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泣血铃兰花
    虽然心里急切,不过石砺还是坚持要先行回西江镇和石老三把情况交代一下。鸿烈对这个要求也实在不忍心去拒绝。毕竟这点距离的来回对于他们俩来说也只是举手间的事情。

     而当最后两人回到倚天峰上的时候,相去离开灵獬山也不过只过去了一个时辰的样子,叶儿的病情石砺也完全知晓了。

     来到了卧房外,只见阿二依旧守在外头,而它向两人传达的消息是这段时间里叶儿始终睡得挺安稳,鸿烈的心多多少少放下了一些。

     两人蹑手蹑脚地来到了屋里,石砺仔仔细细替叶儿做了一番诊视,几乎拿出了他的看家本领。而鸿烈也将那个药瓶交到了他的手中。

     石砺的眉头始终紧锁着,整整半个时辰一语不发,无论鸿烈做何种暗示甚至低语问询,他都不做任何回复。甚至连他的眼珠子让人感觉都没有眨一下,仿佛是一尊雕塑。唯一让人觉得他还活着的便是他的手指在不断地轻敲着床头。

     鸿烈知道这个动作表示石砺遇到了大麻烦。他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终于,石砺长出了一口气,仿佛窒息了很久突然间可以呼吸了一般。

     “怎么样?”鸿烈焦急地问道。

     石砺没有答复,而是站起身子来到了卧室门口,冲着阿二道:“阿二,有件事我要问你。”

     “石大人请问。”

     “叶儿和叶归鸿前辈真的出自叶家一脉么?”

     “什么!”

     此言一出非但是阿二,甚至是鸿烈都觉得很震惊却又很莫名。让他来诊视病情为何突然要问这样一个问题。但是鸿烈知道石砺既然这样问必定有他的缘由,于是急忙帮他追问道:“阿二,如实回答!”

     “这……”阿二突然间显得很为难,而这一点没能逃过鸿烈的眼睛。

     “阿二!”鸿烈虽然压低了嗓门,可是这语气却严厉到了极致,“如实交代!”

     “主人,原本这件事我也是偶尔听说的,知道的并不详细。后来老主人知道了以后就命令我发下毒誓,无论对谁,甚至是叶儿本人,都不能透露半个字,否则我必将天雷加身死无葬身之地!”

     阿二说到这里几乎是声泪俱下,磕头如同捣蒜哀求道:“主人!阿二所说的句句属实,倘若我方才所说有半句虚言,此刻就让我如同那头被主人雷殛而死的白虎一样,尸骨无存!”

     “太师父要你发下这样的毒誓啊!”鸿烈叹了口气道。

     “夏兄你别急,”石砺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虽然阿二没说,不过至少可以从他适才的回答来推断,叶儿并非是叶归鸿老前辈的后人!”

     鸿烈看了看石砺又看了看阿二,当目光一相接,阿二立刻把头给低下,不敢直视鸿烈的眼睛。

     “看来是真的了,”鸿烈点点头,“阿二,这并非是你泄漏的秘密,你也无须担心。倘若上天因此而惩罚你,我夏鸿烈在此立誓,愿意为你全力承担!”

     “多谢主人大恩!”阿二感激地向鸿烈磕了个头。

     “阿砺,”鸿烈拍了拍石砺的肩膀道,“既然你这样问阿二,那表示你应当听过这个传闻,是不是?”

     “这件事其实我所知道的和阿二差不了多少。”石砺眼睛看着远方,似乎陷入了回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说来听听!”鸿烈实在有些按耐不住。

     “我的师父季大人与叶归鸿前辈乃是忘年交,这件事我想夏兄应该是知道的。”

     “没错!”鸿烈点点头,“虽然辈份上差了一辈,不过季大人和太师父还有师父、老主人交情都很好。”

     “具体的时间我不记得了,”石砺似乎在掐手指计算着什么,不过依旧没有什么结果,“总之在许多年前,有一次叶前辈向我师父飞鹰传讯。我师父读了前辈的信后双眉紧锁,后来将信撂在一边一个人在那里出神。

     “我出于好奇心,趁着师父不注意想要去看看那信上究竟写的是什么。可是师父立刻就发现了这一点并把信给收走了。”

     “那信上究竟写着什么?难道和叶儿有关?”

     “写着什么我没能看全,但是的确有叶儿的名字,其余的一些内容如今我已经记不清,但是唯独记得两个字。”

     “哪两个字?”

     “收养。”

     “收养?收养!”鸿烈闻言不觉一惊,“如果说叶儿真的是太师父的后代儿孙,那无论如何似乎都不该用‘收养’这两个字啊!虽说这样有些咬文嚼字,显得很矫情,但的确不能不让人在意。”

     而鸿烈说着说着,突然间回忆起当时在昴宿星宫门口那两个守卫的话,他们曾经也称叶儿为叶归鸿“收养的丫头”。不过当时他完全没有在意这两个字,如今看来,这件事在昴宿星宫不算是什么秘密。

     “后来呢?”鸿烈继续问道,“季大人后来有做过什么么?我想太师父既然飞鹰传书给他,必定是有什么请托。难道说这瓶药就是太师父拜托季大人配制的?”

     “这一点你倒是没猜错!”石砺点了点头,手中把玩着那个药瓶时不时放到鼻子前嗅嗅,“当时师父把采药的任务交给了我,这药瓶上残留的味道必定就是我所采来的药材的味道。”

     “季大人让你采了什么药?”

     “除去一些最寻常的辅药外,最为主要的一味药便是‘泣血铃兰花’。”

     “泣血铃兰花?”鸿烈一愣,“这是什么东西?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

     “如果这名字你没有听说过,那么它的另外一个名字不知道你是否知道——食梦花。”

     “这个似乎有所耳闻,不过我却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

     “这泣血铃兰花生在鬼界望天峰之上,”石砺说道,“那可是极为罕见的一种药材。它的外形和铃兰花差不多,之所以要在前面加上‘泣血’二字,乃是由于这浅色的花瓣上有一道道细细的红色条纹,就如同泣血的模样故而得名。”

     “食梦花,食梦花,”鸿烈反复念叨着这个俗名,“难道说这花可以把人的噩梦给吃掉?”

     “这一次你可猜错了,”石砺微微一笑,“我一直觉得这个俗名不怎么恰当。因为这食梦花的作用并非是吃掉噩梦,而是尘封往昔的记忆!”

     “尘封往昔的记忆?这话怎么讲?”

     “根据药量的不同,最多的可以让服药者忘记从出生开始一直到服药之前的全部记忆。当然,这些记忆看似是被忘记,实则是被封印在了服药者的脑海里。而这药有一个最大也是最可怕的弊端。”

     “是什么?”

     “那就是一旦开始服药便一生不能停用,否则当药力失效,往昔的记忆就会如同决堤的洪水一样汹涌袭来。轻则让服药者疯疯癫癫、噩梦连连,重则就会完全成为一个疯子一个傻子甚至疯癫而死!”

     “太师父为什么要给叶儿服用这样可怕的药物?到底是为什么!”

     “我信得过叶前辈的为人,所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一定是前辈在发现叶儿的时候,她正被什么可怕的景象所折磨着。阿二,叶儿来倚天峰的时候有几岁?”

     “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吧!”阿二认真地回答道。

     “那就是了,”石砺点点头,“我所用的食梦花药量用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是差不多的。不过第一次之后,这药都是由我师父亲自采集、亲自炼制,所以后面的事情我就不是最清楚了。”

     “那眼下该如何?”鸿烈急道,“按照你的说法,一旦开始服药,那么此生就不能停止。那么事不宜迟,你快些告诉我这食梦花的具体位置,我这就去采集一些来!”

     “恐怕没那么容易,”石砺摇了摇头道,“这食梦花之所以罕见,一来是它所在的位置乃是雪山的峭壁之上。当然这一点对你我来说并不算难处。

     “可最让人头疼的乃是它的花期极长,一朵花从孕育到长成需要耗费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并且若是不长成,则毫无药效!”

     “就算再难我也要去试试!”鸿烈禁不住大吼起来,完全忘了这样会把叶儿给吵醒。

     叶儿真的醒了。

     鸿烈就听到身背后传来一个虚弱到了极致的声音:“鸿烈,鸿烈……”

     “叶儿!”鸿烈一步冲了上去将她给搂在怀里,“你感觉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么?”

     “我的脑袋里都是幻象,一个接一个的,好可怕!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不会害怕!鸿烈,鸿烈!你答应我,别去找楚孤云,别去找他,陪着我,陪着我好不好?”

     “楚孤云……”鸿烈听到这三个字不由得全身激灵一下,再看看叶儿憔悴苍白的脸颊和乞求而惹人爱怜的眼神,顿时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夏鸿烈啊夏鸿烈!”他暗骂自己道,“你就是个大混蛋,你就是个大大的混蛋!每一次都要让女子来为你的混蛋而伤心憔悴,你算什么东西!”

     “你不答应么?”叶儿看着鸿烈那因为自责而皱起的眉头还以为他不愿意,又怯生生地补问了一句。

     “不不不!我当然答应你,可是……可是……”鸿烈说着看了看石砺,“如果我陪着叶儿,那这药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