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种族的成见
    三天后,悠悠的蝉鸣把鸿烈从沉睡中唤醒。他看了看窗外,觉得景致很眼熟。

     “你醒了?”梦辰欣喜的语气里掩藏不住的是无比的倦意。

     “师妹,你好些了么?这里是哪儿?”

     “还是镜湖,师父说与其另找一个地方,不如还回到这里。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

     “师父考虑的极是!”鸿烈点了点头,“他老人家人呢?”

     “躺着别动,师父在外头,心情很差。”

     “难道说发生了什么事情么?让师父的心情这样差。”

     “你知道……他都不怎么和我说话,不过如果我猜得没错,可能是老主人出事了吧!”

     “老主人!”鸿烈惊道,“老主人出了什么事?”

     “我离开天界的时候,这件事只是有点端倪,但是我看师父的神情,恐怕事情又有了新的进展,但无论怎么说,恐怕都和魏三阳还有……还有傲然脱不了干系!”

     鸿烈还想继续问,屋门开启,李净天走了进来,面色一如梦辰所说的那样凝重。梦辰赶忙退到一边,默不出声。

     “好点了没?”李净天在鸿烈的床榻边坐下关切地问道,在鸿烈面前,老爷子显得很是慈爱。

     “好多了,我真没想到还能有醒过来的一天。”鸿烈看着师父也有些倦意的面容心里很是自责与担心。

     “你以为师父给你吃的是毒药么?”

     “鸿烈不敢!只是请恕孩儿愚钝,师父后来给我吃的究竟是什么?”

     “那是昴日洗髓丹。”

     “原来是季天河大人的看家神丹。”

     “不错!”李净天站起了身子长叹了一声,“这丹药炼制一颗就需要三千年的心血,我们真是欠了季大人好大一个人情。”

     “师父……请恕徒儿愚钝,我听说这洗髓丹乃是用来清除所中的剧毒,同时对伤口的愈合也很有帮助。但徒儿的伤,师妹已经替我给医好了,为何还要……”

     “寻常的伤自然无碍。可你是被镇天刺伤,虽然梦辰帮你愈合了伤口,但是镇天的邪毒却已经深入了你的骨髓。那东西不清理彻底,你白天练功晚上它就把你所练的东西给吞个干净,如同一个无底洞。”

     “这镇天竟然这样可怕!我原来一直以为它只是一把吞噬力量的邪剑而已!”

     “只是吞噬力量,难道这还不够么!”李净天的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显然对镇天厌恶到了极致。

     “是!是徒儿失言了!”鸿烈原本还想向师父打听为何傲然会得到镇天,可是看到师父的这个神情就把话又给吞了回去。

     “没什么,”李净天摆了摆手继续说道,“所以我让你先服下‘回魂丹’,是为了让你自己体内的潜能把所有的余毒都给浮到表面上,再让季大人的神丹祛毒那就是事半功倍了。否则恐怕是九千年的洗髓丹都清理不干净!”

     “那师父,我现在体内镇天的邪毒已经干净了?”

     “嗯!一点不剩。而你这一次也算是从死亡边缘走了回来,我们练功原本就会遇到一些难关,如果破了便可大大精进,破不了很可能送了性命。所以现在来看,上天可还没抛弃你!”

     “是师父,和老主人没有抛弃我……啊对了!师父,刚才梦辰说老主人出了事,到底发生了什么?老主人他怎么了?难道真的是那魏三阳有什么不轨举动么?”

     李净天瞥了梦辰一眼,眼神有些迷离,并没有之前看她的时候那样锐利的目光,仿佛倒是有一种“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喟叹。

     可是沉默了好久李净天也没有答复,只是微微摇了摇头道:“你先安心养伤,等你能下地走动了再说不迟。梦辰,你跟我来!”

     梦辰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出了屋子,两人来到了湖边,鸿烈远远地看着,却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心里很是焦急。

     “把你们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一件不落地告诉我。”李净天面朝大湖背对着自己的女徒弟。

     梦辰不敢有所隐瞒,就将从魔族山洞搭救鸿烈开始一直到三天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讲述了一番。

     “按照你说的,那亢金龙和尾火虎半年以来一直在追踪你俩?”

     “离开中土一直到西江镇,我始终有一种感觉,自己被什么人在盯梢。但那个时候一门心思照顾师兄,所以没有多去留意。之后它们找上门时所说的话,前后推断极有可能就是它们。”

     “半年……”李净天沉默了一会儿,“我离开奎星宫的时候天上还一切太平。”

     “师父!”梦辰显然强行壮了壮胆,小心翼翼地问道,“孩儿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梦辰从小承蒙师父和老主人养育,大恩从未报答。倘若老主人真的出了什么事,还望你能够告诉我,如果我能为老主人做什么,梦辰绝无二话!”

     “绝无二话!哪怕要你去死?”

     梦辰咬了咬嘴唇把心一横坚定地答道:“是的,只要能让老主人平安,就是去死,梦辰也绝无二话!”

     李净天微微闭上眼睛抬起头,长长舒了口气。

     “孩子……”

     梦辰一激灵,李净天几乎从来不用这个亲密的字眼称呼自己,而对于鸿烈却从来不会吝惜这个字眼。当年她因此而暗自嫉妒师兄,甚至说只要李净天叫自己一声“孩子”,那就是要她去死都可以。

     “死两回了……”梦辰眼中含泪,暗自解嘲道。

     而李净天的话语极其诚恳,并无丁点儿严厉的口气:“为师一直对你有些成见,这些年来委屈你了。这次鸿烈能够活命,没有你,做不到,为师这里谢过了!”

     说罢李净天冲梦辰抱拳欠身微施一礼。

     “师父!”梦辰哭拜在地,她原本还想多说些什么,可是心中多年的委屈被师父这几句话就给彻底引发了出来,顿时直哭得伏地不起。

     鸿烈在屋里还以为师父又严厉训斥了梦辰,心腾腾直跳。

     “起来,”李净天将梦辰搀扶了起来,“为师把对魔族的成见强加在你身上,真是过了!你猜得没有错,天界如今是不太平。但是兄长究竟出了什么事我此刻还不能和你说。我现在就要赶回去,鸿烈就交给你了。我知道你的心思在傲然身上,但这一次鸿烈却需要你好好费心了!”

     “孩儿……孩儿……遵命!”

     “只要鸿烈能够下地,就可以让他像从前那样修炼,虽然无法和在天界修炼相比拟,但只要持之以恒应该也能有所收获。先让他尽快练到乾级第十层吧!”

     “是!梦辰一定竭力相助!”

     “让他不要太过心急,练功急不来。另外这信箭你拿着,再遇到敌人千万不要硬撑,我刚才看了,你的伤也挺重,不过只要好好调养假日时日便能恢复。”

     “多谢师父挂心!”

     “如果有强敌,你只要觉得敌不过就给我信号。记住了么?”

     “是!梦辰记住了!”

     李净天托付完一切便在镜湖之上又设立了一道更为强大也更为隐蔽的屏障,他没有去和鸿烈作别,便独自一人飘然而去。

     离开镜湖独自飞到空中,老人显得感慨万千:“但愿不会出事!”

     说起李净天对于柳梦辰的成见最早是因为她的出身。

     因为魏三阳的关系李净天几乎恨透了魔族,而当年挑选弟子的时候梦辰是他的兄长亲自决定。

     那时并不是没有其他人选,李净天因此不知和哥哥争吵了多少回,但最终还是拗不过哥哥,而梦辰也没有辜负李倚天的眼光撑过了天火的历练。

     梦辰入门后,练功刻苦同时又善解人意,加上李倚天时不时为弟弟开导,渐渐地李净天也就淡化了昔日的成见,直到他发现傲然与她坠入爱河。

     三个弟子里,鸿烈天资虽然最高,但这仅限于练功,待人接物方面多少有些迟钝。所以圆滑的傲然原本最招李净天喜爱。

     可忽然有一天他发现这个爱徒渐渐因为梦辰的关系怠于练功,不思进取,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

     虽然很是愤怒,不过那时李净天还存了一个侥幸:是你夏傲然自甘堕落,可我还有夏鸿烈!可谁想到不久后他又发现鸿烈竟然单恋起了自己的师妹。

     如果不是李倚天及时拦阻,恐怕柳梦辰早就命丧在李净天的剑下。在那以后,梦辰便到处受到李净天的冷眼,练功方面也得不到师父的指点,于是修为便与夏氏兄弟拉开了差距。

     同时,李净天又将魔族无善类的说辞时时挂在嘴边,并始终对梦辰十分嫌恶。这些事情,梦辰完全明白。

     鸿烈入住北辰宫,最高兴的是李净天。而当他被哥哥刺杀的消息传来,老人几乎在一夜之间白了所有的发丝,他觉得这一生无论付出何种心血都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如今,总算徒弟找到了;命也保住了,虽然神功尽废,但李净天终究没有绝望。

     他自知身为奎星之主无法时时刻刻在下界陪伴鸿烈,所以最后他才那样委屈自己的内心,竟然破天荒地用“孩子”来称呼梦辰。没想到这一下果然起了奇效,最终让他得以放心地离开。

     梦辰并没有被“欺骗”太久,很快便明白了李净天的用意。但有时候,人总是愿意被一些东西欺骗着,并渴望多欺骗一会儿。就好像鸿烈对于梦辰的情愫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