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尊严和生死
    “尊严”。

     这两个字对于任何有知觉的生灵来说都格外重要。

     更何况九尾灵狐和他的主人一样都自视高贵。所以当它听到要被抓去游街、下跪认罪就有一种难以名状的颤栗,一种比死都要难受的恐惧。

     但是,正是因为“尊严”,这可悲的“尊严”,让夏鸿烈在魔族洞窟里不愿意说出一句服软的话而几乎送命,此时此刻也把这九尾灵狐推上了这尊严的断头台。

     就看它全身颤抖着凝视着夏鸿烈,牙关咬得咯咯作响,身子因为恐惧与愤怒而完成了弓状,乌亮的眼睛射出两道憎恨的光芒。

     对峙了约有一顿饭的工夫,双方谁也没有说话。

     终于夏鸿烈打破了沉默:“如何?想清楚了么?如果想清楚了,那就跟我走,可以少受一些痛苦。如果要我亲自动手,恐怕你非但要下跪,皮肉也要受一点苦!”

     这九尾灵狐眼看无可回避,只得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道:“有本事你就来!”

     “哼!”夏鸿烈双眼一瞪,“你自找的!”

     说罢他一挥手,已经隔空将九尾灵狐的身体给死死抓住。

     如今他已然到达了金刚境,对于这只狐狸拥有压倒性的优势,所以这灵狐此时此刻压根就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就看它的身体给缓缓举到了半空,如果是叶儿在场,她一定会想起那一天鸿烈雷殛那头白虎兽。不过石砺对于鸿烈的了解不会次于叶儿,他已经从兄弟的脸上读到了一种隐藏在骨髓深处的狠劲。

     “兄弟,别这样!”石砺低声道,“你会弄死它的!”

     “你闭嘴!”那灵狐怒道。

     有时候耳音太好也不是好事,如果它没有听见石砺的劝谏也不会因为他触犯了自己的尊严而反驳。结果这一下怒斥当真把鸿烈给惹火了,石砺可是他的生死弟兄!

     就听“咯啦”一声,那狐狸就觉得喉头被什么东西给死死扼住,同时自己脖子以下的部位开始扭转起来,就如同一条湿漉漉的毛巾此刻被人拧干一般。

     鸿烈故意放缓了速度,让扭转的力量尽量传遍了灵狐的全身。

     “楚孤云何等的威名,”夏鸿烈边扭边骂道,“怎么他会有你这样狂妄自大的坐骑!”

     此刻那狐狸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而这股子锥心的剧痛也彻底摧垮了它所有的防线。

     “尊严”,此刻就是个屁!可是这会儿,这个屁却无论如何也放不走。

     “可以了兄弟!”石砺已经看出鸿烈再用一下力就可以把这九尾灵狐的肚肠给隔空掏出来,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吼道,“你弄断它几根骨头我还能给它医回来,你把它肚肠掏出来那就是我师父都救不回来了!”

     鸿烈凝视着狐狸的眼睛。此刻,这对适才无比孤傲的眼睛已经没有了神采,只剩下了虚弱和哀求。

     “也罢!听兄弟的!”

     鸿烈说罢收了法术,攥紧了狐狸颈后的绒毛就准备向西江镇而去。

     就在两人一狐刚要离去之际,就听得灵獬山中突然传来了一个无比优雅而又动听的声音:“夏兄既然出了气,那可否将我的坐骑还给在下?它纵然狂妄,也跟随了我多年,不知夏兄可否赏我个脸面?”

     石砺此番前来并未曾见到楚孤云的面,他只是刚踏入灵獬山的领地就被这九尾灵狐给追杀了出来。对于魔族第一美男子的名号他自然是听说过的,美成什么样子他不知道,可眼下就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已经让他全身发颤。

     两人抬头一看,只见那楚孤云正缓步从湖面上走来,原本平静的湖水被踏出了一个又一个间隔均匀的圆晕,宛若蜻蜓点水,优雅而轻盈。

     “这……这就是楚孤云?”石砺在鸿烈耳边低语道。

     没想到灵狐的主人耳音比灵狐还要好,就听那楚孤云冲着石砺的方向微微一欠身,微笑道:“正是在下。不知尊驾是哪一位?请恕孤云眼拙。”

     “我叫石砺,你可以叫我阿砺!”石砺傻呵呵地笑着挠着头,“我是季天河大人的门下,只不过如今还只是一个入门弟子,不像楚大人你乃是心宿之主!”

     由于季天河醉心于炼药经常闭关,所以石砺也染上了师父的这个习惯,对于外界的事情历来知道的要比别人慢个半拍,更何况魏三阳废黜楚孤云之事原本就没有太过声张。

     不过楚孤云对于石砺的话并没有任何着恼,只是微笑着说:“在下如今已然不是心宿之主了。”

     石砺闻言很是尴尬,鸿烈瞥了他一眼,意思是“一会儿说给你听”,石砺点点头这才默不作声。

     此刻,楚孤云已经来到了近前。那狐狸已经缓过了一口气,这“尊严”又回到了身上,所以它始终微低着头,不敢向主人大声求救。

     鸿烈见自己这一个多月来日思夜想的人如今站在自己跟前,而自己则因为冲动而折磨了他的坐骑,一时间感觉无比尴尬。当然这一点要说完全怪他也有些过分,毕竟那狐狸的言语实在太过分!

     他把狐狸轻轻放下,继而冲楚孤云一抱拳道:“楚兄弟,别来无恙!”

     “承蒙夏兄那日击退了南进贤,没让我重新落入魏三阳的魔掌,孤云还未向你致谢,请受我一礼!”

     “兄弟言重了!”鸿烈急忙上前将孤云给扶住,“今天……”

     “事情我都知道了,”楚孤云摆了摆手,他知道鸿烈要说什么,“今天的错都在它的身上,是我平日里疏于管教才让它养成了这恼人的脾气,夏兄见谅,我替它……”

     眼看主人就要替自己认错,那九尾灵狐再看重“尊严”此刻也都得放下。只见它一昂首,横在了主人的身前前腿跪倒把脑袋深深埋了进去继而低声下气地说道:“适才在下多有冒犯,还望夏大人恕罪!”

     “罢了,”鸿烈叹了口气,“你和楚兄弟都是出于无心,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弄脏了水源孤云原本的确不知,是我的疏忽。”

     “没事没事!”石砺笑呵呵地道,“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包在我身上!”

     “久闻季天河大人有妙手回春的圣手,石兄弟既然是他的高足,看来我和狐儿的伤算是有着落了!”

     “好说,好说!”

     鸿烈原本还想拜托石砺,结果石砺先被孤云的气质给彻底征服了,省去了他不少麻烦。不过鸿烈原本急着找石砺去为叶儿治病,这一来恐怕又要耽搁了。

     谁料想这楚孤云非但耳音了得,这读心的本领也无人可及,他一直在观察鸿烈的表情,立刻就发觉这其中的奥妙。

     “夏兄,我和狐儿的伤并不致命,就算没有石兄弟的医治,再休养一阵子总能痊愈。倘若你有什么急事要拜托石兄弟,那就请你先来吧!”

     “啊?”石砺一愣神,“夏兄,你是来找我的?”

     这两人之间的反差简直让鸿烈差点笑岔气,他“狠狠”给了石砺一拳,假装生气道:“我不来找你还能找谁!我从星宫找到西江镇,又从石家找到这里,你以为是为什么!”

     石砺炼药的天赋极高,可惜在别的方面就显得很愚钝。他傻呵呵地笑着挠挠头道:“是么?那夏兄找我究竟为了何事?”

     “叶儿生了重病,整个人像着了魔一样!”

     “你说什么?叶儿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孤云眼见两人在谈论私事便先行告辞。可鸿烈却着实舍不得就这样放他走,但若是要出言挽留却又显得自己对叶儿太过冷酷。就是这一犹豫而没有立刻回答石砺问题的当口,孤云已经完全读懂了他的心思。

     “夏兄,”楚孤云微笑道,“此处听闻名唤灵獬山,泉眼多如星斗,着实美不胜收。我可真是有些不愿意离去了,这阵子就在这里休养了。”

     鸿烈闻言心中好生感激:“既如此,待我手边事了再来叨扰楚兄弟。”

     石砺从怀里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交到楚孤云的手中道:“楚兄身上的伤我已经替你看过了。”

     “哦?”楚孤云闻言显得有些意外,“你我方才仅仅是对面而立,我身上的伤势石兄弟已经完全知道了?”

     石砺还没答话,鸿烈就抢着道:“你可别小看他,阿砺的妙手回春可是深得季大人的真传!”

     “夏兄弟抬爱了,”石砺腼腆的一笑继而指了指那块石头道,“楚兄弟,这块石头对于疗伤解毒有奇效,你每天可以将它贴在患处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不出三天我想你的伤就能痊愈了。”

     “竟有这等神效!”孤云也显得很兴奋。

     “另外倘若楚兄弟愿意,也可以用这石头帮忙替这湖水给解解毒,虽然麻烦了一些不过——”

     “石兄弟不用说了,这点小事原本就是楚孤云责无旁贷的!”

     待事情终于交待清楚了,楚孤云便带着那灵狐返身离去。从向鸿烈赔罪直到离开这狐狸始终低着头一语不发。

     直到完全看不见楚孤云的背影,两人才仿佛从梦里同时惊醒一般。鸿烈未免尴尬一把拉住石砺的手道:“走吧兄弟,快随我去一趟倚天峰,叶儿的病情我路上会和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