是过了十八岁的成年人了,依旧满脸痘。

     “去干嘛?吃夜宵?”张由赶紧将桌上的课本笔记搂圆了,还不住回头看着,生怕掉了一本。

     “吃鸭血粉丝去。”雀哥回了一句,“你不知道大嘴昨天晚上念叨了多久,就因为你带的撸串。”

     “得了吧,他对撸串再多爱也挡不住他对鸭血粉丝的念念不忘。”霸王一脸的嗤之以鼻,“劳资跑圈呢就给我拦下来了,非要说什么让我尝尝正宗的鸭血粉丝。”

     “就是。”雀哥表示赞同,“老李头家的我也不是没吃过,也就那个样吧,都是鸭血粉丝,我吃着感觉也没啥区别啊。”

     “这么明显的区别你们都吃不出来,出去不要说是我王名嘴教出来的徒弟,你们这样子我是不承认的!”王陆怒怼。

     “呸!”

     张由、霸王和雀哥,三人异口同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