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大雨中的古玩城
    海风轻拂,夹杂着丝丝细雨,掠过大街小巷,给这座沿海的城市带来阵阵清凉,行走在街道上的人们,纷纷加快步伐,想在大雨来临之前,找到一个能够遮风避雨的场所。

     “吧嗒……”

     雨水滴落在玻璃上,蜿蜒流淌,似乎要证明来过一般,留下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痕迹。

     虽然外面下着雨,但七月的深圳还是显得闷热,电风扇里吹出的全是热风,我两眼无神,瘫痪在店铺的躺椅上,呆滞地看着窗外的古玩城被逐渐变大的雨水模糊,本就没有什么人的街道上,现在更是连鬼影子都看不到一个。

     “嘎吱……”

     正当我昏昏欲睡,快要长眠的时候,刺耳的推门声响起,傻乐兴冲冲的跑进我店铺,衣服都被淋湿了大半,一屁股就坐在了我躺椅上。

     干!挡住电风扇的风不说,他的屁股直接挨着我的脑袋,恶心得让我不得不艰难的支起身体。

     傻乐和我同姓,巧合的是,他的名字叫高乐,而我叫高兴,都是开心快乐的意思,他总说我和他五百年前是一家人。

     只是傻乐身高一米九几,长得五大三粗,一条胳膊就和我小腿一样粗,在我隔壁一条街的店铺里打下手,帮忙打杂。

     他整天都是一副笑嘻嘻不知人间疾苦般的傻样子,所以我每次都叫他傻乐,我和他之间,外形长相,还有性格脾气都不是一路人,别说五百年前,就算追溯到人类还没有完全进化的猿人时期,我和他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干!别挡小太爷的风。”我一把推开傻乐魁梧得像小山一样的身体,紧接着又无力的躺了下去,为了防止傻乐的屁股再次粘过来,我用手把脑袋旁边空余的位置全部挡住。

     傻乐笑呵呵地站了起来,:“有个客人拿了一个杯子要卖给吴老板,吴老板看不准,想要你帮忙看一下,打了你几个电话都没人接,叫我来你店里看看你在不在。”

     我从口袋摸出手机,果然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老吴打过来的,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成静音了,马上改成了铃声模式,:“老吴什么时候改收破烂了,杯子也要!我这里有条内裤,穿了不到一年,只破了一个洞,还有七成新,帮问他收不收!”

     傻乐明知我在调侃他,也不生气,说道:“不是我们喝茶的杯子,就是……就是……电视里面古代人喝酒的那个杯子,铜做的,有三个脚的那种。”

     我无语的白了傻乐一眼,:“你好歹也在古玩城混了两年多,说话能不能专业一点,那叫爵。”

     “对对对,是爵。”

     傻乐笑呵呵的说道:“我不是怕你听不懂吗,所以才说成杯子。”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我小舅是深圳博物馆的主任,小舅妈是文物局的副局长,小太爷我从小就跟他们学习文玩古物方面的知识,耳濡目染这么多年,大学里面学了三年的文物研究鉴定,再过一年就毕业了,我一个有着极高天赋,而且又这么靓仔的高材生,竟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上被一个打杂的给怼住了,还不能反驳,不然显得自己掉档次。

     我和老吴都在古玩城经营文玩古物的生意,同行相妒,按理来说,同一个圈子里面的商家,都是竞争关系,各自防备着,但深圳的古玩城却有些不同。

     还在我读高中那年,也正好是古玩城新建的时候,小舅妈一家子花了大半辈子的积蓄,借了不少钱,才在这里盘了一个旮旯角落的门面。

     等到古玩城建成,开业之初,这里人声鼎沸,生意火爆得一塌糊涂,真正喜好文玩古物的,附庸风雅的,不懂看热闹的都充斥在里面,加上当时流行将古董当成礼品来送,而且还有一些旅行团将古玩城作为一个小小的景点,所以整条街挤满了人,我每天放学和周末都要到店里帮忙,一直到晚上九点左右才收工,累到肾都是痛的。

     只不过任何事物经过虚华后,总会回归它的本质,古玩城的火爆,经历两年左右的时间后,就开始趋于平淡,深圳虽然是一座经济高速发展的城市,但毕竟是新兴的移民城市,文化底蕴方面稍显不足,即使有那么一点底蕴,也给五湖四海来这里拼搏奋斗的兄弟姐妹给充斥掉,就像一锅大杂烩,什么味都有,但细品之下,什么味都不纯。

     加上现在网络技术发达,很多文玩古物的价格越来越透明,利润空间被大大的压缩,并且国家反腐倡廉的力度日益增大,各方面的种种原因,让古玩城的生意越来越难做。

     也正是在这种大环境下,小舅妈想将店铺转让或者出租,只是价格都一直都谈不拢,干脆将店铺甩手交给我打理,只要我能维持基本开销就行,幸好当年她是将店铺买下来,四十年的产权,我只需要负责水电物业和卫生费一些小的开销就行,压力不是很大。

     生意好的时候,大多数店铺都会请资深的行家里手坐镇店铺,帮忙掌眼、估价、收货、联系下家什么的,但现在整体行情不看好,生意落败,根本请不起这些行家里手,所以古玩城各个店铺之间,竞争的同时又互相帮衬着,就像吴老板一样,他精通古玉,而且字画方面的造诣也很深,但青铜铁器就不是很在行,所以才会叫我去帮忙掌掌眼,这也是无奈的一种做法,只有抱成团,互相帮扶着,才有生存的空间。

     吴老板还算好,至少还在维持着自己的老本行,古玩城里面不少店铺生意萧条,纷纷转行,卖茶具、茶叶的、卖工艺品、卖根雕的,五花八门,就连我自己的店铺也开始多元化经营,既做古玩,又卖黄晶饰品,这黄晶不同于平常的黄金,其实就是一种天然的石英石,亮晶晶的很好看,对于周边写字楼的白领女性还是有一定的吸引力。

     揉了揉眼睛,我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别人都找上门了,这个忙我不能不帮,还是从躺椅上翻起身来,从柜台里面拿出自己的挎包,看着傻乐还湿透的衣服说道:“外面这么大雨,你怎么没带伞!”

     “带了。”

     傻乐搓了搓手,说道:“路上给风刮跑了,我没追到。”

     “嗯……好吧!”

     我自己店里也没有伞,:“那……我们冲过去,你冲前面。”

     兄弟文玩,这是老吴店铺挂的招牌,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街边口开的兄弟餐馆,兄弟大排档,兄弟汽修一样俗气得掉渣。

     像我们做古玩这行的,一般店名都会取得文雅一些,比如寻珍阁、藏雅居一类的,小舅妈当时取的店名就叫博古斋。

     我以前问过老吴,怎么取这么没有档次和水平的店名,当时老吴告诉我,因为这个店是他和他亲弟弟盘下来的,而且四海之内皆兄弟,寓意深刻,虽然看起来俗,但大俗即大雅,没有文化和内涵的人,是品不出其中的味道。

     听他说得这么有道理,我也只能夸他店名取得好,雅中带俗,俗中含雅,完全贴合现在的群众路线,免得让他觉得我没有内涵。

     走进老吴的店门,我全身基本已经湿透,就算傻乐在前面遮风挡雨,但效果不明显。

     老吴坐在根雕的茶盘旁和一个客人喝茶聊天,茶盘上放着一个垫着锦缎的盒子,盒子里面平放着一个青铜爵杯,那个客人坐在旁边,三十出头的样子,看来,他应该就是今天的正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