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猥琐的老头
    下午五点半,冷清的街道人群逐渐增多,古玩城周边写字楼的白领基本已下班,不少人没有选择马上回去,而是三五成群在古玩城内闲逛,以此来放松一天的疲惫。

     “李姐,这串粉色的黄晶手链是刚到的货。”

     店铺内,我满口跑着火车,极力向一个老客户推销着这个摆了快两个月都无人问津的手链,:“你看这颜色,非常的均匀,没有一点杂质,而且打磨得非常出色,是一个老师傅花了七七四十九天,经过九九八十一道工序,纯手工打磨出来的,戴在你手上,和你洁白细嫩的皮肤正好相配。”

     黄晶,其实就是石英的一个变种,颜色多种多样,黄、蓝、绿、红、粉、褐,还有无色透明的都有,李姐现在看的这种粉色黄晶,属于档次比较高的一种。

     “得了吧!”

     李姐没留情面,打断我的话,兰花指捏着手链,:“一个破石头就卖八千八,高老板,你年纪不大,心却大大的黑了,我一个月工资都没这么多,还七七四十九,九九八十一,跟我背乘法口诀表呢!”

     嫌货的才是真买家,我赶忙指着这串手链解释道:“这可不是普通的石头啊,李姐!这是大自然的结晶,纯天然,而且粉色的黄晶本来就不多见,色泽还这么纯正的更少,你随便去查一查,和我这个一样品级的,哪个不卖上万,我八千八都算是便宜的了。”

     李姐嘴巴上虽然在贬低这串手链,但神色很纠结,看来她内心肯定挺喜欢这东西,只是价格上有些接受不了。

     “能不能少点!”李姐最终还是抵挡不住这亮晶晶的诱惑。

     我心头暗喜,但脸上还是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李姐,我进货都很贵了,而且粉色的黄晶不是每次都能进得到货,太稀少了,不过你是老客户,还经常带你同事照顾我不少次生意,要不……凑个整数,八千。”

     “六千!我只有这么多钱。”

     李姐没有跟我墨迹,直接挥起了关公大刀砍价,而且态度坚决,:“行不行就一句话!”

     我脸拧成了苦瓜状,六千不是不行,只是真没得什么赚头了,但这东西又不能总压在店里,对于生意人来说,再贵重的东西,只有卖出去才是钱,:“六千我进货都进不到,亏本了,我再少四百,七千六,你看七是上,六是顺,多吉利。”

     李姐一语不发,把手里的黄晶装回盒子,推到我面前,作势要走。

     “行!”

     我一咬牙,:“六千就六千,谁叫你是李姐呢!但你下次要多带朋友同事来我这里关照一下生意。”

     李姐最后开开心心的拿着粉色的黄晶离开店铺,在她离开后,我也哼起了小调,那串手链进货是五千六,好歹赚了小几百块,今天总算开张了。

     “小高,高老板,你好!”

     李姐刚走不到一分钟,我低着头,正摆放玻璃柜台里面的货品,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跳,抬头正眼看去,一个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柜台前面。

     老头看起来像是六十出头的样子,仔细再看又像七十多,精神矍铄,穿着一身唐装,这本没有什么,只是他脑袋的造型非常的怪异,头发根根倒梳,不知道打了多少发蜡,后脑勺扎了一个小辫子,还有他嘴角的八字胡,极为辣眼睛,看上去就像一只燕子一头撞进他鼻孔,只剩黑色的尾巴留在外面。

     老头看着我,咧嘴一笑,他不笑还好,这一笑,泛黄的牙齿配合着那八字胡,很不协调,让我眼角一跳,莫名想起一句话,整天笑眯眯,不是好东西。

     “老……老先生有什么事?”

     这老头喊出了我的名字,但我确定和他不认识,也没有见过面,说不定是那个熟人介绍过来的,上门都是客,我说道:“如果想看文玩古物,小店的东西都对面的展台上,保证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如果这里没有入眼的,你看你喜欢哪个朝代,什么类型的物件,我也可以帮你到其他店里打听打听,总会选到你合意的。”

     老头摇了摇头,嘿嘿笑道:“整个古玩城翻过来都找不出几件大开门的物件,最多也就明末清初的东西,我看不上眼,况且我对这些东西没有兴趣。”

     老头的口气很大,听着让人有些不舒服,但小太爷秉着开门笑迎八方客,贫贱富贵皆是宾的原则忍着心里的不爽,而且不能否认的一点,他刚才说的基本没错,古玩城里面真正意义上的大开门的确非常的稀少,主要是这样的物件过于昂贵,占用的资金太多,如果没有一定的资本,压在商家手上长时间都卖不出去,那压力可想而知。

     我耐着性子,问道:“那……老先生来我这里有何贵干?对了,我这里还有黄晶,可以挂在脖子上,也可以戴在手上,你可以买一串给你孙女,能够给她带来好运。”

     “我不买东西。”

     老头嘴角一咧,露出阴仄仄的笑容,:“高老板,我算过一卦,卦象中说,你我是有缘之人,今天特意来找你。”

     算卦!大爷的!原来是个神棍,南方人大多信命,信风水,尤其是一些做生意的大老板,不论公司还是家里,都会摆上一些小型的风水阵,即为了聚财,也可以欣赏。

     在这样的环境下,造就了不少所谓的大师和神棍,两者之间的区别,在我眼里无外乎就是前者名气大,专门服务于一些有钱人,后者基本没有名气,四处打秋风,共同点都是打着聚财消灾的幌子,四处骗钱。

     我眼前的这个自动跑上门的老头,肯定属于没有任何名气的那种,跟街头摆摊算命的没有区别。

     “打住!”

     我见老头似乎还想继续忽悠我,赶紧制止,现在是人流量的高峰期,我不想这老头在我店铺里耽误我做生意,:“老先生,我不算命,不买平安福,更摆不起风水阵,你到其它店铺去问问吧。”

     老头愣住了,一脸的古怪,:“你……你把我当成卖平安福的!我就那么像卖平安福的?”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手指了指外面,:“老先生,请你到别的店铺去问问吧,我还要做生意。”

     老头的嘴角很不自然的抽动了两下,:“小高,高老板,我先申明,我不是你想的那样,今天找你,是真的有事情。”

     “没空!”

     我渐渐失去耐心,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老头,你要找也是去正街找那些大店铺的老板,他们有钱,我这店铺本身就小,别妨碍我做生意。”

     老头的脸彻底扭曲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我已经完全失去了耐心,抓着他的衣袖就往门口拉,可这老头死命的抱着玻璃门上的扶手,怎么也不放开,我都恨不得踹他两脚,又怕这老头一大把年纪,到时候断了骨头,破了脑袋,最终倒霉的还是我。

     “你松手!”我指着玻璃门的扶手,大声的对老头喊道。

     “哎!小高,别激动……”

     老头怎么也不放手,:“诶!衣服要拉破了……你听我说,我真不卖东西给你。”

     我说道:“我也不算命!”

     老头似乎很委屈,:“我也不要你算命。”

     我掰着老头的手指,:“我不破煞消灾。”

     老头快要哭了,:“我也不要你破煞消灾,我和你真是有缘人,今天找你真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