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飞龙探云手
    冬儿换了警服去找队长汇报。

     会议室里烟雾缭绕,大队长刘向军和政委唐京等人脸上愁云密布。

     几个月了,三条离奇命案毫无线索。眼看快到破案最后期限,从部里到厅里再到市局,层层压力让大家苦不堪言。直到冬儿简短地叙述完抓捕经过,队长眼睛亮了起来,指着投影屏幕上展示的现场照片,让大家看照片里被林启山震碎的骰子粉末,和那两个露出夹层的骰具。

     “小冬,你能确定那是一种内家功夫?”刘队长问。

     冬儿表情严肃:“按照关北赌王龙五的说法,那确是一种罕见的内家手劲,就目前国内武术界,有这种功夫的应该不超过十个人。”

     “龙五有没有说过都是些什么人?”唐政委问。

     冬儿想了想,说:“东北张家,藏西宋家,岭南叶家,中原董家,还有蜀山剑阁!这些武术世家里都有这样的高手。”

     在座的都是刑警,有不少上过武术学校的,也有人办案时曾接触过不少习武之人,对这样的话题自然是津津乐道。

     大家正议论纷纷,一个女警送来林启山的档案,刘队长让她给大家念:

     “嫌疑人林启山,男,19岁,辽东省营州市人。秋林大学历史系一年级学生,父亲林向南,母亲陈久云……”

     资料很详尽,连上学时每次考试的成绩都有,甚至还有某一日扶老太太过马路获得小红花,某一学期多次拾金不昧被评为三好学生,某一节课把手伸进女生裙子被妈妈打,某一次把蝌蚪放女老师内衣里被老师罚站……

     林林种种,事无巨细。

     队长念完,大家都傻了。任谁也不可能把一个学习成绩好到妖孽,又调皮捣蛋到逆天的骚包学生,与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嫌犯联系在一起。

     杀人动机完全没有,不在犯罪现场的证据比比皆是。

     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案发的当天,林启山正在高考!

     冬儿最纠结,自己辛辛苦苦当了十多天卧底,就抓了个与案子毫无关联的臭小子,还被他给摸了。

     她有点不甘心。

     那一手又帅又酷的功夫哪里学的?还有他身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完全不符合身份年龄,亦正亦邪,有点帅又有点坏……

     审讯室里。

     当冬儿把案发现场的照片摔到林启山面前时,他一下就明白了冬儿为什么要把自己“请”到局子里。

     照片上的被害人是金龙山庄的老板黄大成,一家三口惨遭灭门。尸检报告显示三口人身上没有一点伤痕,全都是体内大出血而死。林启山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用霸道的内劲震碎了內脏,和自己隔空碎骰是一个道理。只是这个人太过狠毒,连小孩都不放过。日后若是遇上,自己是否有把握将其一击必杀还未可知。

     华夏国历来卧虎藏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未来还不知道有多少高手在等着自己。要想扶正除恶,自己必须要抓紧时间修炼才行。

     林启山仔细回忆了一下,隐约想起前世确实有这档子事。那时听许伯父说起过,黄大成早年靠金龙山庄那一大片果园赚了不少钱,后来经营不善,欠下一屁股债,后来被债主追杀而死。

     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说法,还有一种说法是,乔家四爷的老婆看上了金龙山庄的那块地,黄大成以祖业为由坚决不卖,一直闹得很僵。后来被乔家手下的人暗杀,还连累了家人。这是背地里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却没有一个人敢提起。就是因为乔家的势力实在太大,算是华夏首屈一指的财阀,势力遍及全世界。

     光是东北乔四这一个分支,在政商两界就已经横行无阻。再加上乔家暗地里笼络了一大批武林人士,那是真正的黑白通吃。这样一个称霸一方的家族,弄死个小老板,搞几块地,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而乔家的可怕就在于,有些事你明知道是他干的,你却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而且乔家有一条严格的家训,任何不干不净的事,都必须是外姓人来做,本家人坚决不碰,必要时可以直接弃子。单凭这一点,乔家这许多年扛过了无数风暴,至今屹立不倒。

     林启山一想到恶贯满盈的乔家,想到乔四的儿子乔鲲鹏,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叶采宁。那个前世与自己相濡以沫,琴瑟和鸣的妻子。当初两个人大学毕业白手起家,经过数年的打拼创立天启公司。郎才女貌,江山美人,是何等的意气风发。

     想到这里,他全身的血液都燃烧起来,眼中杀机涌现。

     “乔家!乔鲲鹏!当年你觊觎采宁的美貌,用极其卑鄙的手段陷害我,毁了我的公司,毁了我和采宁的事业!”

     “为了躲债,采宁跟我到处流浪,吃了多少苦!是她不离不弃,疼惜我,照顾我!”

     “她对我说,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而我却连一个温暖的窝都给不了她!”

     “为了躲避你的追杀,我带着采宁跑到大草原里,九死一生!而你却春风得意,夜夜做新郎!”

     “拜你所赐,让我遇上了通古斯族的大祭司。是恩师扎兰收留了我和采宁,他指引我,教我修行!”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有朝一日干掉你,却因为对你太过执着的恨意,走火入魔,坠入天劫!”

     “也恰恰是这种恨意,让我最终顽强地守住了神魂,才能回到今天来找你!”

     “也许全世界都没人敢动你,但我可以!你说,我该用怎样的方式来玩死你?”

     林启山情绪激动,心里默默喊着。

     冬儿见他神色有异,眼里似冒出火来,重重的敲了下桌子:

     “哎哎!想什么呢?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经过前世的淬炼,他早已心智成熟,迅速回过神来。抬头看见一身笔挺警服英姿飒爽的冬儿,之前的妩媚全然不见,头上扎着利落的马尾,戴着一级警司肩章。

     见屋里还有旁人,林启山看着她的名牌,一本正经地问:“夏警官想知道什么?”

     “功夫哪学的?”冬儿头也不抬,一边记录一遍问。

     “祖传的。”

     “叫什么名字?”

     林启山胡编乱造:“飞龙探云手!”

     “……”

     问了半天,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冬儿收起笔录正准备走,突然看见林启山朝她眨了眨眼睛,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去又折了回来。

     见四下没人,冬儿来到他面前,俏脸绷着:“有话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