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镇魂碑
    镇魂碑,在元谋这么多年,我听都没听说过,这是什么东西,如此重要的东西,会在元谋那个地方出世呢,照他的说法,这个东西出世,会对他的修炼有好处,他们修炼的法门就是把人的灵魂夺了,那这么说来,那块碑一出世,元谋最都得死五、六万人,不行,出于何种目地,我都要阻止,就算得不到,也要把碑破坏掉,要不要通知师兄师姐们呢。也不行,那些自私自利的家伙,是不会管这样的事的,道门中人我也认识几个,可跟眼前的三千六百人比起来,太少了,若是报警,警察会管这样的事么,警察都是在事后才会管。

     我都不知什么出的审讯室,还是李波把我叫醒,“代师傅,你想什么了,叫你几遍没反应”?“哦,不好意思,走神了”。我有点尴尬,李波整理一下他手中的文件夹,“州上跟省上的工作组晚上就到了,到时候我们就不能插手了,毕竟这么大的案子”。我点点头,“对了,李波,我问你一件事,假如,我是说假如,有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能让元谋死去五、六万人,身为元谋人的你,会怎么做”?李波诧异的看看我,思索一下,“代师傅,你说的不会是那个什么碑吧”?我点点头,“真的呀,那我直接请示局长,出动全县警力,将他们全部抓起来”。我摇摇头,普通人在道法高手面前,什么都不算。既便出动警力又如何,道门的事,还是交给道门中的人来解决。

     晚上七点多,我还在出租房看着符文,李波打电话叫我去局里,说工作组的已经到了,我用应时起卦算了一下,今晚我将我一生,是去,还是不去?我想了一下,去吧,若是今晚死在公安局,只能说明我的命也只到这里了。

     审讯室里坐着二十个人,加上李波他们,二十五人,我旁边四名特警,手里都有微冲。“姓名、年龄、职业,杀人的动机与目的,快说”。中间那人开口就一连串提问,我看了他一眼,把脸转向别处。“呵哟,不错,骨头够硬的”那人一示意,旁边两名特警一左一右,两枪托砸下来,眼前一黑,脑袋眩晕,温热的液体从脖子上流了下来,我不能就这样晕过去,一咬舌尖,我清醒过来,忍着巨痛,就着头上流下的血,凌空画符,“法令,天地五行,九幽索命,道法无常,斩破万均,承天法旨真君令,斩”。咒语随着印决一起,化作无数股血光,分散在众人身上,“噗”我率先吐了一大口血,接着在场的人全部吐血,这是九幽斩神符,要斩鬼神,先斩自己。

     我倒在地上,挣扎着跪了起来,“法令,诸天万界神佛过往神仙,弟子今日蒙难,法请祖师真灵护佑,在天者神力无边,在地者诛杀妖孽,凡感召者,无有不应,灵宝天尊通玄冥印,杀”咒语念完,我鼻子耳朵全部流血,再也坚持不住,彻底的昏过去。

     醒来不知过了多久,四周光秃秃的墙壁,我躺在一块平台上,一道铁门看不见外面,我明白,这里是监狱。浑身隐隐作痛,不过还能勉强坐起来。墙角的攝像头闪烁着。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铁门打开,进来的人我一个不认识,“起来,提审”。一人上来给我戴上手铐。

     审讯室里坐着三个人,看起来像公安局的,“姓名、职业、年龄”?中间那人问我;“今天是几号”?我没回答他,而是问我想知道的,那人看我一眼,“三月二号,我告诉你,你的行为是袭警故意伤害罪,最少都要坐二十年以上,我们己经向法院提起公诉,明天开庭,你可以找律帅,不过希望不大”。

     “镇魂碑今天会出世,一旦让升仙教的人得到,元谋至少要死几万人”。我看着他说。“砰,你不要插开话题,老实点,不然有你好看”。那人一拍桌子,怒吼起来。“你们不分清红皂白,暴力逼供,我若不还手,恐怕被你们屈打成招,我不知我们什么样的国家,赋予你们这群败类权利,多少冤假错案就是你们弄出来的,多少无辜的人就这样被你们害死,但今天你们碰到我,我不敢对抗一个国家的法律,对抗你们这群败类足足有余”。

     对面的三人脸黑了,都愤怒的看着我,我想他们此刻巴不得吃了我吧。“我今天说的话,你们记录下来,明天开庭的内容就是我今天说的话,还有,为了元谋不死那么多人,我要去阻止升仙教获得镇魂碑”。

     这时中间那人才说,“我们不会因为你这么荒谬的借口放你出去,当然,你也别想出去”。我看着他们三人,微微一笑,默念隐形咒,身影渐渐变淡,在他们面前消失不见。中间那人起来我坐的地方看了一下,“快報值班室,代红云越狱”。其余两人赶紧手忙脚乱的打电话。

     出了监狱,我直接奔出租屋去,如果没被查的话,还有些东西用得上。虽然己经预料到,心中还是不舒服的,门上贴着封条,我也没仔细看是哪个部门贴的,两把撕了封条,推开门一看,还好,虽然被翻得乱七八糟,但需要的东西还在,简单的收拾下,我又往看守所去,先前的包不知是在看守所还是公安局,里面有两本符文功法,那是我师傅传我的无论如何都不能丢。

     再次使用隐身咒进了看守所的储物室,找了个遍,没发觉包在这里,倒是封存着一座铜做的小塔,感觉煞气特别重,也不知做什么的,顺手拿起放进包里。快速往公安局去,因为天色暗了下来,天空乌云密布,看起来要下雨。我不能再耽搁了,必须找到升仙教那些人,镇魂碑出世,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再说,三千六百人不是少数,很容易就能找到,只怕晚了就来不及了。

     在公安局的储物室,我顺利的找到包,里面的东西一样没少,旁边还有一些赃款,我顺手抓了一把,其他物品对我没用,赶紧走吧。

     在一条街道的隐蔽处,我现出身形,才走出来,迎面过来一张出租车,手一抬,出租车准确的停在我面前,赶紧拉开车门上去。“去哪里”?司机问我,“我今天包你的车,伍佰块,你拉着我去找一群人,找到你就可以离开”。我对司机说,司机开了一截停下。“那要是一直找不到,我不是要加好多油,这不划算,最少得给我一千,不然你另找人”。我看向窗外,“我给你的伍佰,是你今天能赚到的钱,明天你要花五千出去,后天你会来找我,不过能不能找到,还得看你的造化,现在往凉山开去”。司机将信将疑的看着我,启动了车子。

     去凉山,要经过飞机场,我看着司机,随手算了一卦,坤卦,行路断,头断,大凶,再看周围,确实飞机场把必经之路切断,要过机场才能看到路,司机似乎来过这里,熟练的开了过去,下一个路口是个三叉路口,路中间放着一筛盘灰,插着五面五色旗,一只水碗,上面放着一把尖刀,旁边一只砍断的鸡头,“停车……”我大吼一声,司机本能的刹住车子,离三叉路口还有二十米不到,不等司机说话,正面跟侧面一齐驶来两张摩托车,正面这张坐着的人看不清几个,侧面的那张除骑车的外坐着四个小妞,也就刚好看清的那瞬间,“砰”两张摩托车撞在一起,两张车一起拖行了好远一截才停下,车上的人没一人发出惨叫,就这样一动不动压在车下面。

     我看见司机抓方向盘的手在抖,“从左边绕过去”,我对司机说,司机似乎被吓傻了。“嘿”我大吼一声,司机才回过神来,“从左边饶过去”。我指了下左边,司机赶紧发动车子。“师傅,你说我们好歹也是目击者,不然打电话报警吧”?司机用颤抖的声音问我,我摇摇头,“不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做,况且那些人都死了,报也没用”。“啊,都死了啊”。

     司机不时的回头看,突然“吱咯”一声,一个急刹,司机停了车,双眼瞪大看着我,“师傅,你会法术对不”?我没理他,“开车,我时间不多”。“你一定会法术,不然怎么会让我停车呢,要是刚才不停车,那两张摩托就撞在我车上,那么死的就是我,妈呀,幸好有师傅你在,救了我一命”。司机一个人自言自语,天色己经隐隐有些暗了。“快点开车……”我用愤怒的声音吼起来,司机终于认真的开起车来,从飞机场到凉山这一段路,硬是半小时就被他走完。

     凉山顶上是元谋海拔最高的山脉,接近三千米,可以俯瞰元谋全景,不过此刻我傻眼了,没有望远镜,又怎么看得见远处呢?“走吧,拉我去华竹,若是那里也没有,我再想办法”。司机不知是激动还是什么,不要命的开,很快就来到华竹岔路口,不过我也不知要去华们的哪个村,“这样,你顺路开,也帮我留意一下,我要找的人会几千个聚在一起”。司机点点头,此刻他也没话说,边开边看向远处。

     天色早己黑下来,远处灯火闪烁,山林中还有鸟叫,时不时的有一两阵风刮过来,“师傅,前面这个村就是帕迪,过了就没村了,我在前面村边调头,咦,这个村热闹的嘛,这么多人”。心烦意乱的听着司机说话,我也朝他说话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不看还好,一看,人人手里都拿着剑,从夜晚的外形上来看,根本不像村民,难道这些人是道门中人,又或者是升仙教的。

     不等司机停车,我打开车门跳了下去,两个纵跃上了房顶,往下一看,只见黑压压上万人,有的用手机灯,有的用手电,围着一冢巨大的古坟,不知在等待什么,而靠近坟的地方,通过手电光,我看见一张熟悉的脸--------川云真人,而川云真人对面,同样是一个道人,看情形,双方在对峙。

     我略微的数了一下,在场的恐怕不下三万人,一块镇魂碑,竟能引动这么多人前来,恐怕不简单。我翻身下房,掏出六佰给司机,“你可以走了,多的一佰,你回去公安局一趟,就说代红云在这里,我们有几万人,别的你就不用说”。司机点点头,“那师傅,我给你个电话,你若是出去,打电话我来拉你”?我摇摇头,“不用,你走吧”。看着司机远去,我又上了房顶。

     天空中乌云越来越黑,雨点开始落下,不久,雨下大了,令我意外的是,这几万人在雨中一动不动,我再看川云真人那边,只见古坟周围十米左右,落下的雨水都消失不见,一些水雾也被吸进坟里去,难道说,镇魂碑是在古坟里面。

     就这样在雨中淋了半个小时,突然“轰隆隆”一声炸雷,一道闪电辟向古坟,将古坟炸开,川云真人手电光照向墓中央,只见一块漆黑的石碑,从泥土中缓缓升起,川云真人的表情激动无比,而他对峙那人的表情也很激动,不过两人似乎都想到了对方,脸色当既沉了下来,“赵雄,镇魂碑我定要到手,奉劝你最好不要添乱,否则今夜你必死”川云冷冷地说。

     “啍,川云,别太看得起自己了,我赵雄亦是真人,岂会怕你”。“啍,我升仙教数万弟子,你是找死……”。川云说着,双手掐起印决,直奔赵雄而去。赵雄单手成掌,直推川云,两人瞬间战在一起。

     我看在场众人,没一个是见过的,也不知来自何处,两大真人对战,这些人的目光仍不离那块碑。我不禁奇怪,这块虽然浮起来,但目前来看,还没发现奇特之处,虽然说镇魂,如何镇,恐怕川云都不清楚,现在就这样打起来了。

     两人交手百十招,突然“砰”一声闷响,一道炸雷击中石碑,从石碑中升起一团气,迅速向四周漫延开来,就连先前的手电光也瞬间消失不见。人群躁动不安,石碑中心发出一股波纹,向四周幅身过来,我被这股波纹扫过,头脑一片晴明,安静祥和在心底升起,灵魂圣洁无比,升华到天空,去往天国。不好,我紧咬舌尖,疼痛让我清醒过来,浑身惊出冷汗,默念清心咒,守住灵台,好险,刚才差点魂魄离体,这镇魂碑,绝非凡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