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固执与误解(中)
    梦辰见鸿烈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感觉很奇怪,问道:“师兄,怎么了?师父并没和我说什么。无非就是对我这段时间里一直保护你表示了感谢。你也知道师父一直对我很严厉,今天突然被他一阵关怀我心里太感动,所以忍不住就哭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鸿烈大叫起来,“你撒谎!师父一定还对你说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说啊!为什么要隐瞒我?”

     “夏鸿烈,你今天好奇怪!”

     梦辰虽然有些动怒,可是一来她此刻心情极好,二来也是答应了师父在先,三者知道鸿烈从北辰宫主到如今神功尽失,难免情绪上会有极大的波动,所以训斥她的语气和脸上的神情并不太严厉。

     可在鸿烈的眼中看来,梦辰嗔怒的时候也是那样美丽。

     他凝视着师妹的眼眸,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凝固了起来。梦辰尽管已是女神,可终究是一个黄花大闺女,所以此刻她被鸿烈这突如其来的深情凝望弄得很是尴尬。

     就在她终于有些忍不住准备转过脑袋去的时刻,猛然间鸿烈双手一撑床板身子向前一纵,继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梦辰的脸颊继而用自己的嘴唇在她的唇上狠狠亲了一下。

     梦辰全身如同被雷电击中了一样,顿时酥软了下来。

     凡间的种族一旦到了天界,第一需要舍弃的就是儿女情长,因为这是修炼的大忌。

     当然,无论在哪里,两情相悦都是无法被彻底禁止的。但是神界终究与人界有所不同,那便是纵使是相爱的两位神祇也几乎不会有身体上亲密的接触。因为他们都明白,只要突破了这一层界限,那之后将是万劫不复。

     梦辰也一样,虽然和傲然感情甚笃,但肌肤上的相亲却从来没有过一次,哪怕是牵手这样最普通的接触。

     如今鸿烈神功尽废,早已无形之中将自己看成了一个凡人,加上又身处下界并被感情所惑,所以对天界的禁律就完全抛诸脑后。

     他刚才脑子里前前后后所想的,就是他完全误以为师父在为他与梦辰说媒。

     这个用膝盖来思索都不可能的事情,却因为鸿烈此时此刻的处境而被他天真认为是可能,并且已经付诸实施。

     所以他刚才反复询问梦辰,为的就是亲口听到这个他臆想出来的现实。梦辰哪里会想到这一点!

     如今她的双唇被鸿烈给死死亲着,脸颊被鸿烈给牢牢托住。从他的掌心一股子炽热与男性的气息顿时几乎要将梦辰所秉持的天界禁律给一并破了。

     伴随着鸿烈双掌轻柔的抚摸,梦辰不禁缓缓伸出激动的冰凉的手去搂抱鸿烈的身躯。

     这一下完全是鬼使神差,这鬼神的名字便叫作爱情。

     鸿烈由于适才服用了昴日洗髓丹全身炽热无比,如今虽然药效已经过去,但余温尚在,所以身上并没有披衣服。而他那滚烫的后背的皮肤被梦辰冰凉的指尖“刺”中的一刹那,鸿烈就仿佛又一次服用了回魂丹一般。

     就看他亲吻师妹的嘴巴变得越来越猛烈,双手也渐渐开始不规矩起来。当他的手刚刚触碰的梦辰的脖子,姑娘猛然间仿佛从梦中惊醒了一般。

     她一声惊呼继而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将鸿烈猛地推开。

     万幸由于****的干扰,她这一下已经使不出原有的神力,所以鸿烈并没有收到重创,不过脑袋却重重撞到了床板上。

     “夏鸿烈!”梦辰骤然站了起来,全身剧烈发抖,脸蛋臊得通红,“我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卑鄙下流的货色!”

     鸿烈在温柔之乡里呆了还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被他所爱的人这样粗暴的推开并一顿怒骂,他心里的恼恨也是可想而知。

     只见他喝斥道:“我哪里卑鄙,哪里下流了!刚才拥抱我的,难道不是你吗!”

     “你!”梦辰知道自己刚才是昏了头,所以此刻也在心里把自己痛骂了数千遍,可是这样的事情要一个姑娘家来申辩实在太过为难,她紧咬牙关一字不说。

     “我吻你,你抱我,难道你不是因为爱我所以才抱我的么!还有之前,你那样拼死拼活来救我,难道不也是因为这样么!现在你倒好,反过来痛骂我,你这算什么!师父要你和我好,我看你刚才不是高兴得大哭,怎么现在又反悔了!”

     “夏鸿烈!你哪只耳朵听到师父让我和你好了!”

     梦辰完全不知道鸿烈为何会把师父搬出来,就听她继续怒斥道:

     “我和你不一样,师父从小到大就不喜欢我,我敬重他如同我父亲。所以他刚才对我一番夸赞,还称呼我为‘孩子’,对!就是那两个在你身上说了万万遍的字,他在我身上是第一次说!”

     “你大哭……”鸿烈几乎不敢相信,“难道就是因为师父对你说了‘孩子’这两字?”

     “不可以么?难道不可以么!”梦辰反驳道。“夏鸿烈啊夏鸿烈!你真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师父对你又实在太宠溺,才让你这样天真无知!鲁莽无礼!”

     “天真无知……鲁莽无礼……”鸿烈听着这几个字全身也开始颤抖起来,而梦辰的怒气被勾了起来就再也没想克制。

     “夏傲然那一剑刺得还真是对了,如果真的让你这样的人做了神王入主北辰宫,真是不敢想象多少年后天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你闭嘴!你闭嘴!”鸿烈怒吼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知道梦辰不善说谎,这番话的前半段必定是真的。

     这对他的刺激原本就已经很巨大了,可谁料梦辰激动之下更是把傲然给搬了出来,并且还将哥哥的背叛视作“替天行道”般的正确事,这如何可以让他忍受得了?

     “柳梦辰啊柳梦辰!好好好!是我夏鸿烈瞎了眼睛,竟然会看上你!我天真,我无知,我活该被你的情郎一剑穿心,真是可惜了我没死!”

     梦辰知道自己失言,但她再要辩解生怕会越描越黑,同时只要自己出现服软没准又会被鸿烈抓住,激动之下就看她猛地一甩衣袖摔门而出。

     屋子里就留下了全身无力的鸿烈。仿佛他真的吃了回魂丹,而如今药效又一次过去了一般。

     梦辰独自一人惊惶失措地冲到了湖边,她的身体也一瞬间酥软了下来。靠在湖边的一棵柳树上,时而有些发冷时而又有一些温暖。

     “鸿烈……你为何要这样对我!”梦辰看着湖里倒影出的云朵被夕阳染得通红,她感觉自己的脸颊简直要比这云更像火的颜色。

     就在她沉浸在不知所措中的时候,身背后传来了“吱呀呀”的开门声,继而鸿烈踉跄着脚步哆哆嗦嗦向她走来。

     梦辰扭过脸,瞧见鸿烈的脸比重伤之时更显得苍白,近乎要是要崩溃,可她只是凝望着这张脸,却没有上前将他搀扶。

     鸿烈倔强地来到她面前,凝视着师妹的眼睛道:“师妹,你到底为了什么要来找我?”

     对于这个问题梦辰早已经回答过,但她没有吝惜自己的话语答道:“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许多次了,我只是为了替你的哥哥弥补一下心中的亏欠。”

     “是你的亏欠还是他的?”

     “这有什么区别么?”

     “区别太大了,如果是他的,那就让他亲自来弥补,而如果是你的……我并不需要你弥补什么!”

     “可师父……”

     “别拿师父来做挡箭牌……”鸿烈沉默了一会儿,“你走吧!如果师父怪罪下来,我一力为你承担,绝不会让他为难你。”

     “……”

     “你不信任我?”鸿烈看着梦辰默然的样子冷冷道,“难道还怕我背后向师父说你坏话?”

     “你永远是我敬重的师哥。”梦辰低声道。

     “这样没用的废话就不用多说了。不过,我只想再问你,请你看着我的眼睛认认真真地回答我……”

     师兄妹互相凝视着,这一刻似乎时间被夜色凝固了下来。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我……”

     梦辰如何猜不到鸿烈要问什么,适才靠在柳树上发呆她就是防备着鸿烈的这个问题。可是,她的心就如同这镜湖的湖水一样清澈通透,在她的眼波之中绝不会掺杂任何的虚假。

     她自然是曾经爱过他的,曾经,爱过鸿烈,但只是很短的一瞬间。

     要说夏氏兄弟究竟谁先爱上梦辰,用李净天的眼光来看应当是夏傲然,不过若是这个问题去问李倚天,恐怕他会说:“这兄弟俩在互相比试呢!”

     没错!看到梦辰的第一天,兄弟俩都对她暗生情愫,那个时候傲然是李净天的宠儿,鸿烈还是那个仰慕傲然的小弟弟。

     梦辰拜师的那一天,李倚天并不在场。不过这样重要的场合他无论如何都要去参与一下。于是,就在他匆匆往回赶的时候在屋外瞧见了傲然和鸿烈兄弟俩。

     只见他俩互相较着劲,互相打着赌,而他们那天说的话至今李倚天都没有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