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夜的第几章(1)
    不到天亮我都无法确定,这夜究竟进行到了第几章。

     酒席散了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上楼之后袁景瑞要乔总监到他房间,乔总监今晚喝得有点高了,走路都有些打飘,一句话说两遍,还伴着酒嗝,董知微看袁景瑞脸色沉得可怕,就迅速地泡了壶浓茶过去,想转身出去,老板又发话。

     “董秘书,你也留下。”

     再怎么醉,到了这个时候,乔总监终于觉出压力来了,也不管茶还是烫的,端起杯子灌了几大口下去,这才把卷起来的舌头捋直了一些。

     袁景瑞拿着笔记本,眼睛看着屏幕,手指放在触屏点上,慢慢地开口,“老乔,这次招标的另几家竞争对手,你了解清楚了没有?”

     乔总监一边点头一边说话,“了解过了,几家都是当地的地产开发商,跟我们的实力没法比,我已经把它们的情况都列出来了,就在报告上。”

     “我们第一次到S省,有些地方要看的不是公司实力,是他们在当地的势力,老乔,你也不是第一次跨省看地,怎么这么马虎。”

     “我知道,可您看,这次是他们副市长亲自出面与我们联系的,我觉得……”

     “你觉得?你觉得光靠副市长的几句话,这件事就万无一失了?你觉得光靠几份网上看到的公司报表,你就了解我们的竞争对手了?”

     这话说得很重了,乔总监脸上的汗一下子就下来了,嘴里“恩啊”了两声,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袁景瑞抬起眼来,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屋里静得可怕。

     酒店套房宽敞,他们坐在客厅里,董知微是金牌打杂的,袁景瑞没说她可以走,她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躲回自己房间里,又没有别的空间可退,只好立在转角茶水吧边上,假装自己是不存在的。

     过了一会儿乔总监才开口,“那,那我现在立刻再去查。”

     “你想想怎么查吧,有些事情,光靠看报表是不行的。”袁景瑞的最后一句话。

     随着关门声,屋子里再次安静下来,董知微无声地出了一口气,正想开口要求离开,袁景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董秘书,你还在吗?”

     “我在。”房间是中式风格的,茶水吧与客厅隔着花墙,她转出去,看到他还坐在客厅中的沙发上,电脑已经被丢在旁边,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另一只手放在领口处,领口已经被松开了。

     晚上酒席之前,袁景瑞就已经换过了衣服,入席时一身正式,但他一直都不喜欢用领带,可能是嫌拘束,就算是正装出席,西服里也就是深色的衬衫而已,这样一扯领口,所有的温文尔雅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那点平日里被隐藏在西装革履之下的狠劲都露了出来,整个人看上去都是危险的。

     董知微走过去的脚步就是一顿。

     她又在害怕了。

     袁景瑞看了距他还有三步之遥的秘书一眼,心下不自禁的就是一叹。

     她把自己所听见的关于市政府车子遭人破坏的事情告诉他时,他还仔细看了她的眼睛,就算是那个时候,她眼里也没有这样的退缩之色。

     “累了吗?”他问她。

     “还好,袁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她止步不前,但也没有退开,尽忠职守是一方面,她看到他脸上的疲倦又是另一个方面。

     既然她是他选中的秘书,那么她如何对待他,就是如何对待工作,而她对工作,向来是一点都不马虎的。

     “你觉得这个项目怎么样?”他并不叫她离开,慢慢地说话,倒像是要与她聊天的样子。

     董知微还站在原地,来不及开口,又听他说,“坐一下吧,我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人的。”说着就把身子坐直了,居然还给她倒了一杯茶。

     她迟疑了一下,还是坐下了,坐在侧边的单人位上,轻轻地开口,“项目位置很好,配套也很好,如果能够做下来,应该会很有收益,可是……”今晚她所听到的那几句话仍在耳中盘旋,至于那个阿常,拿了钱之后也亲口证实了,确实有人损坏了市政府的某一辆车,当时没人注意,也没找到究竟是谁干的,可她觉得袁景瑞心里应该明白,这件事不会只是个巧合。

     他笑了一下,并没有让她把话说完,“之前有朋友说过,这地方虽然发展前景不错,但地方势力太大了,就算政府公开招标,阎王好拜小鬼难缠,让我小心,别跑过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董知微点头,她并不是没见过做生意的危险,越是有利润的地方越是有竞争,而这种竞争在有些时候往往演化成暴力,她还亲眼见过有人围堵袁景瑞的车子并且砸车的呢。

     他挑眉毛,“你看到刚才季副市长接完电话的表情没有?”

     董知微点头。

     “我在J市确实人生地不熟,不过在这个省里还是有些朋友的,刚才一问,立刻过来了几个消息,说是那几个开发商里面,有一个还真是条地头蛇,出名的厉害。”

     她听他说话,很安静地,袁景瑞出身普通,但一路摸爬滚打实打实干起家的人物,商场如江湖,许多时候靠的全是兄弟义气,他虽然算不上手眼通天,但身边交情过硬的朋友不知凡几,对于这一点,董知微一向是印象深刻的。

     他又与她说了几句,她都是静静听着,偶尔开口,之前还要想一想,说她认为正确的,倒也不只是诺诺。

     “公司之前没有在S省的业务,初来乍到,遇到些困难也很正常,但是如果那些开发商确实是威胁了政府,那就应该让警方来解决,您觉得呢?”

     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也没有要她出谋划策的意思,只是事出突然,心里烦躁,就想看着她坐在旁边。

     一个人如果有太多的欲望,最直接的反应就是一双眼,他看过太多女人被欲望煎熬的目光,只有董知微的眼睛,面对他时,宁静如水,就算是不说话,只看她坐在那里,都让他平静。

     “如果开发商胆敢威胁政府,那就不是一般警方能够搞定的了。”他轻哼了一声,“不过我也不会就这么怕了。”

     她抬起头,正看到身侧男人眼里突然闪过的一抹光,那种突然起了兴致并且跃跃欲试的目光,是她曾经见过的。

     上一次她看到他这样的目光,是在他与人斗殴之后。

     突如其来的危机意识让董知微不自觉地双手交握,完了,她怎么觉得,这次出差,会给她带来非常可怕的经历。

     根据行程,第二天便是成方一行人参加招标公开发布会的日子。

     一早上酒店门口便有司机与车等候,但是李秘书却没有来,只来了一个电话,说突然接到上级领导过来视察的消息,他这一天都得准备材料,所以实在不好意思。

     接完电话之后,乔总监对袁景瑞说。

     “袁总,我觉得不如这次先把计划缓一下,为了安全考虑。”

     “为了安全考虑?”袁景瑞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看得乔总监额头上的汗又出来了。

     幸好袁景瑞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继续这个话题,只是要大家做好准备,准点上车出发,一部分人先回上海,留乔总监一个人参加招标发布会就行了。

     所有人都吃惊了,但袁景瑞说完便转身走了,走出一步又回头,叫董知微,“你跟我来。”

     董知微跟上去,觉得自己的背后都要被一道道目光烫出印子来了。

     他一边走一边对她说话,“替他们改签机票,你的也要,改签到最近的一个回上海的航班。”

     “那您呢?”她追问一句。

     “我想去看看那块地。”

     他们说到这里,就在走廊里遇到了成方的一个员工,可能是起迟了,又刚吃完早饭,正急匆匆地往大门处跑,看到袁景瑞刹车都来不及,勉强站住,低头叫了声,“袁总。”

     袁景瑞只点点头,那员工用疑问的眼神看董知微,董知微只好开口,“大家都回房整理行李去了,你也上去吧,一会儿整点在大门口集合准备回上海。”

     那人就愣了,但袁景瑞早已走过,董知微自然也跟了上去,无暇再与他多解释。

     “我有车过去,让他们的司机把你们送到机场去就行,我看过那块地之后会自己回上海。”

     “我跟你去。”董知微突然开口。

     他正拿出电话要拨,闻言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倒是目色温和。他最近面对她时常是这样的眼神,总像是对她耐着性子,但她又总是不明白,自己做了些什么需要他对她耐着性子。

     “不用,你回去,到公司之后你通知EMT(高管团队)准备好明晚开会,如果我赶不回去,就视频会议。”他说到这里,停顿一下又开口,“记得给我电话。”

     她有一瞬想开口问他,这些事她通过电话也能做,为什么一定要她赶回上海去?其实她更想问的是,为什么他要让其他人都走,独留自己和乔总监,难道是因为他觉得今日的行程会有危险?就像乔总监所说的,为了安全考虑。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应该一起离开,他堂堂一个成方大老板,难不成还想挑战危险,在未知的不安全因素里头寻找刺激?

     她真不想这样想,但以她对这个男人的了解,她真是不得不如此猜测。

     男人有很多时候就是个小孩子,不,他们中有很多从来都没有长大过,并且永远不会。

     她看着他,嘴里有想说但又不敢说出来的话。

     真是任性。

     但她随即又开口,声音很轻,却是非常认真的。

     “我会电话通知EMT。”

     这次轮到他看着她,挑着眉毛,慢慢露出一个笑来,笑得她忽然没了刚才的勇气,很想退后一步。

     可他接着便笑着叹了口气,说,“董秘书,你真是固执,好吧,你也来。”

     与昨天一样,市政府来的车有两部,乔总监上了那辆黑色轿车,剩下的人便一同上了另一辆面包车,准备出发去机场。

     乔总监上车的时候脸色很是不好看,眼睛不断地往他们这里看过来,真有些可怜巴巴的,其他人并不了解内情,还有人偷偷笑,说你们看乔总监,不就是落单了吗,没人陪他去发布会就那么不高兴啊,看他的表情多有意思。

     等到两部车都离开了,另一辆车才到了酒店门口,陌生司机跳下车之后拉门请袁景瑞上车,是个平头的年轻男人,看到董知微倒是一愣。

     袁景瑞便说,“这是我秘书。”

     董知微假装没看到那人眼里的表情,作为一个秘书,她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最好,至于其他,她真的无法控制别人的想法。

     但她真的很奇怪,如果她长得貌美如花,体态妙曼那也就算了,可是以她的普通外表,无论何时立在袁景瑞这样的男人身边,都该是不会让人误会的才对啊。

     这些人实在没有眼力,以袁景瑞的身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环肥燕瘦,百媚千娇,他会选择她这样一个平凡到乏善可陈的女人做伴,那才是奇哉怪也。

     董知微与袁景瑞上车的时候,刚才已经载着同事们去机场的那辆面包车又回来了,有同事急匆匆跳下来往酒店里跑,大概是忘记了什么东西,看到他们又是刹车不及,站住叫了声,“袁总。”

     那辆面包车就停在他们的车后,那平头的年轻司机替他们关门,上车的时候低声嘟哝了一句,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车子起动,速度一下提了上来,她在最后一秒回头看了一眼,那辆面包车还在原地没有移动,也不知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这个方向。

     来接袁景瑞的是一辆黑色越野车,司机看得出是不太爱说话的,车子发动之后只说了句,“我叫张成,尹先生让我来的。”

     袁景瑞问他,“知道路吗?”

     他点头,“知道,通新区的路都是新修的,不过有一段还没修完,得绕着走。”

     袁景瑞就点点头,说了一句,“辛苦你。”

     车窗外仍旧是阴雨连绵,路上湿滑,张成开车的技术很不错,车行在路上,很是稳当。

     董知微一路都在打电话,通知在上海的EMT们准备晚上的会议,袁景瑞也一样,但全是别人打给他,而他总是听很久才低低地应一声,也不知道那头在说了些什么。

     车子开上往新区的路之后,前后客用小轿车就很少见了,只有各式各样的重型工程车在路上奔驰着,大多是巨大的混凝土搅拌车与土方车,还有载着钢筋水泥板的加长集卡,有些司机开得野,那么大的车,呼啸着就从他们身边超了过去,地上泥泞,重型车经过时免不了要溅起污水,到后来就连他们的前挡风玻璃上都不能幸免,虽然开了雨刮,但仍是一片斑驳。

     董知微在上海的时候也是见惯了土方车的,但身处陌生异地,心里又有一根弦绷着,总觉得紧张,放下电话之后忍不住去看袁景瑞,他就坐在她身边,还在听电话,见她看过来,就对她挑了挑眉毛,过了一会儿电话结束,直截了当地问她。

     “害怕了?”

     董知微摇头。

     她坐在这里是为了工作,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即使她老板有些突发奇想,即使她有时候并不赞同他的某个决定,可她还是会尽忠职守地跟着他的。

     他便笑了。

     袁景瑞一直是个好看的男人,任何时候笑起来都风光如斯,公司里很多年轻女孩子是每次远远看到都要脸红的,她虽然看得多了,但总是生不出免疫力来,只好次次都低头。

     他又说,“我只是去看一看,看完我们就回去。”

     她低着头,看不到他说话时的表情,但那样温和的声音,更让她不想把头抬起来。

     道路正如张成所说的,还有一段正在修建当中,路上渐渐车辆减少,最后终于看到黄色的警示牌与路障将路截断,张成将车停下,转过头说话,“袁先生,我们得绕路了,走国道,路有点窄,许多都是村路,不过路况还行。”

     袁景瑞正在看膝上摊开的图纸,闻言便把头抬了起来,“应该还有一条山路可以过去的吧,比国道近。”

     张成点头,“是有一条路,可是前段日子泥石流,山路给冲垮了好几段,现在正抢修,也不知道通了没有。”

     “这样啊,那你就走国道吧,安全第一。”

     张成便将方向盘打向另一个方向,车子转入国道,说是国道,其实更像是简陋的乡村小路,来去只有两根车道,两车交会时只能堪堪擦身而过,两边只有简易的安全栏,还有些地方是破损的,一开始还有些村落,到后来就是大段大段的荒凉,两侧少有人烟。

     到了这个时候,董知微已经把所有该打的电话打完了,没有事情可做,又坐在袁景瑞的身边,她总有些不知如何自处的感觉。袁景瑞也仿佛有所察觉,转过脸来看了她一眼。

     她以为他要对她说些什么,可他却很快地移开目光,只对着驾驶座上的张成说话。

     “这条国道修了多久了?怎么还这么窄。”

     “这还算好的路呢,你还没看到那些修了毁毁了修的山里路,蜀道难啊,没办法,我们这儿的人要出去,总比其他地方要麻烦一点。”

     正说着,车后突然响起喇叭声,像是有车要不顾一切地超上来,张成皱皱眉头,略略加了些速度,并没有让的意思。

     董知微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果然有车跟了上来,还不止一辆,跟得最近的是一辆黑色桑塔纳,拼命地按喇叭,还将车头拉得斜斜的,像是随时都会撞上来。

     道路两边一片荒芜,连一家村户都看不到,有土方车从前头开来,猛按喇叭,后头的桑塔纳被逼退回自己的车道上,张成在土方车经过时猛然加快了速度,加速连着转弯,董知微没有心理准备,身子倾斜,眼看着就要重重地撞在车门上,手腕一紧,却是袁景瑞,一把将她拉了过去。

     她惊魂未定,坐直身子才要说话,只听前头的张成一声低叫,“小心!”

     车身猛地一震,原来是后头那辆车猛地冲上来,与他们的车撞击在一起,一声闷响。

     追尾,车祸!

     这是董知微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但身体已经被按了下来,被迫弯曲在后座与前座之间。她还听到头顶上袁景瑞的声音,并不高声,但非常清晰。

     “不要停车,继续开。”

     车子应声加速,发动机的轰鸣声前所未有地响亮地传入董知微的耳朵,车子在泥泞的山路上疾驰,她想坐起来,想知道现在究竟是怎样的情况,但按住她的那只手有力而坚定,丝毫没有她反抗的余地。

     张成的叫声突然响起,声音短促而尖锐,“前面有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