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青铜爵杯
    这个男子神情有些焦急,坐立不安,一看就知道他现在急着将这个物件出手。

     这样的人,在古玩城里面并不少见,大多数的原因是急着用钱,想把手里的物件赶快出手变现,也有可能是瞒着家里人将祖上传下来的一些老物件偷偷拿出来卖掉,更夸张的,我还见过讨债公司的人压着欠债人过来卖东西。

     但不管他处于什么原因和目的要卖东西,作为商家的我们,基本上只在意你物件的真伪和值多少钱,至于它的来路,并不是特别关心,即使这个物件是贼赃,又或者土里刨出来的冥器,你要敢卖,我就敢收,当然,价格肯定会压下去不少。

     老吴没有多说什么,指了指茶盘上的青铜爵,那个男子赶紧拿起锦盒,向我递过来。

     我指了指茶盘,:“你还是放下,我自己拿吧,到时候摔了砸了,谁都说不清楚。”

     物件不过二人手,这是个稍有点古玩常识的都知道的规矩,就是为了防止物件在交接的过程中万一失手,掉在地上砸坏了,一个会说对方没有递得好,一个会说对方没有接得好,到时候谁也闹不清到底是谁的责任,所以交接的时候,一方将物件放在稳当的地方,另一方才会去拿,即使出了问题,至少也会责任分明。

     等男子将锦盒放回茶盘,我才重新拿到手上,独自走到老吴的柜台旁,选了一个比较敞亮的地方开始端详起来,而那个男子则不时的盯着我这个方向看,显得很是焦急。

     带好白手套,爵杯入手微沉,有些份量,从外表来看,口面成叶形,沿边有一对矮柱,爵腹较厚,下方三足外撇,棱角分明,爵身饰有云雷的纹饰,这是典型的西周青铜爵的风格。

     只是西周距今有三千年左右的时间,而这个青铜爵却看起来较新,明显没有经过这么多年时间的沉淀。

     我打开小型手电,灯光探入爵杯内腹,开始查看它的细节,每一个小裂纹,每一个小的氧化点,都不能放过,有些地方还要借助放大镜来观察。

     二十分钟后,我将放大镜和手电全部收回自己的背包,朝老吴挑了一眼,老吴微微点头,他帮男子倒好茶水,走到了我旁边。

     我指着爵杯小声的对老吴说道:“这东西明显不够年份,而且铜质比较纯正,肯定不是夏商周的物件,我判断是明朝的旧仿,但它没有沾过土,保存完好,品相不错,应该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物件,还能卖几个钱。”

     旧仿,其实就是一个仿品,但它不代表就是假的,仿货有两种,一种是新仿,就是利用现代的工艺水平,将一个普通的工艺品做旧,这种物件几乎没有什么价值,还有一种就是旧仿,也就是明清时期的物品仿照更为久远的历史物品。

     就比如青铜爵,这种饮酒用的爵杯,从夏朝开始,一直到西周都比较流行,再往后的朝代就几乎不用了,而我手中的爵杯,不论是造型,还是上面的图案,都属于明显的西周风格,但从铜质的工艺构造和氧化程度来看,却是明朝,也就是说,这个爵杯是明朝仿西周的一个物件。

     你要说它是真品,它却是仿的,你要说它不是古物,它却有几百年的历史,而且还是明朝的东西,归根结底,这个爵杯肯定是有它的历史价值和收藏意义的,只不过它的价格,和真正西周的爵杯相比,却又相差很远。

     “能看出它的出处吗?”老吴问道。

     我摇了摇头,:“没有任何铭文参考佐证,从做工来看,不像官窑出来的物件,应该就是明朝普通书生人家,为了讨个好彩头,做了一个青铜爵,寓意加官进爵。”

     所谓的出处,其实就是问这个东西的文化价值,比如年代,外观一模一样的瓷瓶,一个摆放在皇宫里,一个摆放在百姓家,那么它们之间的历史文化价值就会千差万别,古代一个富翁家精美的花瓶,在文化价值上比不过皇帝用过的破恭桶。

     “那这样的物件,现在大概值多少钱?”老吴直接问重点。

     我悄悄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三,又比划了一下四,然后拇指抵住食指第二个指节,意思是三到四万之间的样子,如果真是西周的青铜爵,而且品相保存得又完好,放在正规的拍卖行,价格至少翻十到二十倍,甚至更多。

     老吴点了点头,拍了拍我肩膀。

     我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随即从他店里拿了一把伞后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店铺,关掉了电风扇,打开空调,里面实在是太闷热了,躺在椅子上,继续保持着瘫痪的姿势,但脑袋却思索开了,老吴今天运气不错,逮着了一只死耗子,那个卖青铜爵的男子,明显急用钱,如果老吴运作得好,以一个比较低的价格忽悠下来,应该问题不大,这一笔如果做成了,赚个大几千或者一万多,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就是古玩城正街上大店铺的优势,上下两层,每层都有八十多平,给路过的人一种大气的感觉,买古董的人肯定先进这种店,因为他会认为这种店铺的物件一定多,能够选到自己合意的,卖古董的也会先进这种店,因为他认为这个老板能开这么大的店铺,肯定大方豪气,有资本收自己的物件。

     时间慢慢流逝,窗外的大雨逐渐变得淅淅沥沥,天空开始放晴,看来不用多久就会停雨,现在已经下午四点多,只希望能在下班高峰期的时候,雨水完全停止,不然今天小太爷我就不用做生意了。

     店铺门再次被推开,傻乐的脑袋又探了进来,笑得傻兮兮的,一下子窜到躺椅旁边,把手里捏着的钱递了过来。

     我接到手,随意看了一下,三百三十块,这三百三是有讲究的,俗称师傅钱,但各地因为地域文化的不同又有差别,有的地方是徒弟给师傅,有的地方是师傅给徒弟,大多都以两个三为主,三块三,三十三不等,不论钱多钱少,基本都只是一个心意而已。

     古玩城里面,帮别人掌眼,虽说是帮衬,但不能完全白干,总要收点辛苦费,如果物件最后成交了,就会送三百三过来,意思是请了你这个老师傅出马,事情办成了,如果没有成交,也会送包不好不差的烟过来,意思是买卖黄了,烟消云散。

     在这一点上,古玩城的商家还算不错,至少到现在为止,从没有听说过有人收了货之后,再假装黄了,不给师傅钱的,因为没有谁会为了三百来块钱,就把自己多年积攒的信誉和人品毁掉。

     傻乐送的是三百三,那就表示,吴老板成功的把那个青铜爵收到了手里,:“老吴多少钱拿下那物件的?”

     “两万六。”

     傻乐说道:“吴老板要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下家出货,价格合适,利润里面分你一根手指。”

     “嗯!”

     我点了点头,敷衍道:“我知道了,如果有,到时候通知你们。”

     现在做生意,做的就是渠道,你物件再好,没人喜欢也是白瞎,但你有物件,放店铺卖不出去,而我有客户正好喜欢这类型的,就可以帮你们搬一下砖头,说白了,就是中间人,赚点稀饭钱,老吴那个青铜爵两万六收的,一般的行情三万五左右,撑破了天也就四万。

     就算按最好的情况算,老吴可以赚一万四,分我一根手指也就一千四,为了这点钱,小太爷还真没兴趣,所以只是随便的敷衍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