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不藏行吗!
    全小妹全都有的屋里…

     全有金一进去就命令全小四捂住眼,他自己把人给抱到了小妹床上,拿薄被盖的死紧死紧的,就给黎花露了个脑袋在外面。

     全小妹进去后,正走到床边准备好好看看床上的女娃呢,就听到全老蔫叫门的声音,对于自己的爹她还是没啥戒心的,所以就跑过去给开了门。

     “做啥呢这是!咋弄回个女娃子来!这叫咋回事嘛!”全小妹这屋子虽然不小,但却是个杂物间,右半边堆满了旧物什,只有左半边是全小妹的活动区域,所以全老蔫一进来就看见了床上躺着的女娃,他不由的皱紧了眉头,暗想两个儿子越来越胡闹了,得教训!

     全小四正拉着全有金要把他筐里的山鸡野兔藏起来呢,没想到自己爹就进来了,他一紧张,便伸开双臂挡在了筐前,快言快语的把事情给说了出来:“天上掉下个女娃娃来给三哥当媳妇!俺俩把人给背回来了!”

     说完后还狠狠瞪了全小妹一眼,全小妹知道自己犯错了,赶忙又去把门闩给闩上了,不过全老蔫的注意力全在黎花身上了,根本没注意全小四的动作。

     “啥、啥媳妇!别瞎说!”全有金则是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跟全老蔫解释起来:“爹,是这样,俺和小四儿俩人在山上,突然天上轰轰响了几声!俺俩看见红红黄黄的光亮,然后从那里面掉出个人来…走近了一看,是个女娃,那、那山里多危险了!就先把人给带回来了…您看咋着?”

     “啥?!刚才震的那大声!居然掉出个人来!?”全老蔫吓的指着床上的黎花喊道:“哎哟!俺听着还以为山要塌了!那…那这女娃到底是人还是妖怪啊?啊呀这可咋办嘛这!三儿啊!快着!赶快给扔出去!万一她是妖怪变的可咋办!”

     “啥扔出去!爹你是没瞅见!”全小四一听就急了,立刻跑过去挡在床前嚷道:“俺刚说完来个能干的女娃给三哥当媳妇!那神仙爷爷就显灵嘞!那!那声响和火光都是送仙女下凡来的祥瑞嘞!”

     说完他赶紧扭头给全有金使眼色,让他别戳破自己撒谎。

     “这、这……媳妇…天上哪能掉下媳妇来…………”全老蔫完全没经历过这种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变背着手在屋里转起圈圈来。

     全有金刚才听到他爹说把人扔出去也是急坏了,他对人家女娃看也看了、摸也摸了!咋还能不管了呢!?

     可他没弟弟反应快,只能站在那干着急,虽然小四儿刚说的都是胡编,但好像还管点用了?

     于是,生怕他爹还要把人扔了的全有金便一咬牙一闭眼,配合道:“爹!四儿说的对!他当时就指着头顶!说…说、说娘会保佑俺们!跟天上那些神仙爷爷求求情,给俺个媳妇,然、然后天上就真的掉下了个女娃娃来!”

     说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刻指着全小四那个筐子补充道:“爹你瞅!那筐里的肉!都是娘和神仙爷爷赏俺们吃的!”

     “肉?啥肉?”刚想怀念一下前老伴儿的全老蔫停下转圈的脚步,往那边走去。

     吃饭皇帝大,在食物的面前,什么都要往后推!

     全小四这才惊觉!他忘了护着那筐肉嘞!再看全老蔫已经走到了筐边,他不由得跺脚怪叫了一声:“咿呀啊!!!哥!!!”

     全有金不明白弟弟为啥叫唤,不由的皱眉道:“你小点声儿!别把人吵醒了!刚俺就想不明白,你把肉藏起来干啥?”

     “不藏!不藏行吗!”全小四哭丧着脸喊道:“哥你咋见着个女娃脑子就不好使了呢!?不藏起来那肉还不全被那老妖婆母子俩吃了!咱仨能落着个啥!?连骨头都到不了咱手上!俺本来是想藏着咱几人慢慢吃的!你!你!哼!”

     全老蔫蹲在筐前,一边激动的翻着筐子里的山鸡和野兔,一边扭头斥责全小四道:“你这熊娃!说啥呢!都是一家人!!啥藏起来!啥老妖婆的!咱家啥时候少你们吃喝了!”

     他这话一出口,屋里静了一瞬,全家三兄妹的脸色全都变了,那或麻木或不甘的神情看的全老蔫也心虚起来,他站起身来走到椅子旁坐下,双手撑着膝盖缓声道:“…这两年,俺知道你们受了些委屈…你们后娘她人不错…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平时她说了啥不好听的,你们也别往心里去,都是一家人嘛…和和气气的……”

     全老蔫本来还笑呵呵的看着他们,可瞅见小儿子小女儿眼角的泪花后,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这话全老蔫不是第一次说了,每次儿女们和翠花母子闹了别扭,他就会那这些话和稀泥,他也不想,可他没办法,只能这么糊弄着过。

     “爹!你说这话亏不亏心啊!!呜——!!”全小四忍了又忍后,终于爆发,他把脚上破了洞的鞋子甩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开始哭嚎:“自从她们来了咱家!俺们过的是啥日子!呜呜…吃不饱穿不暖!累死累活的干事都为了养着他们!娘…娘在的时候俺们过的啥日子!!一个月咋都能有口荤腥吃吧!小妹穿的还是娘去那年的衣裤!爹你睁开眼睛看看啊!啊?两年多!小妹都没长过!!呜呜!娘!!娘啊!!!你回来看看俺们啊!!呜——!!”

     “呜……娘……”他这一哭,全小妹也忍不住了,扑过去就扎进了全有金怀里,小声的啜泣起来。

     兄妹三人里,全有金老实有力气,全有银嘴上不吃亏,只有全小妹最可怜,每天爹爹哥哥都下地干活了,剩她一个人在家,刘翠花能放过了她?

     久而久之,她就被刘翠花磋磨的胆小如鼠,根本不敢跟父兄告状,告了之后,她会被欺负的更惨。

     全有金兄弟俩发现这个事后,和全老蔫说了好几次,可每次全老蔫去和刘翠花说道回来后,又反过来劝他们,说什么女娃子家家的,多学着干点事好,以后好找婆家,到了婆家也不会被人嫌弃……总之是给兄弟俩气了个够呛。

     现在在他们俩心中,最重要的事不是怎么多吃两口饭,也不是全有金娶媳妇,而是怎么才能把小妹从那老妖婆手里解救出来,他们小妹原来是个多么鲜灵的女娃啊!再看现在!跟个蔫黄儿的菜叶子似的!

     全老蔫以前也是最疼全小妹的,所以向来脑子转得快的全小四哭着哭着就把话题给扯到了全小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