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初遇蛇妖
    将小孩交给大婶,她儿。而是在想,这蛇妖不反抗,不合常理,到底还有什么后手。大婶一个劲问我她孙子有没有事,我简单的说没事,就在她家房子周围转了起来。

     大婶的儿子以为还有事,也跟着我在房子周围转悠,“师傅,还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那家伙试探性地问。我看着他,“是一块石碑,上面有字,若是不处理,以后麻烦更多”。“啊,有字的石碑,我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呀……”。他满脸茫然眼神清徹,我看不像说谎。我俩的对话被身后走来的大婶听到,“对,我儿子的活没错,我家没有石碑,若是有,我们也不敢要,现在就整出蛇妖了,以后没准啥鬼神都能整出来”。

     大婶这话也对,不管农村还是城里,谁都不愿摊上这样的事,能请到有真本事的人还好,请不到呢?“大婶,你好好想想,那只是一块看起来很普通的碑”,我看向母子俩,母子俩对视几秒,“要是这样都算,就只有厕所里面那块喽”,儿子打趣地说,“带我去看看……”我急忙脱口。

     儿子很慵懒的走到厕所门口,指着粪池里一口石碑说,“就是那块……”。我看了一眼不堪入目,“想办法弄出来洗干净”。说完我头也不回的走进院子,刚才有一股妖气落了下来,我怕他们害怕,才没进来瞧。不过预料中的事发生了,先前装蛇的袋子还在,蛇没了,刚才落下的妖气,就是来救蛇妖的,怪不得蛇妖不反抗,原来我这点水平,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可笑我还以为自己多历害呢。

     没多久,一块乌黑的石碑被清理出来,上面的字迹清晰可见,只不过一个字我也不认识。掏出手机给张学坤打了过去,那边没接,我正打算找车回县城,没想到来了张玛莎拉蒂,连我带石碑一起装上车,到了具城,丢下十万块在我手中,汽车绝尘而去。中间没跟我说过话。

     正要回出租房,手机响起,一看,是师傅打来的,“师傅,你在哪呢”?“你来佳和园……”。

     师傅竟然在佳和园门口,还有高局,石场老板也在。我看他们各自地表情,茫然、忐忑、有鬼,随着我师傅上了楼,还是以前吃过饭的那个包间,等服务员上了茶水出去,我师傅才说,“你的事我们都知道,张学坤那边背景很深,你先答应帮他找碑,后面的事,有掌门和你师伯,至于你的父母,暂时没有危险,相信我”。说实话,从学道今,除家人以外,师傅就是我比较信任的人,如今这种情况,我不信师傅,还能信谁。

     “师傅,这件事,我能不能通过其他手段撇清”?我问;“你是说法律手段?关健你相信当官的么,他们官官相护,再者说了,你有那么多钱去起诉么?算了,你是我们降龙教这一代最杰出的弟子,掌门把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好好努力”。

     我摇摇头,“师傅,你难道不知我现在要的是什么吗”?师傅叹了口气,“我如何不知,只是现在,镇魂碑必须尽快凑齐,那不光是你一个人的事,这关乎着整个国家,所以,无论你心中多少不愉快,还是去做吧”。师傅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见我们说完,高局才说,“代师傅,那十万块拿来吧,我是来拿钱的……”。我看着他那副样子,一万种想法把他杀了,我知道他也是别人派来的,他自己肯定没这个胆。把钱仍在桌上,我转身就走,“等等……”师傅把我叫住,手里拿出一本书。“这是掌门让我交给你的,上清十三门,其中包括诛仙剑阵及万仙阵法的布置……”。“这……这不是我们的镇派之宝么,你现在交给我,我敢要么”?师傅无奈地把十三门放在我手中,什么也没说,师傅从来没有这么过,难道是门派有难,既便有难,镇派十三门也该由掌门亲传呀。唉,想不通我也不愿多想,毕竟我现在也很累。

     接过镇派秘籍,我转身就走,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接起,竟然是张学坤,“第二块碑找到了,接着找后面的,你的父母很安全,过得很好”。“你个王八蛋,去死……”。我挂了电话,手机又响起,接起正要骂,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熟悉,“代师傅,我是李波,出大事了,快来我家一趟……啊……”电话那头一阵惨叫,没了声音。我师傅从后面走了上来,“有妖进入县城,去捉几只吧,要是运气好,降服一只妖王,那么以后你的安全多一份保障”。我点点头,师傅的话我还是听的,至于高局,不管他是哪边的人,随他吧。

     出来打了一张车,直奔李波家,无论如何,还是得去看一眼。这里是滨河小区,离我住的地方不远,看看表,十点多了,小区门早就关了,几个跳跃上了围墙,内围不时的有妖气涌动。掏出枣木剑,往内围跑去。

     刚到一排风景树边,就看到一个黄鼠狼精抱着一个女人在吸,瞬间那女人就被吸干,只看见睡衣包裹着骷髅,来不及多想,左手掐动印决,右手枣木剑飞出,直中黄鼠狼后背,“吱吱……”一声惨叫,黄鼠狼颤抖着趴在地上,化作一滩血水。听李波说他家住在最里边三楼,我也没来过。

     来到最后一幢楼,我傻眼了,下面的门是电话锁的,没有输入户号,门打不开。背后一只小兔妖轻轻靠了上来,反手一剑,直接将兔头削飞。飞起一脚,将门揣开,赶紧上楼。

     三楼有三户人家,有两户都是装上防护栏的,只有另一户是普通门。再飞起一脚,门被揣开,黑夜中满屋子都是蛇,“法令,五月五日五时书,妖魔鬼怪尽消除”。一把火烧过后,屋里的蛇一干二净。李波大奄奄一息,我扶起他,“代师傅……”。“有很多妖进入县城,你先送你老婆跟女儿去医院”。我松开手,四处打量一下,确定没有异常。李波受伤很重,扶他老婆跟女儿也没法,我扛起他老婆,又抱起他女儿,直接冲下楼来,不知他的车是哪张,直接给他扔地上。

     我在楼上的时候看到元双路口妖气冲天,得往那里去看看。跑到元双路的时候,己经晚了,一对骑摩托车的夫妇被一辆罐斗车压成人皮。“师傅,你在哪”?我拔通师傅的手机。“红绿灯口,你赶紧上来”。

     再跑我就得趴下,商店门口有辆电动车,我趁人不注意骑上就走。红绿灯口是县城中心,客运站在这里,劳务市场也在这里。

     我师傅对面站着两名少女,路灯下看起来很风骚,尤其是娇小那个。待我看清脸,不禁火冒三丈,“天圆地方,律令九章,今吾起咒,荡平四方,龙神太子敕令”。咒法化作一道金光,射向那只小妖,小妖不屑的挥下手,金光在他面前消失不见。“五月五日五时书,妖魔鬼怪尽消除”。凌空画一张天师符飞了出去,两只小妖面色一变,正要逃跑,“哪里走……”,我师傅上去抓住两只妖的腿,两条妖腿变幻成蛇尾,蛇头咬向我师傅。

     我手中枣木剑飞出,杀在一只蛇妖脖子上,而这只,刚好就是上次放跑的那只。我师傅手一松,那只蛇妖掉在地上,又幻化成一个裸体少女。脖子上还插着剑。

     我上去将剑拔了,在她身上画了一道封魂符,又画一道困体符,觉得不妥,又念收妖咒把她收了,正在这时,一股妖气冲天而来,我跟我师傅闪往一边。妖气过去在我不远处停了下来,一张阴俊的面孔显现出来,“小子,放了她,我留你全尸”。

     我跟师傅对视一眼,随手把蛇妖扔到布袋里,布袋绿光一闪,对面的蛇妖有些震惊,连我师傅也惊诧地看着我。“你包里有东西……”?我师傅一问,我手伸进包里,眼睛盯着蛇妖,摸了几下,除了平常的物品,只有一个铜塔,还是在看守所里偷出来的。

     把塔拿了出来,蛇妖脸色一变,“小子,你……你要做什么……告诉你,我师傅很历害的……”。蛇妖竟然这么怕,我向前了走了两步,还没等做什么呢,手中的塔飞出,绿光闪过,蛇妖消失不见,塔飞回我手中,我看着师傅。

     他接过塔,点点头,“果然是锁妖塔,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不过你要保管好,这东西是有主的,弄丢了就麻烦了”。“师傅你认识这东西”?师傅点点头,没在说话,因为对面走来的人。

     “飞熊子,这么多年不见,还是没长进……啧啧啧……瞧瞧你这副样子,降龙教第一高手”。那人在我们面前十米处停下。“明治,竟然是你”。师傅眉头一皱。那人面无表情,很精瘦,看起来年龄比师傅还小。“飞熊,不是我说你,这么大把年纪了,该躲在养老院,怎么还要出来捉妖呢,运动过量对老年人是不好的”。“住口……你来这里做什么”?师傅怒目圆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