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内力很硬
    “傅兄,我们兄弟都在那婆娘手里折了面子,以咱们的交情......你得帮我们找回来吧?”高进看着傅勒似笑非笑。

     这老实人也有不干老实事的时候,他这会很没面子,便想挑唆傅勒和那女人打一场,赢了自然好,输了其实更好,三个难兄难弟,以后谁也别笑话谁。

     傅勒还没说话,高进已经向那女人发出挑衅:“那婆娘,我这兄弟听说你手段了得,早就想领教领教,你敢是不敢?”

     “哈哈,真的?”那女人也不是什么省心的主:“你小子还找了帮手,来,来,来,我看看这小伙什么成色。”说罢起身直奔傅勒而来。

     “这里可是武烈学宫的范围,动手动脚的恐怕不合适吧......”高家兄弟联手都打不过那女人,傅勒可不想没头没脑挨顿揍。

     “也对......”女人歪着脑袋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就拼三掌,试试功力如何?”

     “你蒙着眼睛,能看得见么?”对方虽然是个女人,但块头和自己也差不多少了,但是也毕竟是女人如果只是硬拼三掌,傅勒可不相信自己能输。

     “呵呵,不碍事,我看得比你清楚!”女人说着大步上前,双掌齐出朝傅勒当胸就打,双掌未至,凌厉的气劲已然扑面袭来。

     这女人修炼过内家玄功;傅勒哪敢怠慢,打起精神全力接了她这一掌。

     女人晃了晃,傅勒往后退了一步。

     “咦?内外兼修?”女人诧异道:“你练的不是庄稼把式,是什么名堂?”

     “我练的破阵诀,怎么?”傅勒接了那女人两掌,看似只退了一步,实则苦不堪言,那女人掌力非常狠辣,每一掌其实都带着两股连续的力道,双掌齐发就是四次连续冲击,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

     “看你的架势也像修炼的破阵诀,破阵诀怎么会练出内力来?而且内力好奇怪,谁教你的?”

     “小时候家里教的,破阵诀嘛,我们村里人人都会。”

     “不老实,我再试试!”女人疾步上前又是两掌,光看架势这两掌的力道就比之前要强了不少。

     傅勒知道厉害,卯足了劲接下这两掌,这一回女人纹丝不动,傅勒往后连退了三步还摇摇晃晃似乎立足不稳。

     女人见傅勒脸色有些不对,没有再继续出手,只是细细观察。

     傅勒做不得声,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好像得了什么奇怪的病;对方的掌力似乎还在自己体内起作用,根本没办法开口说话。

     “你没事吧?”女人心里倒有些后悔出手太重了;她修炼的功法叫做《两口井》,这是一种非常阴狠的功法,每一招都蕴含着几道连续的内劲,而且内力阴寒,与人过招时可以将阴寒内力侵入对方体内,造成严重的内伤,刚才她这两掌已经足以打死一头犍牛了。

     “不比了!不打了!”高家兄弟瞧着傅勒情况不对,也都赶忙上前阻止二人继续比斗。

     “天关地阙本相通,泥宫涌泉入丹阳;灵龟吸尽金乌血,离龙坎虎自调和;五气朝元通透彻,三分归元种玄根......”傅勒很习惯的放松身心,开始默念口诀,调动自己的玄功真气在周身运转,体内各种不适很快便缓和了下来。

     “那好吧,我也不想比了。”女人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不是说好拼三掌的么?”傅勒突然开口道。

     “嗯?”女人见傅勒已然面色如常很是诧异,那小子虽然有些内力,但浅薄得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能恢复?

     “你打了我两掌,也该轮到我打你一掌了吧?”傅勒缓缓将双掌提起,他虽然会几句口诀,但那不是正经的功法,无法自如调动体内真气,平常运转真气都是需要静坐放松默念口诀才行;不过此时他花了十几次呼吸的时间已经将自己的玄功真气凝聚在双掌上了。

     “呵呵,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这傻子不识好歹嘛,要打就来吧,伤了可不怨我!”女人转过身来大声道。

     傅勒也不多说,上前挥出双掌,看起来架势和破阵诀的招式毫无差别。

     “嘭......”四只手掌撞在一起,激荡的真气将四周的野草都压服在地面。

     傅勒呆呆看着自己双手,那女人竟然被他打飞了出去六七步远。

     “大姑娘,你怎么样?”女人的几个伙伴大叫着。

     “我没事,别吵!”女人甩了甩胳膊,又揉了揉手腕,看起来有些恼怒。

     “哈,这算我们赢了么?”高进笑问,高成却扭过头在偷笑。

     “你们两个傻子有什么可乐的!”女人叫道,又转向傅勒:“你的掌力很奇怪,但力量虽大却发力散乱,根本伤不了我分毫,刚才只能算你侥幸占了点便宜,真要打,你不是我的对手!”

     “是的,你确实很厉害。”傅勒点点头,自己的玄功还非常稚嫩,而这女人的功力至少比自己高出两个层次。

     “不过你也算不错了,至少比那两个傻子强,看你的资质也只算普通,却能将破阵诀练成这种境界,想必下了不少苦功吧?”这女人非常好胜,见傅勒承认不是自己的对手,脸色马上有了笑意。

     傅勒笑着摇摇头,在破阵诀上自己确实有十年苦功,但若只是修炼破阵诀无非也就是高家兄弟差不多的水准,全靠那几句口诀才能从破阵诀的修炼中积累少许玄功真气;而那几句口诀毕竟不是完整的功法,本身是不能提升功力的,只能起到一个辅助作用。

     “还有!”那女人又道:“你的内力很奇怪,明明是内家功力,却和外家功法一样,感觉很硬......”

     傅勒:“我的内力很硬?”

     “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啦,只是打个比方,我也说不好,从没听说过有这样的玄功。”

     “这就不清楚了,我真的只修炼过破阵诀,可能破阵诀修炼到一定程度就是这个样子吧。”傅勒自己也搞不明白;修炼破阵诀确实会附带生成微弱的玄功真气,这些真气分量太小,而且不容易凝练,通常都被忽略,在日常饮食起居间消散了;和真正的内家功法比起来,这点破阵诀附带生成的这点真气就石缝中的滴水和山间小溪之间的区别,修炼内家功法的人是看不上的。

     傅勒不懂得其他功法,这点微弱的玄功真气自然也就敝帚自珍,多和少是有区别,有和没有则是更大的区别;不过修炼外家功法附带生成的内力虽然少,却因其少而更加精炼纯粹,而且属性上和外家功法完全通融,因为两者之间本身就是一体的,这也就出现了那女人所说“内力很硬”这种错觉。

     “是么,还会有这种事?”那女人很不甘心,她想把傅勒这种奇怪的内力搞清楚;以她的修为原本可以轻松将阴寒内力打入傅勒体内,轻则造次对手血脉筋络凝滞,重则可以造成严重内伤,但刚才傅勒最后一掌却完全将她的内力逼了回来,就好像内力撞在了一块铁板上,这等于是破了她引以为自傲的功法。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高家兄弟却已经在火堆前吃上了:“聊啥呢,再不过来吃点,可就没有啦!”

     “给老娘留点!两个傻子,谁让你们吃我的东西了!”说起吃,那女人连忙跑回火堆旁,似乎暂时忘了刚才的事情。

     火堆盘另外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大姑娘,你可少吃点吧,再这么吃就成老母牛了......”

     “说什么呢,再说一次!我看看你是哪不舒服!”女人劈手抓住其中一个笑得最欢的家伙。

     “哎,哎,哎,疼,疼,疼!我错了,不闹了!”那人惨叫着,脸色都白了。

     高家兄弟连忙离那女人远了些。

     一群人围着火堆笑骂,谈笑间傅勒也搞清楚了这些人的来历,自然也都是去武烈学宫的,说起来也算自己的同乡;他们都是来自南境,而且是晏国最南部靠近边境的几个家族,也是军户出生,但是比傅勒和高家兄弟层次高一点,基本上都是百夫长之类低级军官的子弟。

     那女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她那几个同伴都扭过脸偷笑,女人自称名叫高薇,今年十六岁......

     “不会吧,大婶子,我瞧你三十六岁倒差不多的。”高成笑道。

     高薇忽的起身,高成连滚带爬逃远了......

     十六岁的女人,这般光景,傅勒也忍不住想笑;高薇长相其实也算有个中等样貌,只是整体风格过于粗旷,看起来和实际年纪不大相称了,说她二十六,三十六,只怕别人更容易相信一些。

     一群人里只有高薇一个是女的,聊得熟络热闹了自然大家都拿玩笑话逗她;一开始高薇还捏拳头瞪眼一个个骂回去,时间长了她也招架不住,跑到一边生闷气去了。

     “她眼睛怎么了?”傅勒问身边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

     “呵呵,她的眼睛?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见过一次你这辈子都不会想再看第二回......”那少年笑得有些不太自然。

     天边刚刚有些泛白,高薇就大叫起来:“天亮了,都收拾东西赶路,你们几个,动作快点,磨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