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凶险的恶战(上)
    当那雪球奔到鸿烈面前的时候,早已经有数十丈之巨!

     就看鸿烈一把扯下身上的神袍照准裹挟着阿大的雪球扔去。

     那神袍甫一触碰到奔袭的雪球,顿时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口袋,竟生生将它完全裹了进去。紧接着鸿烈一抬手,借着那股子巨大的冲力将阿大向着黝夜谷前那个深壑扔去。

     伴随着一声轰然的巨响,深壑中腾起一团白雾。不过鸿烈选择的那个地方相去黝夜谷的入口足有一里地,所以尽管山谷里余音不息,却并没有对住民造成什么伤害。

     “阿大,但愿你没事!”鸿烈看了深壑一眼,心里默默祷祝。

     “夏鸿烈!”就听半悬空传来了一声狂怒到了极致的怒吼,那条怪蛟已然到了跟前,“这一个多以来,我日日夜夜就是想着把你剖腹剜心,你今天却自己送上门来!”

     鸿烈冷冷一笑:“你的这条贱命还真硬,被我砍了脑袋竟然还被你活了下来。怎么?没去找你的主人让他来为你报仇么?是不是害怕再被他给一杖打飞?”

     鸿烈这话可是直接戳中了这怪蛟的痛处!

     自从被鸿烈枭首之后,这怪蛟的脑袋赶巧落在了三只雪鹰的头上。一瞬间,这三只可怜的鸟儿的身体便被它据为己有。

     不过一个龙头之下连着三个鸟身,这模样无论如何都太过难看。所以它凭着记忆中自己的身体掉落的方向找寻而去,不到半天的工夫就被它在雪谷之中给找到。

     之后的事情就如同那雪原冰犼说得一般。脑袋找到了身体两者再次融合,不过它的身体却也发生了些许异变,最终成了如今的模样。

     每一个坐骑都不能脱离了主人而独立存在,因为这就如同一条丧家之犬一般会被人唾弃。但是,这怪蛟深深明白南进贤骨子里的那股狠劲,对于一个无用的下属他绝不会比魏三阳更留情面。

     那打落自己脑袋的一杖就已然说明了问题,更何况自己如今的模样一定会让南进贤感到无比的耻辱。

     所以,它渴望着能够至少立下一件大功,作为回家的敲门砖。

     那一次鸿烈偷袭雪原冰犼被它在山巅瞧了个真切。不过那时它的创伤还未痊愈,故而一时间不敢出面一搏。

     如今,它自觉伤愈,便想先拿阿大来试试身手。

     阿大如今的修为刚刚达到光明境,可是这蛟龙在南进贤的调教之下已经达到了焰天境。故而阿大远不是它的对手。就在危急时刻,鸿烈赶到了。这怪蛟不禁心花怒放。

     它听得鸿烈对自己的讥讽,不禁气得全身发抖。就看它一仰首,三个脑袋同时发出一阵刺耳的啸叫。

     原本它的龙吟已经有了几分神龙的味道,如今再加上了更加尖锐刺耳的雪鹰的唳声,整个山谷中响彻着一种令人恐怖回音。

     这雪鹰乃是雪山的灵禽,更是传书最佳的选择。这鸟除了会寻常猛禽的一切本领外,那响彻云霄的唳声乃是令所有飞禽都感到胆寒的杀器。

     倘若相去百步之内,只消一声,这锐音就能刺破百兽的耳膜,若是再近一些,甚至能让生灵疯癫错乱。

     这怪蛟虽然背后只有三对翅膀,可是这一个月来被它吞食的雪鹰何止成百上千,整个倚天峰的雪鹰一族几乎要被它给吞吃殆尽。所以它此刻的这声长啸的力量,就如同有千百只雪鹰同时发出啸叫一样。

     鸿烈能够承受这样的音波攻击,可是下方的黝夜谷住民却不能。

     那些站在洞口为鸿烈站脚助威的汉子一个个捂着耳朵满地打滚,痛苦得连喊叫的气力都已经丧失。

     鸿烈在半悬空见到了这样的情景不觉暗暗心惊,想要去救众人则会把自己的后背完全让给这可怕的怪物,一时间竟进退两难。

     就在此刻,鸿烈的耳边突然传来了那个略带稚嫩却无比坚定的声音:“神仙大人,请安心!下面交给云熙了!”

     鸿烈用眼角一扫,只见原本隐没在一堆壮汉中的那个弱小的身躯此刻正在替众人疗伤。不知道他用得什么法术,可是只消他在伤者的耳边轻轻一碰,那人便立刻能够坐起来。

     转眼的工夫,老黑和老张就已经恢复了意识,他们冲着高出的鸿烈一个劲地挑大拇哥,示意自己已经无恙,让鸿烈安心与这怪蛟搏杀。

     由于这一声啸叫并不是那怪蛟的攻势之一,只是它用来发泄愤怒的一个途径,所以鸿烈才能有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向暮云熙以及老黑、老张点头示意。

     片刻的工夫,这怪蛟停止了啸叫,三个脑袋六只眼睛恶狠狠地凝视着夏鸿烈:“夏鸿烈!看招!”

     就看这怪蛟六翼齐展,顿时抖落了数百根暗绿色的羽毛,继而翅膀再猛地一扇,这数百根羽毛如同飞箭一般奔着鸿烈的面门而来。

     此刻那神袍早已经回到了鸿烈的身上,这样的雕虫小技他丝毫不会在意。

     就看他轻舒袍袖,施展出了叶归鸿的那一招“袖里乾坤”。顿时右手的袖子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喇叭口,这数百根羽毛宛若被地洞吸走的池水一般打着圈向里飞去。

     还不等那怪蛟从惊愕中回过神来。就看鸿烈右侧的袖口猛地一收,同时将左手的袖口展开,顿时这数百根在他后背兜了一圈的羽毛回射向那怪蛟的面门。

     那怪蛟惊呼一声,急忙用翅膀左右拨打,这才将这一轮自食其果的攻势给化解。

     鸿烈竖起一根食指冲着它摇了摇,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显出对它无比的轻蔑。

     已然到达了金刚境的他自然有这份底气。

     可那怪蛟如何会明白,或者说它摄于南进贤的威严已经无暇去顾及它和鸿烈那悬殊的差距了。

     只见它一招不成急忙一仰首,将身边的浓云给吞进了肚里。

     鸿烈笑道:“难道你也想造一座云冰迷阵么?你家主人的我尚且不怕,更何况是你的!”

     那怪蛟张着大嘴无法回答,只能用捏得“咯咯”作响的骨节表示对鸿烈的愤慨。鸿烈叉着手,故意要看看它到底有什么能耐——其实如果他此刻发动袭击这怪蛟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约莫一顿饭的工夫,云被吞尽。可出乎鸿烈意料之外的是,它并没有将云给喷出来。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这怪蛟一扭头,竟然向着雪山的深处飞去。

     “想跑么!”鸿烈见此刻阿大已经从深谷里爬了上来,众人也在云熙的救助下恢复了原样,料想纵使是调虎离山,寻常的走兽也不是阿大的对手。所以,他立刻紧紧地跟了过去。

     “夏鸿烈!有本事就到我的地盘来和我一决雌雄!”那怪蛟边飞一边嘴里不断向鸿烈挑衅。

     “你的地盘?”鸿烈冷冷一笑,“你生在魔界,如今倒要把这人界的倚天峰算成是你的地盘了?”

     “总有一天,我们魔界会一统你们人界!到那时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哈哈哈哈!”

     “可笑的东西!”鸿烈喝道,“这到底是你的痴心妄想,还是那魏三阳在白日做梦!”

     “等着瞧吧夏鸿烈,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此刻这一蛟一人已经飞出了十多里地。鸿烈突然间感觉周遭的云雾又多了起来。他细细一想,适才那蛟龙所吞食的浓云的确也没有那么广远的范围,所以也没有太过在意。

     突然,就看这怪蛟在空中停住了身子,而在它的背后赫然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绝壁,算来应当是倚天峰下相对较高的群峰之一。

     “自断后路么?”鸿烈笑道。

     “你说什么?你说我自断后路?”那怪蛟一脸坏笑,“你好好看看周围吧!”

     鸿烈闻言用眼角向四周一扫,透过云层他惊讶的发现,此时此刻自己与这怪蛟正身处一个“瓮”中。

     原来,这里绝壁辗转相连,在如今他俩停留的位置形成了一个大半圆,就如同是十二十三的月亮一般,唯独只有一个缺口——当然若是向上直飞也是能够逃脱的。

     “哼!你的意思是要我瓮中捉鳖么?”鸿烈道。

     “就算我是鱼鳖,”这怪蛟咬牙切齿道,“可是你这个渔人今天不也同在瓮里么?在外头,你可以对我们作威作福,可是同在里头,难道你认为自己还有多少优势可言!”

     “什么?”鸿烈听出了这怪蛟话语里的自信,不由得再一次打量了周围一番。而这一次,他分明感觉到了云层之后传来了阵阵杀气。

     “受死吧夏鸿烈!这都是你自投罗网!”

     说罢,就看那怪蛟一张嘴,顿时将适才吞入肚中的浓云尽数喷了出来。鸿烈原本放着云冰迷阵,可谁料这怪蛟喷出的就是普通的浓云,触手即散,只是渐渐缩小了鸿烈的视野。

     仅仅是一盏茶的工夫,鸿烈已经完全被浓云裹挟在了中心,十步之外都已经看不见任何东西。而那阵阵可怕的杀气却在一点点向他逼近。

     猛然间,正前方一对燃起了一对赤红的灯火,原来是这怪物怒火中烧的眼眸。

     就听它恶狠狠地说道:“夏鸿烈,今天让你尝尝死亡的滋味!”

     紧接着又一阵可怕的啸声响起,鸿烈的周边隐隐出现了几个光团,随即一阵“嗡嗡”的声响伴随着骇人的杀气向鸿烈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