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chapter15
    第十五章一本护照

     当米娅和夏洛克正旅店客房中翻查受害人遗留下来的行李之时,接到隔壁那个青年报警的雷斯垂德警长终于赶到。

     看着“罪案现场”那两个熟悉的身影,雷斯垂德警长此刻的心情已经不是用操蛋两个人可以形容的。

     “夏洛克,别告诉我你们是约会凑巧路过的。”雷斯垂德看着米娅身上那件都已经皱巴巴快被捏烂了的礼服裙说道。

     “当然……”米娅刚想否认,夏洛克竟然抢先一步插了话。

     “当然,就是你想的那样。”

     这个案子查到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进展,麦考夫的那些个手下办事能力也不过如此,他可不想让苏格兰场的那帮弱智们再加进来添乱了。

     “那我真是该恭喜你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忍受你的姑娘。”雷斯垂德显然根本不信夏洛克的说辞。

     “真是承蒙您的夸奖啊,警长先生。”米娅几乎是咬着牙回道。

     她觉得她和夏洛克之间的仇怨大约是这辈子都化解不了了。

     麦考夫派来的鉴识人员这时候也终于赶到,夏洛克从他们那里取了试管和证物袋,亲自将刚才与米娅在现场找到的几个重要的证据收集起来,交于他们等待化验结果,随后就离开了旅店。

     “等等,这些是什么人?我怎么没见过?”

     他们并不是伦敦警局的法证人员,雷斯垂德对他们都很陌生。

     只不过,夏洛克根本不会理会雷斯垂德的这些疑问,人早就走远了。

     “不好意思,雷斯垂德警长。”身后最后走过来一个棕色长卷发的女子,“这个案子现在由军情六处接手了,警长可以回去休息了。”

     雷斯垂德:“……”

     果然只要夏洛克在地方事情就会变得复杂。

     ******************************************************************************

     大街上,米娅好不容易跟上夏洛克急匆匆的步伐,“你这么赶,是已经找到有关那个人的线索了?”

     “没有。我只是不想在那里让人妨碍了我的思考。”

     “好吧,不过,大侦探,我这里倒是有线索。”米娅虽然在刚才已经从麦考夫派来的工作人员那边借了一双运动鞋换上,可到底她还是穿着长裙,这一路追着夏洛克的步伐不免有些吃力。

     难怪连雷斯垂德那样智商不够的警长都不信你能找到女友,这种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会有人能受得了才见鬼!

     “嗯?”听到线索这个词,夏洛克终于停下步子转过身去。

     他虽然不想承认有一天在推理案情这件事上还要有求于别人,可依照米娅的能力和个性来说,在这种事上并不会骗人。

     “你看!”米娅手里晃着一本护照。

     夏洛克:“……”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怎么刚才在旅店的客服里,他从来没见过这玩意。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看着我,我要顺手藏一样东西,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夏洛克并不想说话,只是板着脸抽走了米娅手里的护照,看了两眼之后又丢回给对方。

     “假的。”

     “你最近的眼力有进步。”米娅笑着挑挑眉,“我以为你至少要研究这个护照上的身份之后才能明白。”

     夏洛克给了米娅一个你很无聊的白眼,扭头继续向前走,“他千方百计为了隐瞒身份住在这种地方,与朗曼之间也几乎不做联系,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用真实的身份出行。不用看就知道一定是假的,我只是看一眼他护照上的照片而已。”

     “夏洛克,不秀优越你会死吗?”

     夏洛克的一如既往的摆出那种“你们这一群无知的凡人”的眼神。

     不过米娅才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气馁,因为护照的真伪根本不是她要表达的关键。

     “这种程度的假护照其实很常见,在黑市上两百美元包全套,我做得都比它好。”米娅重新又把假护照揣进了夏洛克的西装口袋里,“不过,我留下它是因为,我恰好知道制作它的人是谁,这个家伙并不是以伪造证件为生,他似乎更拿手的是其他业务。”

     “把他找出来,立刻。”这么重要的讯息,夏洛克几乎有些急不可耐了。

     “夏洛克这是你求人的态度吗?”米娅只是无辜的眨眨眼,“伪造证件可是非法的,你说我会不会这样出卖我的朋友?”

     夏洛克:“……”

     这女人又想玩什么?

     两个就这样互相沉默着僵持了一会儿,米娅最终决定不和他一般见识。

     “跑了一天了,我先回去酒店洗个澡再饱餐一顿,你自便吧!”

     随后米娅就在夏洛克的注目礼中拦了出租车,扬尘而去。

     *******************************************************************************

     米娅舒服的躺在酒店套房的按摩浴缸里,薰衣草精油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空间,她惬意的半眯着眼睛,手边是客房服务刚送来的西点和水果拼盘。

     休息了好一会儿之后,她终于拿过了手机按下了一个久违的号码。

     “嗨,你好,请问有什么需要?”

     “嗨,moz,还能认得出我的声音吗?”

     “你是……”电话那头沉寂了好一会,才突然惊喜地喊道,“米娅!你是米娅?天呐,这些年你在哪里?”

     “我?”mozzie的问题难以避免的让米娅回忆起了过去,她似乎犹豫了两秒,才又答道,“我挺好啊,后来读了书又找了新工作。”

     “你知道,那些年我们以为你在南美出了什么意外,尼尔好几次飞过去找你都没有音讯,只是后来听人说你已经回了美国,他才没有再去,为什么不联络我们?”

     “我……”米娅突然觉得有些凉,不知道是不是水温不够的缘故,“你知道,我学业拉下了不少,工作也有些忙,后来……”

     后来,他已经有了凯特,我是不是回去已经不重要了吧?

     “哦,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尼尔也上班了,在帮fbi查案,要我把你的新号码转告他吗?”

     “不,不用了,我想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见面的。”米娅并不愿意再纠结在这些过去的琐事上,赶紧转入了正题,“moz,我找你是有件事,马修·亚瑟(matthew·arthur),这个名字,你还记得吧?”米娅问的就是假护照上的那个姓名。

     “……”mozzie当然记得这个名字,不久前可是他亲自印在一本护照上的,以米娅当年在尼尔那里学来的本事和他们熟悉的程度,能认出是自己的作品一点都不稀奇,“你怎么认识这个人?”

     “moz你哪找来的土豪,这种次品也能让你蒙混过关,还是你帮他做了别的什么?”

     mozzie也精明的听出了米娅的意图,“米娅,这个人和你什么关系?”好歹是付了钱,为客户保密也是他的职业道德,可如果没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也不至于要做假护照。

     难不成刚好和米娅有什么过节?

     这些年,他并没有在道上再听到米娅的名字,虽然他和尼尔都怀疑过一个代号“h”的窃贼,可毕竟没有实质的证据。

     “和你说实话吧,我现在在英国,帮人调查一个案子,‘巴黎之夜’的传闻你听过吧?”

     “‘巴黎之夜’?你是说那颗失踪了六十年,在今天下午又突然出现在拍卖会上的‘巴黎之夜’?”

     “是,那个让你帮忙做假护照的人,可能就会是钻石诅咒的下一个受害人,我必须在凶手之前找到他。”

     “好吧,事实上……我的确还帮了他另一个忙。”mozzie知道米娅不是一个会利用朋友撒谎的人,还是决定坦诚相告,“他的真名是文森特·奥康纳(·o'r),就住在美国,在几个月前,我刚为他办了一场丧礼。”

     “所以,他现在是个死人?”

     “法律上来说,确实是这样的。”mozzie顿了顿,忍不住自豪的描述起来,“我为他伪造了尸体和死亡证明,还有各种遗产继承和赠与的法律文书,由我亲自扮演的神父主持了葬礼,而他本人就在丧礼的现场作为宾客,你不知道那次有多成功……”

     “……”米娅禁不住抽搐了下嘴角,好不容易等到对方念叨完,“moz.这次还要多谢你了,过几天我就会到纽约,帮我个忙,先别告诉尼尔任何关于我的事。”

     “好的,我知道怎么做。”

     挂断电话,米娅从浴缸中起身,一抬眼才发现客房服务似乎忘记帮她把睡衣挂在浴室里了。

     米娅直接跨出浴缸准备去房间的衣橱里找。

     然而,刚踏进客厅,她竟然看到——

     “*!夏洛克你是怎么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