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伍子佩的邀请
    店铺内,我扶着腰,大口喘气,咬牙切齿的瞪着老头,真没想到他竟然抱着玻璃门的扶手朝外面大喊大叫,一把年纪的人,竟然这么放得开,脸都不要了。

     结果没两分钟,一下子就围了十多个人过来,纷纷对我指指点点,说我不尊敬老人,还有的都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拍照。

     得!这生意是没法做了,他不要脸,小太爷我还要脸呢!只能拖着老头进了店铺,把门锁住,省的让外面的人看到。

     这老头也累得不行,自己跑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咕咚咕咚”喝完就倒在我躺椅上喘着气,赖在我这里,像块牛皮糖,甩都甩不掉。

     我缓过一口气,:“老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老头把喝完水的塑料杯一扔,杯子准确的挂在了离垃圾桶半米远的发财树上,见自己手法不好,老头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那个小高啊!其实我们是一路人,现在时机已到,等等等等……”

     老头见我撸起了袖子,一副要吃人的样子,赶紧站起来:“年轻人别冲动,你先坐下来。”

     我指了指玻璃门,:“谁跟你一路人,小太爷我一笔生意都是几千上万的,你个老头再啰嗦,我打电话报警了。”

     说完,我作势从口袋摸出手机,其实我内心并不想报警,因为警察对于这种油条一样的混子没有什么用,最多也就教育和劝离,指不定今天劝走了,明天他又跑过来了。

     而且一旦报警,我店铺受到的影响会很大,尤其是声誉,弄不清的人还以为我店铺卖假货给警察抓了,我之所以说报警,其实完全是为了吓唬老头,想让他知难而退,不要再纠缠我。

     “行!我走!”

     老头似乎也怕我报警,从口袋摸出一张名片放到我柜台上,:“我算过了,你肯定会主动找我,这是我的名片,你有事就打我电话,记住,我们才是一路人,嘿嘿嘿嘿……”

     老头说完,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哼着古里古怪的小调优哉游哉的走出店铺。

     大爷的!早知道报警可以吓唬他,我也不用这么辛苦了,随手抄起柜台的名片,捏成一团,看都懒得看,一把甩到了垃圾桶里面,一个疯子样的老头,莫名其妙的来,莫名其妙的走,弄得我生意么法做,一肚子的火没出发。

     “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

     手机铃声响起,一看来电,却是伍子佩。

     伍子佩是我大学校友,她读的是经济系,比我低一届,上学的时候,我时常会拿一些比较便宜的黄晶去女生宿舍门口摆摊,伍子佩很喜欢这些亮晶晶的东西,一来二去,就和她认识了。

     她出手很阔绰,看上的东西,从不还价,后来我才知道,她老爸是开电子工厂的,非常有钱,光周末来学校接她回家的车都要两百多万,是我这一辈子都难存到的钱。

     按下接听键,我笑嘻嘻的问道:“大小姐,请问有什么指示!”

     电话那头,伍子佩说道:“你上次说请我吃饭的,我现在正好在古玩城石碑这里,晚饭没着落,你快点过来。”

     我眼角很不自然的抽了抽,我不记得什么时候答应过要请她吃饭,而且这种事情又不能跟她去较真,一是得罪了一个大客户,二是显得自己小气。

     “今天?现在?”我问道。

     “对!”伍子佩的口气坚决,似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现在时间刚好六点多,是吃饭的时候,但也是古玩城人流量最多的时候,:“我现在店铺还开着门呢!要不晚一点,晚饭带宵夜一起吃?”

     “我中午就只吃了一点水果,现在肚子饿了,再说你那破店能有什么生意。”伍子佩一点情面都没有留给我。

     我很无奈,但也没有办法拒绝她,:“行,那你先等一下,我五分钟后到。”

     刘海齐额,眉如细柳,眼似星辰,琼鼻挺立,小嘴如樱,尤其是那笔直细长的双腿,吸引着路人注视的目光,不熟悉伍子佩的人,看到她第一眼的印象,肯定青春,文静,含蓄。但我知道,这只是她天然的伪装,伍子佩的内心其实一个非常霸道的女强盗,有时候发起飙来,和外面的小太妹没有什么区别。

     “怎么才到!”伍子佩斜了我一眼。

     我有些无语了,:“我挂了你电话就直接关门过来了,没耽误多少时间吧!”

     伍子佩似乎心情不好,把包包直接丢给到我手上,:“今天我要吃大龙虾。”

     “行!今天你是大爷,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这顿宰我肯定逃不掉了,干脆就痛痛快快的答应下来。

     黄贝岭的一家大排档,我看着满桌子的菜,内心都在滴血,尤其是那只大龙虾,摆盘上看只有一只,但实际上是三只大龙虾的肉拼成的一盘,光这一道菜,都要六百八,小太爷我今天辛辛苦苦一天赚的钱,都不够这一顿饭的,唯一值得自我安慰的是,伍子佩没有选择高档的餐厅,不然价格至少翻倍。

     打开一瓶啤酒,递给伍子佩,:“你今天好像心情不好,大姨妈又来了?”

     伍子佩接过啤酒,白了我一眼,直接对着酒瓶喝了一大口,:“和我爸爸吵架了。”

     “多大点事。”

     我咬着虾钳,:“父女之间没有隔夜仇,床头吵架床尾和。”

     “咚!”

     伍子佩一只虾壳扔了过来,幸好我反应快,只不过脑袋一偏,撞旁边椅子的靠背上了,痛得我龇牙咧嘴,还不如不躲。

     “床头床尾的那是夫妻,你有没有文化!”伍子佩瞪着眼睛,拿着啤酒瓶,作势又要丢我。

     我赶紧举手投降,:“是是是!我记错了,但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就是都不记仇,别激动。”

     伍子佩放下了酒瓶,说道:“明天陈弯弯生日。”

     陈弯弯!这个名字很熟悉,稍稍思索了一下,才想起,陈弯弯也是深大的学生,她在学校属于风云人物,一是她爸爸,是聚能实业的董事长,还是市级的人大代表,旗下产业无数,二是陈弯弯本人,和伍子佩一样,都是属于校花级别的美女,听说追求者无数。

     我就纳了闷了,:“她生日,你心情干嘛不好!”

     伍子佩说道:“我不喜欢她,每天都装得清高的样子。”

     我更加纳闷了,:“那跟你也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因为明天我要去参加她的生日聚会。”

     伍子佩心情有些不爽,:“不去还不行,我爸妈现在都不在国内,他们派我去参加生日派对,因为我爸爸的工厂就是帮她家聚能实业旗下的聚能电子生产加工电子产品。”

     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伍子佩和陈弯弯私交肯定不怎么好,双方的老爸又是一个生意往来的关系,而且伍子佩的爸爸做生产加工,属于弱势的一方,肯定想借着这个机会,稳固关系,所以才逼着伍子佩参加陈弯弯的生日会。

     “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道:“不就走个过场吗,吃个饭,喝杯茶,随便找个角落坐一下就可以,一个这样的小事,还绷着一副脸,有必要没啊!”

     “反正看到她心里就不舒服。”

     伍子佩又灌了一口啤酒,:“今天找你,其实是有事。”

     “什么事?”我问道。

     伍子佩说道:“今天虽然跟我爸爸吵架了,但明天肯定要去参加生日会,所以我找你做我明天的舞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