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顾爸和张帆是大学同学。张帆人漂亮,家世也不错,是学校有名的校花,比顾爸高一届。在顾爸进入学校后就对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半年后,不堪其扰的顾爸决定交往试试,反正对方条件还不错,无所谓爱不爱,只是单调生活中的调剂罢了……

     意外的是张帆在顾爸十八岁那年怀孕了,顾爸和祖父母商量后决定迎娶张帆,以保证孩子以合法的身份降生。两人婚后还算相安无事,张帆过上了她喜欢的奢侈美妙的贵妇生活,顾爸由于对孩子的期待,凡事不计较,尽量满足张帆所提出的一切要求,容忍她的任性,但家族的秘密却不让她知道半分。顾爸知道她不是一个安分的女人,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他不介意养着她,供着她,让未出生的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

     1997年7月7日,顾珍顾宝在众人的期盼下降生了。张帆在产后忙着恢复身材,保养皮肤,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姐弟俩很是疏远,嫌弃他们闹,他们脏。顾爸在失望的同时细心地亲手照顾孩子们,希望他们得到向其他孩子一样的父爱和母爱。顾珍姐弟在爸爸细心地照顾下茁壮的成长着,但却对母亲不亲,孩子总是很敏感,知道谁好谁坏……

     在顾珍姐弟一周岁时,祖父母相继去世,本来一边进行学业一边照顾年幼孩子忙的不可开交的顾爸更加分身乏术了。由于祖父母的突然离世,年轻的顾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顾氏更是一度摇摇欲坠,甚至那个被母亲收拾的苟延残喘的所谓父亲都参了一脚,而母亲又不知所踪。

     此时的张帆丝毫没有为丈夫分忧的想法,一面抱怨自己倒霉,好不容易钓个金龟却快要破产了;一面又与自己曾经的追求者频频接触。最终在爸爸最困难时提出离婚,果断的放弃抚养权,与新的恋人远走英国(据说那人是英国的什么贵族后裔)。顾爸无意与她纠缠,痛快的签了字。

     顾爸不带入任何个人主观感情地讲述了他和张帆的过去,他知道知道顾珍姐弟俩不是普通的孩子,所以决定让他们知道真相,然后做出自己的决定(前世时,顾珍在顾爸被害死后才知道真相,那时的顾爸在他们小时候只是说由于一些误会才离得婚)。

     “我无所谓,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但要我叫她妈妈,那是不可能的,她才不配做我妈妈!”顾珍经过多年的修炼,心中的仇恨早已消散,她不报仇并不代表会让讨厌的人在跟前膈应自己,虽然知道当世已经没人能害的了爸爸了,但顾珍还是想把那个人赶的远远的。

     “我也是,我只有爸爸、姐姐就好,不需要妈妈,要是让一个陌生人闯入我们的生活,那还不难受死啊,无视她吧!”顾宝小大人般的说道。

     既然决定了对那人的态度,三人就不在此事上烦恼了。顾爸也该去公司露个面了,顾珍顾宝则开着顾爸特意定做的迷你版小汽车带着礼物去拜访朋友了,一年不见,也不知道那些小豆丁们长大了没有,可千万别还那么幼稚啊……

     顾珍很喜欢这些朋友们,前世在自己伤心绝望时,他们没少安慰帮助自己。即使他们现在是幼稚的小豆丁,顾珍也没嫌弃他们,很是开心的和他们做游戏,玩闹在一起。

     太阳快下山时,顾珍姐弟也该回家了,不过身后却跟了一大串小豆丁,他们准备开个PARTY欢迎顾珍姐弟回归。

     把家里的蔬菜水果肉奶蛋等都换成空间出品,吩咐李嫂做些朋友们爱吃的食物后,顾珍也陪朋友们坐在沙发上,听顾宝声情并茂,眉飞色舞的讲他们旅游时的所见所闻。小豆丁们听得津津有味,如亲临其境……

     顾爸回家后,再次热烈地欢迎了小朋友们的来访,温柔的陪小朋友们玩耍,愈加迷人的顾爸把未来有名的小色女琳琳迷得双颊通红,5岁的琳琳如今已有小色女的雏形了,竟然羞答答的走到顾爸身前公然示爱,那声奶气的说道:“顾叔叔,等我长大了嫁给你好不,一定要等我哦……”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脸皮还没练到家的琳琳小色女一头扎到了沙发里,用靠垫蒙着头,只留着挺翘的小屁屁面向众人,顾爸好一阵哄后,终于恢复了过来,和众人玩闹。

     最终,宾主尽欢,完美落幕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七月七日,顾家张灯结彩,灯火通明。

     顾珍身着粉红色公主蓬蓬裙,头戴银白色珍珠桂冠,显得愈加可爱、高贵,小小年纪就出落得如此不凡,可预见未来是怎样的风姿绰约,不可方物。顾宝则身穿白色小礼服,沉静稳重,很有王子风范。两人一出场就夺得了众人的眼球,赞美之言不绝于耳。同样身着白色礼服的顾爸虽嘴上谦虚,眼中却溢满了骄傲……

     顾爸带着两个小寿星游走在宾客间,这个爷爷,那个伯伯,介绍的不亦乐乎,姐弟俩也配合着装乖巧装纯真,奶声奶气的问好,崇拜的眼神不要钱似的往外撒,被萌的不行的爷爷奶奶阿姨解解们很是有爱的搓揉抚摸了一把。

     正当酒酣人未醉,气氛热烈时,一声凄厉的女声突兀的想起:“小珍,小宝,妈妈来看你们了,我可怜的孩子们,呜呜呜……”哇靠,你以为在演琼瑶言情剧呢,还没等顾珍在心里吐槽完,顾宝小盆友打断了这恶心的不行得哭声。

     “这女人有毛病吧,我们好好地哪里可怜了?有哪个亲妈会在亲生孩子生日宴上大哭啊?真是病的不轻,哼……”寂静中,清脆的童声传入了每位宾客的耳中。大家都晓得彼此的底细,自然了解那个女人,听了顾宝的童言童语,心中憋笑,看向张帆的眼中充满了鄙夷。

     “就是就是,爸爸,保安真不称职,怎么随便什么人都放进来啊?”顾珍欣慰的摸摸顾宝的头,趁机火上浇油。

     张帆眼中闪过恼怒、愤恨,不过很快换上了难过的表情。

     “小珍,小宝,我是你们的妈妈啊,我……”

     “什么妈妈,我们没有妈妈,你这个疯女人别乱说话……”张帆还没有“真情流露”完,就被顾宝打断了,看着滴水不进的顾宝,张帆把楚楚可怜的目光投向了安静的顾珍,想从女儿这儿寻找突破口。

     顾珍看到了那抹愤恨,心里厌恶不已,淡漠道:“你自己走还是让保安赶你出去?”

     张帆不可置信的看着神色冷漠的双胞胎,怎么会这样?这么小的孩子不是应该渴望母亲吗?不是应该激动地扑到自己怀里然后求他们爸爸和自己复婚吗?怎么会这样?

     没等她想通,保安已架着她往外走去,她的算盘必定打不响,谁让顾珍姐弟俩都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呢?

     戏看完了,宴会气氛又热烈了起来。不过本来打算做顾珍姐弟后妈的女士们迟疑了,连亲妈都如此不留情面了,这后妈还要不要活了?从此,顾爸身边的狂蜂浪蝶却少了不少,这算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