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而此时在“绝命林”外,被乌云兽和雪团引来的众人则正上演一出闹剧。皇太极的嫡系人马范文程、孔有德、耿仲明、尚可喜等自然是坚持带兵闯进去营救大汗,而以三大贝勒为中心的众人则罗列出“绝命林”的种种恐怖之处,甚至暗示就算他们进去,恐怕大汗跟侧妃也早已毙命,还不如商量一下后事的好。

     一直韬光隐晦的多尔衮并没有加入两方的争吵,不过眼中却流露出雄心勃勃的野心,他向来小心谨慎,只要还没确定皇太极丧命的确切消息,他是不会轻易展露自己的野心的……

     正在众人吵得不可开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嘹亮的鸣叫,众人抬头看去,惊愕的发现他们认为凶多吉少的大汗此时正怀抱着博尔济吉特氏侧妃完好无缺的骑坐在一只体型奇大的巨雕上,“绝命林”周围围观凑热闹的百姓们见此景象都震撼不已,纷纷匍匐在地,口中高喊:“天聪汗万岁,天聪汗万岁……”

     古人大都是迷信的,向来走不出活人的“绝命林”竟然没能困住天聪汗,可不正表明天聪汗受命于天吗?皇太极在百姓中的声望瞬间再次提升到一个可怕的高度,连本来掩饰不住幸灾乐祸的三大贝勒及心中暗喜的多尔衮都变了脸色,在那震天的“天聪汗万岁”声中跪了下去。

     不用细问,深沉睿智的皇太极就能猜到之前的情况,虽然心中早已料到,但乍一面对这样残酷的现实,他还是有些悲伤。虽然他们兄弟几人为了汗位已经争了几十年,可毕竟是亲生兄弟,他还记得父汗生前的话语“居长爱幼,古训有之。我不在人世之后,你更要对弟弟们爱护有加,我女真人决不可如汉人帝王之家,父子兄弟残杀,做自毁手足亲痛仇快的蠢事。”

     可如今的情形虽没有上演亲兄弟互相残杀的闹剧,也让朝中众位大臣及百姓们见识到了他们爱新觉罗家兄弟间的冷漠、凉薄丑态……。皇太极是一个心中有丘壑、志向远大的男人,伤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看到众人匍匐在地对自己跪拜的情形,心中涌现出一股前所未有的豪迈之气,他想要一统江山,为天下百姓之主,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偏居一隅,受那内里腐烂污秽的明朝牵制,呼吁这也是个契机,一个更进一步的契机……

     皇太极在众人震天的赞颂声中骑着“乌云兽”跟海兰珠一起回汗宫了。自那天以后,皇太极连续三天罢朝,对外声明说“孤无德无能,不能担当大任,令先父失望,无颜见大金百姓……”总之就是我当不了汗王,你们谁想当就当,我不拦着。

     三大贝勒深知自己的做法惹怒了皇太极,他如今是逼他们表明态度,交出兵权呢。要说是前几天,皇太极这样闹他们虽然有些为难,倒也不会被逼的走投无路,可如今皇太极“天聪汗”受命于天的传言响彻后金,不管百姓们还是宗室们都普遍支持他,现在谁要是真的干和他对着干,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皇太极也算是有恃无恐。

     三大贝勒也就撑了四天,终于撑不下去了,对皇太极是千催万请的,又答应了不少条件后,皇太极终于在第五天上了朝,脸色红润,精神抖擞,一点都没有“力不从心”、“精疲力竭”的样子。见天聪汗心绪极佳,范文程出列启奏:“大汗,为臣有话禀明。”

     “爱卿请将……”

     “大汗受神雕所助,遇难成祥,再加上传国玉玺归我后金,实乃天命。眼下我国疆域辽阔,人民富庶,兵强马壮,属国臣服,惟南明苟延残喘亦指日可灭。为上合天意,下顺民心,此时为大汗称帝的最佳时机……”

     范文程此话一出,可以说是全朝皆响应。后金在军事、民生、经济等方面的卓越成就再加上天聪汗威望的快速提升,使朝臣们纷纷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大家纷纷发表见解,异口同声劝皇太极改国号称帝。

     皇太极心里十分高兴,面上却是一副深思的表情,想了一会儿,推脱道:“众爱卿的一番美意实在是令人欣慰,然而大业未成,南明仍占有大片国土,若是此时称帝,恐怕天下百姓会误以为孤趁人之危,谋朝篡位……”

     大臣希福再奏道:“大汗这话不妥,大明之摇摇欲坠是他朱姓子孙不争气,怎能怨的他人?再说大汗受命于天,此番受尊称帝实乃顺应天意之举。各贝勒当同立誓言,作出保证,修身慎行克尽臣道,大汗受尊号,自是群臣百姓拥戴……”

     这番话可以说是讲到了皇太极的心坎里了,他就是担心三大贝勒是否真心实意拥护,才故意推脱的。口中却说:“贝勒大臣们的忠心,孤从没怀疑过,上尊号之事,孤以为时机尚未成熟,尚需待以时日……”

     见天聪汗如此坚持己见,满汉大臣们则不好再深劝,也就全都不作声了,朝会也就悄然而散。

     但是,为天聪汗劝进的活动并未停止,因为这是同每个人切身利益息息相关的。试想,在皇帝手下为臣,与在汗王驾下为臣,其地位能同日而语吗而且人人心中明白,天聪汗并不是真心反对称帝,而是在选择时机。因此,聪明的大臣自然不肯放过这表露忠心的机会,其中汉族大臣范文程是最为活跃的。

     范文程将汉臣鲍承先、宁完我、罗锦绣、梁正大、齐国儒、杨方兴等召集在一处,说得大家意见一致,然后由范文程带领,进宫面见太宗,共同劝进:“大汗,当随天意行事。玉玺既得,各处臣服,人心归顺,受尊号,定国政,正合天意,望汗王莫寒天下臣民之心。”

     皇太极心中对范文程赞赏,看来这位近臣颇为了解自己的心思。他脸上不露声色:“众卿美意孤心甚慰,然大业远未成就,不宜操之过急。”

     汉臣的劝进告一段落后,满臣的劝进又掀高潮。最为聪明的萨哈廉将诸贝勒召集到一起:“不知各位贝勒对大汗上尊号一事,心中是怎样想的。若内心所愿,我们各立誓词,以劝汗王早下决心。”

     大贝勒代善最怕在这一点上引起误会,率先表态:“立誓劝进,早当如此,本贝勒就在此拟写誓言,即去面汗敦请。”阿巴泰、济尔哈朗、阿济格、多尔衮、多铎、杜度、岳托、豪格等无不响应,大家写好誓词,同去宫中面圣。

     皇太极感到时机已经成熟,便不再固辞,而是满面春风允许道:“尔诸贝勒大臣,以孤安内攘外二业渐成,宜受尊号,近来合辞劝进再三,孤恐上无以当天心,下无以孚民志,故一直未允。今若再拂尔等众意,必失信于天民,惟有勉从群议而已。”

     众人听太宗应允,都欢呼以对。

     当下,由范文程为天聪汗选定吉日,下月十一日为上好日期,可行登基大典。“后金、女真皆为旧称,难以凸现新国威仪,故俱不可用。”皇太极心中已有个谱了,“孤既受尊号,当益加乾惕,忧国勤民。而首当其冲的则是,廓清天宇,扫清大明残余,为此国号即称‘清’如何”天聪汗一言既出,谁能反对,大家一致称赞,于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清朝出世了……

     天聪六年(1632)四月八日起,皇太极开始斋戒,整整三天直到十一日,晨光熹微,皇太极穿戴一新,跨上骏马,在百官的簇拥下,缓缓出了德胜门。门外两里路的平坦草地上,早已筑好一座天坛。时值早春,小草都拱出了地皮,满目娇嫩的鲜绿。青砖天坛高有丈二,上面黄土覆盖,四面设有台阶。坛正中业已摆好香案,黄绫缎苫罩,其上置放香炉,炉前为天帝神位。诸贝勒和文武百官分列天坛的东西两侧,东侧以大贝勒代善为首,以下依次为济尔哈朗、多尔衮、多铎、岳托、豪格、阿巴泰、阿济格、杜度等诸兄弟子侄。接着是额驸杨古力、固山额真谭泰、宗室拜尹图、叶克舒、叶臣、阿山、伊尔登、达尔汉等,往下是蒙古八固山额真、六部大臣等。西侧以范文程为首,以下为都元帅孔有德、总兵官耿仲明、尚可喜、石廷柱、马光远等。向下排列是外藩蒙古的察哈尔、科尔沁、扎莱特、杜尔伯特、郭尔罗斯、敖汉、奈曼、巴林、土默特、扎鲁特、四子、阿鲁科尔沁、翁牛特、喀拉车里克、喀喇沁、乌喇特等十六部,共四十九名贝勒,朝鲜派来的两名使臣也出席了登基庆典。整个场内遍插满洲八旗、蒙古八旗、汉军八旗的各色旗帜,在微风中招展,铺展出一幅五彩斑斓喜庆画卷。在百官内外,沿场地四周,布列了六层八旗兵丁,一个个持刀执枪,戎装肃立,显得极其庄严肃穆。整个后金国的精华人物全都汇聚于此,真个是群星璀灿光耀云天。

     此时此刻,皇太极目睹眼前这辉煌的情景,难抑内心的激动,愈加精神焕发喜上眉梢。天色已是大亮,东方的天际现出一片鲜艳的霞光。代善、范文程两人分别代表满汉人臣充任导引官,引领太宗拾级而上天坛,面向天帝神位恭立。

     范文程唱礼:“上香。”

     皇太极从代善手中依次接过三炷檀香,上三次拜三拜。再将彩帛与酒爵供放于香案上,从范文程手中接过祝文,面南肃立朗声诵曰:“惟丙子年四月十一日,大清国皇帝、臣皇太极昭告于皇天后土之神。臣以眇躬,嗣位以来,常思置器之重,时感薄履之虞,夜寐夙兴,兢兢业业,十年于此。幸赖皇穹降佑,克兴祖父基业,征服朝鲜,混一蒙古,更获玉玺,远拓疆土。今内外臣民,拗推朕功,合称尊号,以副天心。臣以明人尚为敌国,尊号不可遽称。固辞弗获,勉循群情,践天子位。建国号曰大清,改元为崇德元年。窃思恩泽未布,生民未安,凉德怀惭,益深乾惕,伏惟帝心昭鉴,永佑家邦。臣不胜惶恐之至,谨以奏闻。”读罢祝文,太宗和百官分别走到摆好的席位前入座,当然是各有其位。太宗举起金樽美酒,双手奉上头顶:“敬天。”他率先将酒泼洒。百官依样而行:“皇天护佑。”

     皇太极再举金樽:“敬地。”百官随他之后,将酒洒到面前草地之上:“后土保佑。”

     皇太极三举金樽:“敬祖先。”将酒挥洒。百官将酒洒罢:“列祖荫庇。”

     下人过来将拜祭用的食品,从皇太极开始分给每人一份,数量很小,全都当场吃掉,以示得到了天帝的福荫。至此,郊外的仪式结束。皇太极上马,在百官簇拥下回城,进大政殿,再举行受尊号礼。

     殿堂正北高阶之上置放着九龙缠绕的金銮宝座,两侧新制的仪仗,朱红油漆闪耀着夺目的光泽。对对金瓜斧钺,放射着皇帝才有的威严。皇太极入座后,百官仍东西分列站好,乐声大作。

     赞礼官高呼:“跪,叩。”

     百官呼拉拉如山跪倒一片,向太宗行三拜九叩礼。皇太极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众人,心中很是激荡,努力了几十年、奋斗了几十年、忍耐了几十年,他终于实现了自己在母亲死前立下的誓言,并且比阿玛还更近了一步,额娘在天上也该瞑目了吧?

     礼毕,多尔衮与科尔沁贝勒巴达扎,多铎与豪格,岳托与林丹汗之子额哲,杜度与孔有德,每两人合捧一枚皇帝御用之宝的金印,代表满、蒙、汉各族属官民,上前敬呈与太宗,表示承认太宗至高无上的皇帝地位,拥护他的统治。皇太极心绪极佳,按历朝开国的惯例大封臣属。他当殿册封代善为和硕礼亲王,济尔哈朗为和硕郑亲王,多尔衮为和硕睿亲王,多铎为和硕豫亲王,豪格为和硕肃亲王,岳托为和硕成亲王。阿济格等低一级,为多罗武英郡王。杜度以下再低一级,为多罗安平贝勒,阿巴泰为多罗绕余贝勒。并按等级,分赐银两。外藩蒙古贝勒也按亲王、郡王的等级敕封。汉人则以范文程为首,封为内府大学士。敕封孔有德为恭顺王,耿仲明为怀顺王,尚可喜为智顺王,是以人称三顺王。他还到太庙追尊祖先,从始祖、高祖、曾祖到祖父,都尊奉为王。而独奉他的父亲努尔哈赤为皇帝,并上了一长串溢美的尊号:承天广运圣德神功肇纪立极仁孝武皇帝,庙号太祖,陵寝称福陵。至此,繁琐的登基大典才算宣告结束。

     崇德元年(1632,比历史上早四年),皇太极称帝,完善后妃制度,并建五宫,分别是:清宁宫、关雎宫、麟趾宫、衍庆宫、永福宫。其中,大妃哲哲为清宁宫中宫皇后;海兰珠位列第二,为关雎宫宸皇贵妃;第三位麟趾宫贵妃那木钟,为蒙古阿霸垓郡王额齐格诺颜之女;第四位衍庆宫淑妃巴特马?璪,原是蒙古察哈尔林丹汗的窦土门福金;本布泰名列第五,被封为永福宫庄妃。

     本来已经渐渐淡出众人视线的海兰珠顿时又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这皇贵妃可是相当于副皇后了,在后宫可算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怎能让人不眼红?不过好在海兰珠嫁过来几年了都没有怀孕,没有儿子的后妃再受宠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强烈警惕,没见这科尔沁来的姑侄三人都是膝下无子吗?说不定科尔沁的女人都是中行看不中用呢,空有一副好容貌就是生不了儿子,又有什么用!?

     自那日在“绝命林”里和皇太极并肩战斗后,海兰珠跟皇太极的关系似乎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两人的心似乎更近了一些,可还没有到倾心相爱的地步。海兰珠虽没有谈过什么正经的恋爱,可是对于自己对皇太极有好感的心思还是很明了的,她不是一个患得患失、优柔寡断的女人,既然知道自己开始喜欢上皇太极了,自然就开始正视自己的内心,想要努力拼搏一把,即使最终真的惨淡收场,将来回想时自己也能够无怨无悔,奋斗过、努力过、拼搏过,得不到也不会后悔了……

     如今的皇太极可谓是春风得意、风头无两。称帝后他掌握了清的绝对权力,现在再也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了;而官场得意,情场也是一片光明,往日里对他表面上亲昵,实际上冷冷淡淡的海兰珠这段时间竟然对他热络了很多,平时更是无微不至的关照着他生活的方方面面,不再是一副怎么都捂不热的石头样,他猜想可能是自己在“绝命林”里对她的维护感动了让她,“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古人诚不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