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守拙
    自见到夏春被比她跋扈百倍的华妃赐一丈红,打入冷宫而亡,向嬛就借机称病。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隆冬时侯,这一段日子多是芳洲华妃二人分宠,新的几个贵人轮番侍寝,清扬倒是有意的被人遗忘,及至除夕宫宴,早晨略有些不适,她也索性称病,同平安端了小喜子的师傅从宫外得的干果,捧了新裁的宫花往碎玉轩去。

     “嬛姐姐,做什么呢?”

     清扬进了碎玉轩,见杜鹃正往火里添炭,嘉禾正往火盆上的茶吊子里加磨碎了的杏仁,向嬛和她的女官正往窗上贴窗花。

     “清扬来了,正贴窗花,就是几个人,也要把日子过的热热闹闹的。”

     “正是呢,”清扬笑了,往后一伸手,平安连忙把攒盒递给她,她打开来,盒子上层装了四荤四素四样点心,下层是两寸长的两个葫芦,“这可是上好的十年陈女儿红,可费了我的许多心思。”

     同向嬛相视一笑,碎玉轩留下的小允子和女官锦溪,宫女阿菊也把她们准备好的暖锅端了上来,茶挑子里的杏仁羊奶几人喝了一碗又切了姜片煮了清扬带来的黄酒,吃了暖锅里的羊肉,豆芽,嫩豆腐,锦溪指挥着几人收拾着,向嬛和清扬两人一个拿了肖似自己的小像,一个拿了绣了红梅的干旄旌幢往倚梅园里许愿赏梅。

     今夜的月光分外清幽,雪花映着成簇的红梅,蓝色的荧光照着树映着梅,美的惊人!

     正值宫宴,两人并没见到什么人,各自寻了根高挑的梅枝将小旗子等物挂上,清扬听向嬛念到,

     “愿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心下一动,可不,“愿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她也笑着将这两句念了出来,本喝了酒,将话大声念了出来,恰似一口浊气喷涌而出,心里无端畅快起来,好似真的不会被宫中的风雨摧残一般。

     “好妹妹,此情此景当有好歌,给我唱东坡的《一落索》来”

     “来,接着!”清扬笑着将手里偷藏的葫芦递给向嬛,轻声唱,“正是看花天气,为春一醉,醉来却不带花归,诮不解看花意。

     试问此花明媚,将花谁比,只应花好似年年,花不似人憔悴。”

     自入宫她同向嬛芳洲一处做活总喜欢练歌,加之本身喜欢诗词,古诗古词皆有辞令,几人闲了随意的定了调,就由嗓音最好的清扬唱来,煞是好听,比平日里听的戏更觉痛快。

     “啪啪啪”

     二人正自在,就听不远处有掌声响起。

     向嬛同清扬对视一眼,心下一颤,酒醒了七分,两人都是正经告病而来,而向嬛已病三月,被其他人知道了那更是欺君之罪。

     “姐姐先行,我只今日告假,事情也因我一时孟浪而起,怕来人识得我声音,在宫中敢这样的,想来身份不俗,我拖一拖他,你先走我随后,被抓到也是有限的!”

     “也好,”既有掌声,想来问题不大,自己这事儿确实说不清。

     向嬛一退,那脚步声就清晰可闻了,清扬连忙叫道,“尊驾稍后,雪天沾湿了鞋袜,男女授受不亲。”

     来人停住,只听一个清朗的男声笑道,“你是那个宫的?不知在内宫不可喧哗?”

     清扬翻了个白眼,声音不像太监,怎么句句太监腔调,但皇帝正在主持大朝会,这来的最可能是那个王爷,不好得罪,也不能见面,索性她等来人站住就悄悄后退,听到这话时她已出了院门,快步跑回碎玉轩,心里还是觉得来人挺讲道义的,说站住就站住了。

     第二日,清扬和向嬛见各宫悄无声息心才放下一半,正做着活,就见小喜子笑的见牙不见眼的过来了。

     “小主大喜,今夜圣上传小主养心殿伴驾。”

     清扬同向嬛对视一眼,不由一惊,是巧合还是因了昨夜的事?

     “四喜天天拉拉杂杂的说三道四,终于咱们小主的好日子也来了!”

     是啊,两人心下都是一松,又不知道人,得多游手好闲的人会因为听见别人哼了歌就把事情闹大,得多不务正业的皇帝在正常主持大朝会的时候院子里瞎晃悠,许是新年新气象,皇帝想换换口味所以传召了自己这个唯二没有伴驾的人?

     “预祝妹妹喜得贵子。”向嬛调侃的看向清扬。

     “借姐姐吉言了。”不管皇帝什么样,什么性情,在这宫中有二三姐妹,有一子一女是清扬追求的极致了。

     回到偏院,就有敬事房的太监并一个老嬷嬷候着了,在嬷嬷的指引下沐浴,赤着卷进一床明黄的锦被里,被面冰凉,一如清扬升腾而起的自尊。

     凤鸾春恩车玲玲的响了一路,清扬脑中浮现出当日侯夫人说起同侯老爷成亲时那种无言可语的甜蜜心情来,身为三丫的那份对于未来婚姻的期待之情悠悠洒洒散落在春风里,随着初开的桃花散落一地。

     然则,三丫是三丫,也是清扬,而清扬,只是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