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那就娶了!
    本来是要不要留下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娃的问题,结果最后上升到了家破人走的高度,全老蔫请来大夫、给了药费后,整个人都不好了,整天呆呆的,无论刘翠花在他耳边叨叨啥,他都不理会,没事就上全有金和全小四屋里去看儿子,还难得强硬的拉上了全小妹,除了给全有金和他媳妇煎药喂药之外,其他的活计一律不让她干了。

     这可把全小四高兴坏了,虽然没能赶走老妖婆母子俩,但他成功的解救了小妹!还把三嫂给留下了!那筐肉也没让牛赖子抢走太多!他都要佩服自己了!

     你要问三嫂是谁?

     自然是昏迷不醒时已经被内定为全有金媳妇的黎花了!

     打那大夫走了之后,全老蔫就开始想了,这女娃看上去不像啥妖魔鬼怪的,又无依无靠、孤身一人的,不留在他家还能去哪?小三儿小四儿都要留下她给三儿当媳妇,那就娶了!

     反正他都已经打算把家里那最后两亩水田卖了给三儿娶媳妇了,买主都找好了,现在更好了,有个现成的媳妇可以娶,就能省下谢媒钱和彩礼钱了不是?这省下的钱,给三儿两口子置办点家当,再给他留几个钱花销,给小闺女买新布料做几身好看的衣裳,四儿……

     送小四儿去学堂念书…?那这几两银子可远远不够,肉嘛,山上捡来的山鸡野兔还有,算了,四儿和小五一样,做几身衣裳!

     所以,这几天全老蔫看上去是呆呆的啥也没想,可这心里,净琢磨着这几两银子该咋花了…

     他是不太会表达出来,不过全有金兄弟这么一闹,他心里也确实觉得这两年挺亏欠这兄妹仨的…

     以前娃他娘还在的时候,家里都是她说了算,他只要听媳妇的就成了,媳妇给他安排啥他就做啥,虽然他们一家子被村里人排挤到了山上,但那日子可是越过越好了。

     翠花进门后,他还和以前一样,习惯了啥都听媳妇的,就算儿子闺女有啥不高兴的,他也因为觉得亏欠了翠花,都给压下去了,结果……

     结果就是儿子闺女都快活不下去了!

     他这个爹!没用啊!

     要说全老蔫虽然又怂又没本事还总在儿女和填房间和稀泥,但脾气秉性是真的好,全有金说了那么大逆不道的话,他都只是气了一下就过去了,事后还反省自己,要弥补错误,在古代,这样的家长实在太开明了。

     至于黎花为啥能和全有金一样看了大夫喝了药,也是拜全老蔫的好心性所赐,他这回可没有听刘翠花的,因为黎花来历不明就舍不得那些药钱,反而是想着:既然是儿媳妇了,那得让她健健康康的嫁进全家,她好了,以后才能更好的照顾小三儿和弟妹,更快的给他添个大孙子!给老全家传宗接代嘛!

     虽然是为了传宗接代更多,但还是值得表扬的嘛!

     于是,大夫给全有金看完诊之后,全老蔫就让那大夫给黎花也看了看,得知这女娃没啥大问题,就是长期吃不饱之后,他便放了心,派全小四跟着大夫去取了药回来,又让全小妹照看着他们两人。

     再于是,正陷在梦里出不来的黎花喝了不少的苦药,本来在末世里就吃不饱的她现在是越来越饿了……

     因为这么一堆的事,全家这个中秋节根本没过。

     牛有才更绝,想着反正那些山鸡野兔的他这次也抢不到几口,那还不如在外头逍遥几天再回去,眼不见心不烦!

     不得不说,这是个敢想敢做的boy,他这一逍遥就一直没回来!这让一直很想带着儿子融入全家、然后霸占全家的刘翠花气闷不已!这儿子太不争气了!

     可她再气闷也没辙,牛有才人都不回来,全家那两个活蹦乱跳的小兔崽子有全老蔫撑腰,也不听她的了,全老蔫呢,每天都起早贪黑的去田里收稻子,有点空闲了也是蒙头睡觉,根本不搭理她!她那些气完全撒不出去!只能自己憋着!

     全小四瞅着她天天自己生闷气的样子,心里别提多爽了!要是三哥能赶紧起来和他一起爽就更好了!

     全有金仿佛是听到了弟弟的祈祷,迷迷糊糊的喝了几天药后,终于醒了过来。

     不过他没和小弟一起看刘翠花的笑话,在确定弟妹和“那女娃”都没啥事之后,扛着镰刀就下地和他爹一起割水稻去了。

     父子俩在地里见面时都有点尴尬,还是全老蔫先笑呵呵的招呼全有金过去的。

     当全老蔫把自己的打算和他说了之后,古代好青年全有金非常自责,深觉对不起父亲,所以干起活来也格外卖力,还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那些话以后连想都不能想!太不孝了!怪不得娘总说冲动是魔鬼…不能冲动啊!以后得好好孝敬老爹!他也不容易啊!

     两亩水田对于两个庄稼把式来说算不了啥,特别是多了全有金这个壮劳力之后,两人收稻子的速度更快了。真正累人的是后面几天加班加点的脱粒舂米这些事情。大周农户以粮当税,并且只收新米新麦,每年收米割麦的时节,村里都早早的来了收税的官差衙役,就等着把检查无误后的米麦过称抬走呢。

     全家的两亩水田收完后,就在村长的见证下,和买地的人钱地两清了。拿到银子,还来不及松口气呢,就立刻要忙活剩下那10亩中等旱田里小麦的播种了。

     连全小四这毛孩子都跑地里帮忙去了,带了个名叫牛有才的巨大拖油瓶的刘翠花哪能落到人后,虽然根本不会种地,但她依然每天坚持着和全老蔫父子一起下地去干活。

     好宝宝全小妹自告奋勇的包揽了家里的活计,但已经反省过的全老蔫只让她负责做饭送饭的事,其他事情还是安排给了在地里净给他添乱的刘翠花来做。

     刘翠花同志心里的危机感是噌噌的往上升啊,在这个家没地位了,她还怎么给儿子娶媳妇?拿啥供儿子念书?!往后咋享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