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出息
    雪雁在秋爽斋等来的消息出乎意料。

     自从上次同黛玉说了,黛玉不允许她再独自出去,也不允许她有所动作,只让她安心的等。

     这一等就是两个多月。

     这两个月里她实在静不下心看书,她始终觉得这些事情经贾府的手里做是不妥当的。

     当然,经贾芸手里做也不好。

     她原本的想法是等黛玉做好决定后她跟着宝玉出门一趟,她亲自去牙行把事情办妥。

     然而,没有黛玉的许可,她什么都做不了。

     哪怕是宝玉也不会为她无视黛玉的要求。

     她毕竟是个女儿身,要是出了一点事情,影响的不仅是她,更有黛玉。

     她是黛玉的贴身丫鬟,在府上也是副小姐,也要求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们是少爷姑娘们的脸面。

     因这样,心里乱,她在府中闲逛。

     又因为凤姐儿不在,府里难免规矩松弛,倒叫她听来了许多秘辛。

     东府里先蓉大奶奶和公公贾珍不清相,甚至有话说惜春姑娘是他二人偷情所生。

     府里凤姐儿严苛,不仅用月例放债,还治死了一个守备家的公子和瑞大爷。

     馒头庵又叫皮肉场,便是府里也多有人去,那些姑子活的比娼妓还不如些。

     又有邢姑娘缺钱典当了大衣到薛家当铺被宝姑娘赎回来。

     更有琏二爷偷偷娶了珍大爷小姨子做外室养在花枝胡同,那小姨子一个姐妹人长得国色天香,颇有几分像黛玉的绝色,同很多人不清相,骗婚被拒死了。

     宫里时常有太监来府里勒索钱财。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雪雁深刻的觉得这世道简直比皇宫还恐怖。

     想来作为清扬时遇到的皇帝还算不错了,遇到向嬛同她交好更是自己的运气。

     那时不用担心自己所处的环境随时覆灭,那时努力一番总能奋斗出个结果,大面上也还讲个脸面,有些规矩。

     宫里太监勒索,说明贤德妃并不得宠,当家的珍大爷,凤姐做事儿都是糊涂,全身都挂满了小辫子让人抓。

     但府外更是一个狩猎场!

     若从来就是升斗小民还好,偏偏不是,一朝跌落云端,自己心里落差且不管,该如何面对推到你的这一双双无形的大手?连出家都未必干净!

     眼下最好赶紧为黛玉准备些嫁妆,若是能在大厦将倾之际出嫁,起码能保证她同黛玉是安全的。

     等到大观园里又进来了一大群年轻姑娘,进入冬天之后,鸳鸯给黛玉送来了一个匣子,“老太太说让姑娘先管着这些,待姑娘出门子老太太还有添妆”说完喝了杯茶就走了。

     “姑娘,这总算下来了!”雪雁以前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得了这个讯息也不免念声佛。

     “嗯。”黛玉不愿多说,不过还是当着雪雁和紫鹃的面将匣子打开了。

     东西比雪雁想的多,多得多!

     贾母这算是提前给黛玉置嫁妆了。

     一个两进的院子在南月牙儿胡同,外大街上三间两层小楼的铺面,京郊的一个百亩地的庄子,都有写了黛玉名字的契纸,还有五千两银票,紫鹃父母并她家人的卖身契。

     “今儿我就一起吩咐了”黛玉说着从银票堆里数出十张,一人递给他们一份,“自我入府,你们都一心为我,我是知道的,这算是你们自己的嫁妆,我以后就不另给了。”

     “姑娘,别给我,我是不嫁的!”

     “我一辈子都守着姑娘。”

     黛玉待人赤忱,这么些年了,待她们都是姐妹一样,她们都舍不得同她们分开。

     “不管嫁不嫁的且收好吧。”

     说着,黛玉起身将盒子锁在自己厢房里,又从中取出了雪雁的卖身契,郑重交到雪雁手上。

     “我知道你是个有心的,这府里困着你也不好,你的心我懂,这身契你收好,我明天就托凤姐姐去衙门过了户。”

     “姑娘,不要赶我走!我错了,我不该自作主意。”黛玉撵了她她何处安身?怪自己,多穿越几回就以为自己天上地下唯我独尊了!

     任务没完成自己一辈子作为雪雁活着了,没亲人,甚至没朋友!

     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对抗不了整个社会。

     这样污糟的世道!

     ‘噗’却是紫鹃忍不住笑了,她相信黛玉怎么都会把他们安排好。

     “谁说要撵你了,”黛玉一笑,扶她起来,三人做好,她说,“我知你心气高,一味将你留在身边才是害了你,明儿帮你放了契,这外面的铺子,庄子不要人看?我瞅着去年过年两府也是京郊那样大的庄子才收那么点东西,这些都是仅剩的家当了,没有个放心的人,有和没有一样。”

     以前的黛玉不懂这些俗物,真以为自己白吃白用这府上的,后来雪雁引着看了太多杂文,这才晓得父亲是个什么职位,自家不该只有这么点书!

     自己记忆力又好,回想起儿时家中母亲管家时的阵仗,家里少说有百万两的家当。

     如今贾母所给不过百之一二,这还是贾母私库给的。

     再想到贾母亲口所说自己的婚约,这贾府里的人真让人恶心!

     也辛亏雪雁提醒,才能有这个退路。

     势必要活出个样子来给贾府的人看看,让九泉之下的父母安心。

     人生在世除了情情爱爱还有太多的事情值得看中,况且,情爱多是女子的全部,只是男子的部分。

     宝玉即便钟情自己,不还是有袭人吗?

     还有香怜之流。

     既然有这个条件,还是多挣些银钱更有保障,像赵姨娘,再有宠爱有子有女也不过是那样,小戏子都可以折辱。

     “姑娘,那铺子虽然难买,但这京城的好铺子大都叫各家权贵占住了,合适的话卖了吧,卖了大铺子在各个胡同买些小铺子,我看府里不很妥当。”雪雁理了理思路说。

     是啊,这样的铺子有权势自然是好的,贾府日前不很妥当,自己更是孤女。

     “你看着安排,明日去了身契你便住到小宅子里,且把这些事情年前处理妥当,可怕?”

     “姑娘都不怕我怕什么!”黛玉都不怕她卷款逃走她怕什么!

     这样内宅待久了人都要腐烂生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