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固执与误解(下)
    “哥哥,”就听夏鸿烈道,“老主人今天带来的姑娘我们天界上可是绝无仅有的稀罕物啊!都说魔族的男人丑陋无比可是女人却惊艳到极致,此话真是不假!”

     “怎么了兄弟,”夏傲然笑道,“看你的眼神可是充满了爱慕,怎么?就因为这姑娘如此标致你就看上她了?”

     “哥哥,你别假装正经!刚才她向师父叩拜的时候你一直盯着她看,别以为我没瞧见!”

     “嘿!你小子,怎么和你哥哥说话呢!”

     “当哥哥的不正经,难道还敢来训诫你弟弟么!”

     “好小子,既然你这么说,我承认又何妨!”

     “好!你承认,你先说!”

     “我先说就我先说,我喜欢这丫头,她是我的,你可别来抢!”

     “嘿嘿!你这当哥哥的就喜欢欺负我,不过这一次我可不会让你得逞,你不让我抢我非要抢,大家比试比试,输了也别埋怨对方!如何?敢不敢!”

     “敢!就这么说定了!”

     “这俩小子!”李倚天笑了笑,“就让我看看你俩的斗志!”

     不过一开始的时候,这份斗志完全被兄弟俩给弄拧了。

     傲然为人老成持重,又是大师兄,所以得了许多特权,譬如介绍门规,带着梦辰天界熟悉情况,认识朋辈。所以没多久,他俩就先熟悉了起来。等到鸿烈真正和梦辰打招呼,已经是七天以后的事情了。

     当然,七天倒还并不足以让她与兄弟俩中的任何一个坠入爱河。

     之后的日子,修炼成了三人最为日常的事情,几乎已经没有谈情说爱的时间。

     鸿烈的天赋胜过傲然,但那时的他在下苦功方面多少有些欠缺,难免恃才傲物。

     不过也正因为有这份天赋,在修炼的时期,梦辰和鸿烈走得更近一些。寻常的一个难点,鸿烈三言两语就能说清,傲然往往兜一个大圈子,最后还是弄得梦辰一头雾水。

     所以那个时候,梦辰称呼鸿烈乃是直呼其名,称呼傲然却是颇显敬重而又难以亲近的“大师兄”。

     第一年,鸿烈胜,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不过从第二年开始,情况开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梦辰开始渐渐与傲然走得更近,其中的理由是她觉得鸿烈为人方面太过天真稚嫩,同时他那高傲的性格也不时会惹怒原本就有些冲动的自己。

     再往后就是让李净天十分头疼的局面了。

     傲然充分利用了这一次逆转完全俘获了梦辰的心,鸿烈彻底陷入了单相思的苦恋之中。

     他原以为梦辰是因为哥哥比自己更强大而变了心,所以他一度放下原有的高傲,开始发疯一样苦练起来,而傲然因为沉浸在爱情里,功夫多少有些荒废,所以仅仅是一年,鸿烈已经远远凌驾于哥哥之上,并在不久后入主北辰宫。

     只可惜,这一切对于重新赢得梦辰的心却并没有丝毫用处!

     当然,如今夏傲然为了权势,刺杀了兄弟,变得让梦辰有些认不出来。可尽管如此,对于鸿烈她觉得只有亏欠,并无其他,她的心始终只在傲然身上。

     此刻,她被鸿烈凝视着,逼问心声。往事一幕幕在她眼前浮现,让她一时间难以作答。

     “到底如何!”鸿烈提高了嗓门,“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有过!”梦辰一咬嘴唇,尽管她知道说出实话会更加伤鸿烈的心,但她实在说不了谎。

     “有过……有……过……我是在什么时候输给了哥哥?什么时候?”

     梦辰无奈之下就准备将实情说出来,可是鸿烈此刻已经完全陷入了迷惘,眼神不再看着她,而是凝视着湖面上渐渐升起的水汽,甚至连梦辰都敢断定,自己的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

     “有过……有过……”鸿烈嘴里只是反复念叨着这两个字,几乎就要疯癫了一般。

     “师兄,别过去!那水很深!”

     梦辰一步赶上去拉住鸿烈的肩膀就要把他拉回来。刚要宽慰,猛然间她一低头,就看湖面上已经倒映出了月亮的形状。虽然不是满月,但由于云层已经散开,看得格外清晰。

     就见在月轮的旁边,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里飞舞。看着像是两个黑点与一条黑带,但却瞧不真切。不过直觉告诉她,这“两点一带”并不正常。

     “快回去!别在这里!”

     “别管我!你走吧!”鸿烈一把挣脱了梦辰的手,“走吧,走!去你的傲然身边吧,我不需要你们俩任何一个为我弥补什么。我不配入主北辰宫,我不配统领诸神,我不配拥有你,我什么都不配,走吧!别让我再看见你!”

     梦辰此时心急如焚,她就看见那两点一带似乎离镜湖越来越近了,简直就是在头顶上盘旋一般。她急忙压低了嗓门道:“你胡闹什么!有敌人在附近!”

     “敌人?我还怕敌人?让他们杀了我好了!你怕死你先走,这一次我不需要你保护我,走!走啊!”

     “小声点!”梦辰一把捂住鸿烈的嘴,因为她清晰地看见头顶之上那飞旋的事物似乎因为听到了鸿烈的声音而停了下来。不过片刻之后他们又开始盘旋起来。

     “放……”鸿烈刚要挣扎,冷不丁被梦辰一下敲晕抱进了屋子。

     安顿师兄先睡下,梦辰小心翼翼从窗口探出脑袋凝视着天空。此刻她已经完全看清了,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秋伏岳,钟折威!来得可真快。还有那条蛟龙,那不是……那不是端木衡的坐骑么……难道说角宿之主竟然亲自到了么?大事不妙啊!”

     她打开包袱,将李净天给的信箭揣进了怀里,此刻她能做的,就只是祈祷不被发现,她明白自己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上面三个家伙的同时进攻,甚至连对付其中的任何一个她都没有取胜的把握。

     这一夜鸿烈睡得并不安稳,只是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究竟梦到了什么。而梦辰则是始终在窗口边戒备,并没有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一转眼,已经到了凌晨时分。

     梦辰猛地一下惊觉,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半夜不知不觉睡着了。而再往空中看去,秋伏岳和钟折威以及那条蛟龙已经不见了踪影。

     “呼!可算是走了,多亏了师父的这道屏障,如果是我设立的,恐怕早就被发现了!”

     身后传来起床的声音,鸿烈依旧赌着气不愿理睬梦辰。梦辰不想再惹他,悄然退了出去。可她刚来到外头,就听屋门“哐当”一声,鸿烈已经跟了过来。

     “你怎么还没走?”

     梦辰不理他,自顾自地来到湖边。鸿烈一直跟着她,不住地高声说话。

     水平线上已经出现了红轮。旭日升起得格外迅速,似乎今天还要更快一些,不一会儿的工夫水面之上已经披上了一层光辉。

     梦辰的眼睛无意间扫了一下水面,一股子恐惧又一次将她的心给攫住了,只见半空中钟折威、秋伏岳和那条蛟龙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并且这一次他们不是盘旋,而是就在那里虎视眈眈地凝视着,仿佛在等候着什么命令一般。

     “快回去!”梦辰一把拉住鸿烈就往屋里走。

     鸿烈这时终于发现了情况的危急,赶忙跟着师妹一同向木屋疾奔。

     可没跑两步,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低低的龙吟,继而两人就看到那条蛟龙仰天一声长啸。秋伏岳如同得到了命令一般,那对可怕的虎爪向着半空中李净天的屏障猛地劈了下来。

     这两人自从被李净天给轻易打败起,心已经被恐惧和怨毒给完全塞满。而端木衡的出现所带给他们的恐惧完全不逊于魏三阳亲临。

     不过出乎他俩意料之外的是,端木衡并没有当场训斥他们,而是派了那条蛟龙来把这次偷袭的阴谋交待给他俩听。

     听说有将功补过的机会,两人岂会拒绝!

     就这样,趁着端木衡与李净天斗得难分难解之际,两人连同那条蛟龙悄然来到了镜湖上空。不过昨晚他们并没有发动进攻。

     一方面是因为李净天的屏障太过完美无缺,深夜中若是贸然出手唯恐失手就会打草惊蛇;而另一方面,端木衡的这个举动原本就是为了给自己留后手,关键时刻要挟李净天,所以他们便静静等候着信号。

     终于,经过了一夜漫长的等待,那条蛟龙听到了来自主人的命令——他俩之间已经完全无需信箭来传递音讯了——立功心切的秋伏岳当即表示头一阵由他来打。

     他卯足了全身的气力就是一掌。

     就听“轰”的一声巨响,霎时间金光四射。原本完全无影无踪的屏障此刻显露了出来。秋伏岳大喜,急忙又补上了一掌。瞬间,那罩子上出现了细密的裂痕。

     钟折威见状,一同过来帮忙。

     不出半炷香的时间,李净天的这道屏障彻底被击碎。原本在他们面前看来是一片密林的地方陡然间出现了一面大湖,湖旁有一个小木屋。

     “那老东西的法术还真是了得!”秋伏岳恨恨道。

     “你还有心思夸奖他?还不下去拿人!”蛟龙在后头哑着嗓子训斥道。

     “遵命,遵命!”与其说这两人是奉命而去倒不如说是抱头鼠窜更能形容他们当时下去时候那仓皇的样子。

     屋子里梦辰知道抵挡不住,一把拉住夏鸿烈夺门而出。就听“喀嚓”一声巨响,屋子顿时被打成了一堆废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