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颠倒黑白
    不过,再过上好日子以前,把他们一家人从这个火坑里拉出来才是正事。

     如此想着,陈安夏便大步走进厨房,把门闩插上。

     陈安夏搬来两个矮凳摞在一块,接着爬上去,把手伸进横梁上的篮子里,很快便掏出六个鸡蛋。

     把鸡蛋一一打开,放进碗里,接着又在里面洒了一点儿盐。

     搅拌,烧火,倒油,翻炒几下很快一碗金黄的炒鸡蛋就炒好了。

     把锅里倒上水刷干净,陈安夏把碗藏进宽大的褂子底下,然后飞快地往东厢房跑去。

     “三丫,这鸡蛋哪来的?”

     望着炕上一大碗金黄的炒鸡蛋,陈仲行先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把视线转向陈安夏问道。

     “村长孙媳妇送过来的,说是给爹补身子,走到门口的时候碰见我,就把碗给了我,她还要回家伺候长辈呢。”

     村长送完地和银子之后,又让他家孙媳妇送过一次鸡汤给爹,所以陈安夏这么说,她相信她爹不会猜忌什么。

     “村长是个好人,还有心想着我,以后……”

     “以后你长大一定要好好回报人家,”陈仲行的‘言传身教’,陈安夏最近听的耳朵眼里都快起茧子了,烦的不得了,就打断了陈仲行的话。

     “你这鬼丫头!”

     看着自家闺女活泼开朗的小模样,一双大眼里透着灵光,陈仲行心里满满的都是开心。

     笑骂着打趣了陈安夏一句,看着炕上的那一碗鸡蛋,道:“这鸡蛋留着待会儿大丫、五丫,还有三郎回来,你们一起分吃了吧。”

     家里虽然缺吃少喝,再加上李氏苛待,一年到头,陈仲行都难吃上一个鸡蛋。

     但是虽吃不上,陈仲行也不是那嘴馋的人,有好吃的,还是想着他的几个孩子们。

     “爹,你就赶紧吃吧,吃了之后好好把伤养好,再说了,你就算留给他们几个,他们也不会吃。”

     陈安夏彻底被她爹打败,翻了一个白眼,继续苦口婆心的劝道。

     “是,你们都是懂事的,可是爹也不能吃独食,还是等着他们回来一块儿吃吧,”陈仲行固执己见的坚持道。

     “留什么留,待会儿让我奶看见了,指不定骂骂咧咧的,要不然这鸡蛋咱俩分着吃吧,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这碗鸡蛋可是陈安夏做贼的证据,一定要在正房那边吃完饭之前解决掉。而这会儿看自家老爹这么磨叽,陈安夏就急了。

     说完话就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蛋塞到陈仲行的嘴边,见陈仲行不张嘴,陈安夏眉头一皱,道:“这鸡蛋沾了你的口水,你要是不吃,肯定没有人会吃你的嘴巴子(俗话吃剩下的)。”

     “你这丫头,哎。”陈仲行拿陈安夏没办法,只好摇了摇头,摇头叹道,接着就张开嘴,把鸡蛋嚼进嘴里。

     “吃快点儿,不能让我娘他们几个看见我们俩吃独食,更不能让我奶看见了,要不然又该说些什么了。”

     快吃,时间紧迫,陈安夏皱着眉头,卖力的分配着碗里的鸡蛋。

     可是鸡蛋还没在预料的时间内吃完,院里就响起了李氏骂骂咧咧的声音。

     “说,到底是哪个小蹄子偷了老娘的鸡蛋?”

     “三丫?”

     “不是我偷的。”

     陈安夏听到了李老婆子的骂声,陈仲行自然也听到了,看了看碗里还剩的两块鸡蛋,陈仲行眉头深皱,疑惑的看向陈安夏。

     而陈安夏听到陈仲行的询问,怎么可能会承认,那头立刻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一边否认着,一边张大嘴把两块鸡蛋塞进嘴里,三两下嚼进肚子里,接着用手指擦了擦嘴角的油脂。

     没有再理会陈仲行,陈安夏麻利的抬起屋里的木柜,然后把碗朝着老鼠洞给塞了进去,之后在陈仲行快速变化的眼神中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老二家的,说,是不是你把厨房的鸡蛋给偷走了。”

     今天轮到方氏做饭,厨房的鸡蛋不见了,第一个有嫌疑的就是方氏。

     李氏发怒了好一会儿,见没有人吭声,就先逮住方氏问道。

     而方氏真的没有拿鸡蛋,怎么可能会承认,所以摇头说道:“不是我拿的。”

     “不是你拿的,那会是谁,我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可是数的好好的。”

     自打上次方氏偷偷给三丫弄了碗红糖蛋汤之后,李老婆子每天睡觉之前都会去厨房把鸡蛋数一遍。

     今天早上轮到方氏做饭,极有可能就是她把鸡蛋给偷走了。

     “反正不是我,娘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就随便去搜好了。”

     看到李氏一直逮着自己不撒手,方氏心中也有气。她又没拿鸡蛋,她怕谁啊?

     “二哥的伤还没好,不是二嫂偷摸给二哥煮了吃了吧,前些天三丫病了,二嫂煮了碗红糖蛋汤,这会儿,二哥腿瘸了,还不得多煮几个啊。”

     老四家的王氏不在家,严氏就是妯娌里面最小的。她又是个偷奸耍滑的,本来以为方氏看起来柔柔弱弱是个好欺负的,可私底下她没少吃方氏的亏。

     吃了亏,她自然记恨。而现在方氏男人的腿瘸了,可不正是她落井下石的时候吗?

     她生的儿子多,以后是要娶妻生子的,到时候得花多少钱呐!

     而方氏却生了一群赔钱货,现在老二腿瘸了,以后他们一家子可不生生就拖累了整个老陈家吗?

     这些天,严氏想了很多,就是想把老二一家给弄出去。

     有了这个想法,严氏就专门找机会在李氏面前抹黑方氏。

     所以鸡蛋被偷一事,严氏可是找到了机会,在听完方氏的话后,在一旁便插起话来。

     “三婶儿说这话也不怕嚼了自己的舌根子,事情还没弄清楚就颠倒黑白,你还真是厉害啊。”

     严氏还没说完话就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陈安夏看着觉得十分滑稽。

     “再厉害也不及你啊,在长辈面前没大没小的,我们大人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死丫头插嘴了,看来不收拾你还真是不行了,你娘不管,我今天倒是要好好管管你这个死丫头。”

     自从这个死丫头病好了之后,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伶牙俐齿的老是把死的说成活的,把黑的说成白的。

     而现在竟然还说她颠倒黑白,严氏不是刘氏,发起火来,那可是不管不顾的,说着竟上前走来,伸手想要打陈安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