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西药片(2)
    那时候她刚刚丢失了上一份工作,同时丢失的还有与她相恋两年零九个月的男友温白凉。

     认识温白凉的时候,董知微刚刚高职毕业,揣着一张几乎什么都不是的文凭四处寻找工作。大公司对她的简历不屑一顾,无数次失败之后,她走进了一栋普通的居民楼。

     都不是一栋商务楼,眼前老旧的高层楼房让她检查了数遍地址都不敢相信,走出电梯之后,楼道里四处堆满了杂物,董知微小心翼翼地绕过它们走到1130门口,按电铃的时候心里还在犹豫,不知自己是否应该现在就掉头离开。

     但是门里传来声音,“门没有关,自己进来就行。”

     她轻轻一推,果然是这样,门里的混乱程度超乎她的想象,无数的包装盒四散堆放在墙角,地面,椅上甚至桌上,一大堆凌乱当中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男人,脖颈间夹着电话,手里还飞快地在键盘上打着字,看到她立在门口,也没空与她说话,就用眼神示意她过去。

     她只走了一步就踩到了东西,低头去看,原来是一叠产品介绍,她蹲下身去捡起来,只看到最粗糙的纸张与印刷,上面也没有什么醒目的华丽词藻,最简单的白底黑字,一切都不起眼到极点。

     她是在家里做惯了事情的,既然捡起了第一样东西,就顺手拿起了第二样,一路走过去,忍不住将四周散落的其他东西都整理了一下。

     温白凉说着说着电话就没了声音,因为眼前的一切都像是被施了魔法,散落拆开的包装盒都被利落地合上,整齐地码到了墙角,到处乱摆的椅子也一只只各归其位,穿着淡色连身裙女孩子在向他走来的同时轻巧迅速地完成这一切,并且在走到桌前的最后一步时将一叠已经整理过的产品介绍端端正正地放在他的面前。

     租屋里的空调并不算太好,这样的热天,她又是刚从外头进来,这样忙过一阵,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一层汗来,看他看着自己,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就用手背擦了一下,声音很轻,“不好意思,是我多事。”

     他几乎要站起来握着她的手摇头了。

     怎么会?那一刹那,他几乎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个魔术师。

     之后董知微就在温白凉的公司里做了下去。

     这是一家独立的投资咨询公司,温白凉便是这家公司的老板,也是这家公司的销售、推广、技术支持乃至一切,简而言之,知微没有来之前,他就是这家公司里唯一的人。

     温白凉大学毕业之后曾在一家非常著名的投资咨询公司工作过,很有些能力与才气,做过一些圈内轰动的大单。成功来得太快,他又年少气盛,很快便不满公司对他的束缚,之后又与抢了他功劳的空降上司大吵了一场,索性自动请辞,出来自己闯江湖,想要做出一片新天地来。

     但他只是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没什么背景与靠山,还在那家著名公司任职的时候,圈子里人人都对他一张笑脸,个个称兄道弟,握手拍肩,他之所以那样决绝地辞职创业,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认为自己已经有了足够的人脉。没想到一走出那一步,一切都变了样,过去与他在席间谈笑风生那些人个个转脸背身,好一些的尚能在电话中婉拒几句,差一些的,电话拨过去根本就是秘书接的,而本人更是永远的没时间。

     所谓创业,今天是地狱,明天是地狱,后天可能是天堂,但大部分人都死在明天。知微遇见温白凉的时候,他便是那个挣扎在地狱中的创业者。空有满腔抱负与热情,却四处碰壁,在无穷尽的挫折中挣扎,偶尔一点亮光,都能让他兴奋个好几天。

     或许有许多人会对这样梦想着一飞冲天的热血青年嗤之以鼻,但那时知微却是实实在在地被感动了。她成为温白凉的第一个员工,看着自己的老板在简陋窄小的租屋里双目发亮地描绘他对未来的蓝图。

     那时的温白凉,四十度的天都能够在一天之内走访三四家客户,而她留在办公室里,一个人完成数个人该做的事情,电话上微笑着说“是的,我是Vivian,这个问题让我们市场研究部的同事为您解释”,转头就用Billy的ID上MSN,接着与人家讲项目。

     公司渐渐走上正规,办公的地方一搬再搬,最后终于进了好地段的商务楼,员工从她一人成了三个、五个、十数个,而知微也从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事事游刃有余,还有时间去读书。

     报的是财大,她基础极好,考试当然是没问题的,很快就开始了公司夜大两头跑的生活,年轻精力好,夜里上完课还要赶回公司去,推门往往灯还亮着,偶尔看到温白凉倦极盹着了,就抽出橱里备着的毯子替他盖上,自己继续回办公桌前忙。

     他醒来的时候走过去把脸贴在她的鬓角边,“知微,没有你我该怎么办?”

     她从不是喜欢撒娇的女人,少时是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的软弱,成年之后就成了习惯,这样亲昵也只是与他磨蹭一下额头,说一声,“让人看到。”嘴角全是笑。

     等到温白凉把公司做到小有名气的时候,益发的神采飞扬,在会议室里意气风发地指点着窗外的繁华,“我们要做中国最好的投资咨询公司,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而董知微坐在一边,不无担忧地想着最近的几个项目是否已经超出公司的能力范围,有时做大是好事,但太快做得太大,就像是只去过香山便决定登顶珠穆朗玛的登山者,总让人提心吊胆。

     还有那几个不断劝温白凉尝试有着高额回报投资的所谓圈内人,更让她心惊胆跳。知微出身小户,看惯了角角分分都靠辛苦努力赚来的父母,很难接受这样投一赚百的理念。

     但温白凉笑她女人,他雄心勃勃,他脚踩在地平线上,但手指却已经跃跃欲试地想要碰到天穹,他不但想要做中国最好的投资咨询公司,他还想成为一夜暴富的幸运儿。

     结果落实了知微最担忧的想法,温白凉的暴利投资以一片花团锦簇为开头,最后却以落花流水结尾,且因为非法吸纳民间资产的问题惹上官非,一场官司让温白凉几乎赔尽了全副身家都无法收场。公司内一片惨淡,墙倒众人推,正在洽谈的项目全部停顿,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知微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但杯水车薪,又有什么用处?

     温白凉从高处跌落下来,又过惯了意气风发的日子,当年那种咬牙苦拼的劲头突然消失了,整日烦躁不堪,公司资金周转不灵,已谈成的项目被拖欠款子,又有人开始上门逼债,知微在无人时加以劝慰,他沉默不语,再说几句,就被他一掌推开。

     “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有钱吗?你能替我做什么!”

     她被他推得胸口一闷,转身就要走,才迈出一步却被他从后头一把抱住。

     “不要走,知微,我很难受,陪着我。”

     她又心软,反手抱住他的脖子。

     那时她心里想的是,还能难到怎样?最多是回到原点从头来过,只要她与他还在一起。

     “我知道了。”袁景瑞将看过的文件交还给仍旧立在他面前的董知微,她两只手接过去,又尽职尽责地提醒他。

     “下午一点有预算会,还有半个小时。”

     他向来烦这些,听完就撑了一撑头,又说,“我知道了。”

     她就把文件收起来了,转身要走的样子。

     他突然说,“晚上有没有时间?”

     就连一直跟铁塔一样立在池子边上的老陈都多看他一眼,董知微却只是一只手夹着文件,很镇定地摇了摇头。

     “晚上我有课,不能参加酒会,需要安排女伴吗?我去打电话。”

     知微本科毕业之后又报了硕士班,正准备着下一轮的入学考试,工作那么忙,还要挤出时间来去上课,眼见着女儿整日里连轴转,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家里两老都有意见了,心疼女儿又不敢多说。

     “读完本科读硕士,不觉得累吗?”袁景瑞就没有那么多顾虑,随口就问。

     “是这样的,我个人认为更好的专业素养有利于为公司服务,您觉得呢?”她做他秘书这么久了,对他的称呼常客气得过头,他一开始听得有趣,常笑起来,但是说了她也不改——董知微自有其固执的一面,后来也就随她去了。

     他就耸耸肩,过一会儿又说,“不用打电话了,我会自己想办法。”

     她转身往外去,心里想的是,早知道你不用。

     袁景瑞虽然鳏夫,但十足赤金真钻的王老五,又没有孩子,坊间最多他的绯闻报道,甚至有女主角出面亲身哭诉,个个梨花带雨,任谁都能看得到她们在地上碎成一片的玻璃心。

     她时常觉得奇怪,如果这才是平常人失恋该有的状态,那她岂不是该搬到外星去住?

     董知微一直都记得,温白凉离开她的时候,只说了两个字,“抱歉。”

     或许是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默契也超出一般人许多,早在他开口之前,她就已经有了准备,但真切听在耳里却又是另一种滋味,就像是生生被人割了肉下来,拍抚全身又不知道缺失的是哪一块,只知道痛,痛得腰都弯了下去。

     他是与她面对面坐着的,看到她的样子,双手都是一动,但即刻有手机铃声响起来,他拿出来看一眼,再看她一眼,最后还是站起来,一言不发地走了,走出去上了停在路边的车子,尾灯一闪,转眼消失在街角——也从她的世界消失。

     两年九个月,她曾在简陋的租屋内陪着他流泪,他也曾在崭新的办公室里抱着她大笑,他曾是那个在陋室中双目发亮心怀天下的男人,她信任他,就如同信任她自己,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会变成一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就像是她曾经不相信维系着多少人的生老病死的制药厂会在一夕之间关闭那样,董知微在她二十多年的人生里,第二次失去了对她来说类似于信仰的东西,又与前次不同,因为这一次,忍受痛苦的只剩她一个人。

     温白凉也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在那个岔路口,选择了一条完全背离他最初计划的人生路。

     他并不是不爱董知微,但是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如果生活里的一切都可以排座位,那么前几位里,往往被填入的都是他的事业、他的朋友、他最爱的运动,就连父母都会被排在数位之后,更不要提爱情。

     爱情在男人的生命中,所占的只是一个微小的部分,即使他把这个部分完全交付了出去,即使他的这一部分完全被摧毁了,他仍可以正常地工作、生活、享受乃至发展出比过去更好的状态来,而不是像女人那样,爱了便占用了她全部的身体与灵魂,稍有异动便痛不欲生。

     况且那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地被失败与恐惧击倒了。

     那段时间,公司岌岌可危,人心背离,而上门要债的人却一拨接着一拨,法院的传票一封封地放在他的案头,董知微试图给他安慰,但是再多的安慰也没有用,从来之不易的成功中陡然跌落的痛苦以及对牢狱之灾的恐惧是她绝对无法替他承担与解决的。

     他不再是那个困境中逆流而上的热血青年,短暂的成功熄灭了他的斗志,意外的挫折又令他一蹶不振,他已经成功过了,便再受不了跌坠的痛苦,这痛苦仿佛溺水,让他无法呼吸,而他想要成就的蓝图,他想要触摸到的天穹,原本已经近在咫尺,却因为这样一个意外而变得无限遥远。

     他无法靠自己熬过这个绝境,在这种时刻,戴艾玲的出现就像是一根救命的绳索。她有救他脱困的能力,她有帮他逃出生天的手段,这对有些人来说或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在那个时候,只有她愿意伸给他这只手。

     戴艾玲这个女人,在投资圈子里是有些名气的,她父亲颇有些来头,算是掌权的实力派,方方面面都要卖一点面子,而她本人也是精明强干的,在国外的时候便进入了摩根斯丹利,一路升得极快,后来又回国搞私募基金,全做得风生水起。

     按理说,温白凉与戴艾玲这样的女人,是不可能产生太大的关联的,事实也是这样,他与她不过是数面之缘,几乎毫无交际。只是他在走投无路的时候,曾抱着侥幸的心态拨过所有相识的人的电话,请求他们伸出援手,给予回应的却只有她。

     戴艾玲是自己开车来见他的,两人就在车里简短地谈了一会儿,她早已不年轻了,最昂贵的服饰与最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腰间的松垮与眼角的细纹,但她在他面前有一种笃定的自信,这自信让她另有一种从容的态度,让她略显平凡的容貌都放出光来。

     她听他讲述自己的困境,又在他递上详尽的计划书时将它轻轻地拨到一边去,然后用另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声音很低。

     “这些都是小事,有我在,你不用担心。”

     温白凉有片刻的怔忡,他知道她对他的态度是不同的,无论男女,对来自于异性的关注都会是敏感的,但他过去从未想过自己会有面对面与她坐在那样一个窄小空间里的那一天,也没有想过她会用这样一种直截了当的方式向他提出来。

     与戴艾玲见面之后的那个晚上,温白凉回到公司,看到仍旧在空荡荡的格子间内忙碌的知微,想到自己在那个窄小空间里所经历的一切,竟然浑身僵硬,许久都无法推门走进去。

     之后的许多天,他都陷入了可怕的自我挣扎与折磨中。

     怎么办?他要接受那只手的帮助吗?但是如果不接受,他很可能会在下一秒就跌入万丈深渊去。

     矛盾让他坐立难安,他开始害怕面对知微的脸,而她带着一无所知的温柔与担忧陪伴在他的身边,那张脸上每一个细微的线条在他看来,都像一面镜子,映射着他的痛苦。

     他在这种难熬的痛苦中渐渐生出一种怨气来,不断地对她发着脾气,又迅速地懊恼忏悔,知微把这一切都归于他因境况不佳而带来的情绪不稳,她是那种越是逆境越会散发出坚韧力量的女孩子,竟然可以宽容地忍受下来,并且益发地尽己所能。

     一直到那个晚上,他用力推开她,又对她大吼,“说这些有什么用?你有钱吗?你能替我做什么!”她终于无法忍受,转头就走,他的心瞬间冰冷,冲过去死死抱住她,像是抱住了他唯一剩下的自己,可她随即转过头来,带着宽容温良的表情,伸出双手回抱了他。

     就连温白凉自己都不能明白,为什么他的心,就在这一刹那变得冰冷而僵硬。

     是,知微爱他,那又怎样?即便她能够付出她的所有来支持他,即便她能够体贴到愿意忍受他的一切喜怒无常又怎样?她帮不了他。他已经被逼到了绝路,而能够解救他的人,绝不可能是她!

     对于戴艾玲来说,或许这只是打一个招呼,说一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但如果他不能抓住她这根救命的绳索,那么一切都只是或许。没有她,他会被这场官司拖垮,他会破产到流落街头,他会最终身陷囹圄!光是想象那些可能性,都让他午夜惊起,到了那个时候,知微还会这样留在他身边吗?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有脸容许自己让她这样留在他身边吗?

     他不能也不会冒这个险!

     是,戴艾玲有些年纪了,比他至少要大了七八岁,但那又怎样?他需要她,他需要她帮助他走出绝境。

     人生就像是一段旅程,董知微曾是一个很好的旅伴,曾经在他追逐理想的路上与他相依相伴,与他一路同行,但现在一切都已经变了,他的人生之路不能就这样中断在这场官司上面,他需要握住另一个人的手,让他能够走出泥淖,而她,成了他的绊脚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