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为沐晨出手
    你谁啊?”桂熊斜眼看着他。

     “我叫赵子豪,我爸是赵刚!”

     桂熊想了想,冷笑一声:“哦——副市长。行!看你爸的份上,我今天放过你!”

     “不过有个条件!”

     “您说,我一定照办!”

     桂熊一指许微然和姜沐晨,邪恶一笑:“让那两个妞过来陪我喝杯酒!”

     见赵子豪面露难色,犹豫了半天,桂熊不耐烦:“怎么?不愿意?舍不得了?”

     “不是……熊哥……”话未说完,他赶紧向许微然和姜沐晨使眼色。

     许微然哪见过这场面,抱着安露露流眼泪,十分无助。

     姜沐晨心想自己堂堂校花,天之骄女,何时受过这等屈辱。但她精于世故,勉强抑制住眼角打转的泪水,心里轻叹一声,从容地站起来向桂熊走去,挤出个笑容:

     “熊哥是吧!这酒我陪你喝,那妹妹年纪小不懂事,让他们都走吧?”

     桂熊眼前一亮,看着她绝美的容颜,暧昧一笑:“既然妹妹赏脸,哥哥我必须答应你了!”

     他正要起身去拉沐晨,突然一被只大手粗暴地怼回椅子上!把所有人都吓一居灵!

     只见林启山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桂熊身前,恰好挡住了沐晨。

     “你干什么?疯了吗?”沐晨在他耳边急道。自己下了好大决心才挺身而出,事情眼看就过去了,却不想这个不自量力家伙来了个火上浇油,真是急死人了!

     “不过他还是挺爷们的!起码比那个副市长儿子强多了!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心跳竟然都漏了一拍!”沐晨眼神复杂地看着他,心里胡思乱想着。

     桂熊半天才反应过来:“哎我去——你他吗谁啊?”

     “要你命的人!”林启山冷冷道。

     话一出口,赵子豪等人心中犹如一万匹***奔腾而过。

     “你自己作死,别连累我们好不好啊哥!”

     大家都被吓坏了。之前还好说,蒋琦把人打了,也被人家废了一条腿,姜校花肯出面陪个酒也就完了。如今这货不知轻重当面打脸,对方可是头熊啊,要是真把人家激怒了,今天肯定谁也好不了!

     许微然彻底慌了,她怕这个邻家哥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是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到时候怎么向爷爷和姐姐交代?

     一直躲在微然怀里哭的安露露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叫一声:“林启山,我X你吗!装什么大尾巴狼?”

     桂熊确实是怒了!

     在乔家受了一肚子气,吃饭碰钉子,手下还被人打。眼见那个绝色美人正要投怀送抱,却不想又被一个黄毛小子拦了一道,一肚子邪火正没处撒呢。

     “你这是自寻死路!”话音未落,桂熊右手刀斩向林启山面门,带出一股强烈的气旋。

     沐晨双眼一闭,眼角打转的两滴泪水,终是落了下来。

     林启山气凝左臂,轻描淡写一挡,两臂相交“嘭”地一声,桂熊退了两步,立足未稳,一屁股把椅子坐得粉碎。

     差距太大了!林启山洗髓中境,身体强度远胜常人,体内月华运转自如,有千钧之力,当真是发可伤人,收可护体。

     桂熊那一点武功内劲,全靠一口真气,实在是难以持久,又怎能和正宗修行功法相提并论。

     一个咸鱼翻身站起来,桂熊眼冒凶光,凝全身之力,一拳砸向对方小腹。同时身后十几个人一拥而上,都是习武之人,威势也非同小可。

     林启山五指伸展,手掌一翻,向下一探,便挡住桂熊全力一击。同时左手月华之力涌出,在身前划出一道淡蓝色弧线,被扫中的人哪里承受的住,一个个被震飞好远,摔的七荤八素。

     战斗态势完全一边倒,众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胜负已分。

     桂熊彻底熊了,右手五根手指被捏的粉碎,颓然坐在地上,眼里只有深深的恐惧。

     沐晨美丽的眼睛一闭一睁,就看见地上狼狈地躺着一群人,痛苦的哀嚎此起彼伏。赶紧拉着林启山左看右看,发现他竟然毫发无损,一脸惊喜。

     安露露也不哭了,不骂了,瞪大眼睛看着林启山,像见鬼一样,口中喃喃道:“神经病!”

     许微然看着这个被大家嘲笑、孤立、排挤的“小厨子”,想着他被室友无情的羞辱,自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他。

     想起爷爷和姐姐那么爱护他,自己却把他当成一只不自量力的癞蛤蟆。

     带他来参加聚会,就是想看他的笑话,不想她许微然却成了最大的笑话!

     她想让他来仰望自己牛逼的朋友圈,可那些牛逼的人呢?

     不需要牛B的时候他牛B,需要他牛B的时候他让自己的女人来陪酒?

     而需要她许微然的时候,她却躲在了另一个女人背后。

     现在她有点羡慕那个女人了,在他高调出场护着姜学姐的时候,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她身边悄悄溜走。

     比谁都牛B的四公子齐声喊了句牛B!

     那个被喊牛B的人却没功夫想那么多,他一把抓住桂熊的衣领,沉声道:“金龙山庄的事是不是你干的?不想死就说!我赶时间!”

     林启山手上加力,桂熊的脸由红变白又变紫。

     嚣张了半辈子,第一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牛B乔家的牛B打手失禁了,流了一地腥臭。

     桂熊吞吞吐吐,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金龙山庄的事是他师父干的,叫“行者”,人在哪他也不知道,但他师父在黑龙省松江市有个情妇叫王佳丽肯定知道。

     林启山站起身,拿餐巾纸擦了擦手,故意清了清嗓子。

     然后一身笔挺警服、英姿飒爽的冬儿就带队冲了进来。她看见林启山制服了桂熊,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觉得胸前和某个羞羞的部位突然传来一阵火辣,好像那只讨厌的大手从未离开过一样,捎带着脸都红了几分。

     他朝冬儿一笑:“剩下的事交给你了!”

     “呸呸呸!我这是在想什么?”

     冬儿一阵懊恼,强行按下那些羞于启齿的小心思,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一声响亮地:“好!”然后让手下把桂熊等人带回队里录口供。

     25岁的冬儿,美貌不输给包间里的任何人,身上的成熟和英朗比起那些清纯学生妹其实更有味道。

     漂亮的女人都敏感,即使美如沐晨,也不禁要对这个女警官暗挑大拇指。

     众人突然看见这么一支警花华丽丽地出场,瞬间都懵了,这是什么情况?

     先是高富帅装B,接着江湖大哥打脸,然后小厨子逆袭,再来个美女警花收拾残局,简直就是一部电视剧!

     导演兼男主林启山今天可是收获颇丰,不仅找到了线索,还收获了沐晨的友谊。

     而那双漂亮的眼睛至始至终都没有放过每一个细节,终于浮现一丝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