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凶险的恶战(中)
    鸿烈顿时感觉有一股子寒气笼罩全身,急忙一挥手,卷起一道旋风顿时将浓云吹散,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景象不由得让他大吃一惊。

     就看在自己的前、后、左、右、上、下六方,各自有一个巨大的蜂巢,每一个蜂巢都足有数丈之高,鸿烈与其中任何一个站在一起都会显得格外渺小。

     “狼蜂!”鸿烈惊道。

     “哼!好眼力!”那怪蛟阴阳怪气地笑着道,“夏鸿烈,今天你怕了没有!”

     如果要问所有的天神,在下界中有没有什么妖物会让你们闻之色变。那么恐怕没有一个高傲的神族会承认有这样的物种存在。

     可是,若是将这巨大的蜂巢放在任何一个天神的面前,都足以让他们感到毛骨悚然。

     狼蜂,这是它的名字。

     寻常的蜜蜂大小不过一个手指节,纵使是那些杀人蜂也大不到哪里去。可是这寻常的一只狼蜂便足有鸳鸯一样的大小。

     它们的模样说起来并不像蜂,倒是和蜂鸟有几分相似;它们的脑袋上都有一个细长的尖喙,可以吸食敌人的血液;它们的翅膀的边缘又薄又利,足以割裂寻常走兽的皮张;而最为可怕的则是它们尾部的那根毒针。

     正是因为有了这根毒针,故而才把它们定名为“蜂”。之所以在前头还要加上一个狼,是因为它们具有恶狼所具有的一切可怕习性:贪婪、凶猛、好战、喜群战。

     它们尾部的那根毒针连着它们的五脏六腑,这一点和寻常的蜂类没有半点区别。当这根毒针一旦扎中敌人的身体,非但这狼蜂的所有毒液会在顷刻间注入对方的体内,这根阵也会顺着血管的流向心脏最终将心脏刺破。

     神族,或许不会被狼蜂的毒液所毒杀,可也惧怕被那毒针刺扎心脏的痛楚。

     千万年来,并不是没有天神在这种小小的怪物身上吃过亏,也曾经有过天神被数百狼蜂围攻最后心脏被刺烂剧痛而死的先例。所以这种可怕的毒蜂又有了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号——杀神蜂。

     此刻,那怪蛟不知从何处竟一口气调来了六个蜂巢,将鸿烈的周身上下给死死围住。鸿烈知道,每一个蜂巢里最少都能容纳下三百到四百只狼蜂,倘若这两千只狼蜂被一口气召唤出来,自己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够逃过此劫。

     怪蛟眼看鸿烈那严肃的神情,不由得心花怒放。

     就听它狂笑道:“夏鸿烈啊夏鸿烈,没想到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好了,我今天就要为我家主人和神君出出气,让你尝尝这毒蜂蜇身的滋味!”

     说罢,就见它双肩的雪鹰张开大嘴仰天一声长啸,顿时从每一个蜂巢里都飞出五十来只狼蜂。

     三百来对翅膀同时在空中颤抖,发出刺耳的“嗡嗡”声。而每一只狼蜂尾部的毒刺都放出了莹莹的紫光。

     由于这毒刺一旦使用就会丧命,故而这狼蜂不到万不得已是万万不会使用。可只要它们下了必死的决心,则毒刺就会放出光芒来,它的色泽依照地域的不同各有所异,但所蕴含的意思都是一样。

     四个字:同归于尽!

     鸿烈此刻已经别无选择,急忙一挥手,施展出“剑疾星驰”准备护住身体。

     岂料,这飞旋的剑气刚在他的身边升起,鸿烈就觉得脑袋突然间昏昏沉沉,仿佛是中了催眠的法术一般。

     他向着四周仔细看了看,瞬间便明白,这昏沉完全是拜这三百来只狼蜂翅膀同时的激震所致。

     这激烈而又不易被耳朵察觉的音波,在不知不觉间就给鸿烈的身体套上了一副无形的枷锁,而他那护身的剑气也因此而变得漏洞百出。

     怪蛟等得就是这千载难逢的良机!

     就看它龙首一声怒吼,三百来只狼蜂仿佛中了魔一般撅起尾部那紫莹莹的毒刺,宛若三百道流星一般奔着鸿烈而来。

     就听“唰唰唰”的声音此起彼伏,碰着那剑气的狼蜂在一瞬间就被切成了碎片。转眼间,三百只狼蜂已经有一半命丧在鸿烈的剑气之下。

     可是鸿烈身上这副无形的枷锁却没有半点减轻。原来那怪蛟早就趁此良机又召唤出了三百只狼蜂震动翅膀在一旁助阵。

     终于,鸿烈一着不慎。眼看就要将第一波攻势给彻底化解。就见一只狼蜂突破了剑气的屏障直奔他的面门而来。

     鸿烈此刻就觉得身子格外发沉,无奈之下急忙用掌心向外一拨,想要将这最后一只狼蜂给打飞。

     就听“砰”的一声,那可怜的东西一瞬间就被打入了远方的冰雪。可鸿烈却觉得掌心传来一阵刺痛。急忙回手一看,只见在左手掌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直径约有一寸的黑斑,用手指摸了摸,表皮上并没有丝毫的异样。

     “哼!妙极!”那怪蛟眼见这种情形不由得大叫起来,“夏鸿烈,看来无须我亲自出手了,如今你就是一个死人了!”

     “什么?啊!——”

     一瞬间,鸿烈就觉得一阵锥心的剧痛开始顺着左手的手腕慢慢向上延伸。

     他急忙撸起袖管定睛一看,只见自己的小臂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若非自己是天神之身,狼蜂的剧毒对他并不算太致命,此刻他这条胳膊上的肉恐怕就已经烂尽!

     “别徒劳了!”怪蛟冷笑道,“就算你是天神之躯,也无法阻止这血液的流转,只要你的鲜血带着这根毒刺经过你的心脏,你胸口那可怜的小东西恐怕就会烂成一滩臭屎!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季天河亲自前来,也无法挽救你这条狗命!”

     说话间,那紫色已经蔓延到了鸿烈上臂的一半,估摸着这样的速度,再要两柱香的工夫,整个这条左臂就会彻底变紫,在之后就要轮到自己的心脏了!

     “夏鸿烈!自断一臂吧!那样你至少还能多活一会儿!”

     那怪蛟眼见鸿烈因为痛苦连回骂的气力都没有心中简直乐开了花,仿佛南进贤重新将它收为坐骑都无法超越此时此刻的喜悦!

     就听它继续嘲讽道:“你太师父不是也断了一条胳膊么?你是他徒孙,为何不好好效仿效仿?如何?只要你说一句话,我可以亲自把你的胳膊给砍下来,保准不让你受半点痛苦!”

     “呸!”夏鸿烈狠狠啐了一口,继而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愚蠢的东西!你如果此时此刻不要那么话痨,直接让这三百只狼蜂来蜇我,恐怕你立刻就可以回去向南进贤邀功了!可惜啊可惜!”

     “什么!”

     这怪蛟见鸿烈的脸上突然露出了自信的神色不由得就是一惊。起先他还以为是鸿烈在逞强。可他立刻就发现,那已经蔓延到鸿烈上臂的紫色开始渐渐变淡,竟有缓缓消失的趋势。

     “无知的东西!”鸿烈一挥手,剑气屏障已经在周身腾起。这一次,任凭那三百只狼蜂如何振翅都再也无法成为鸿烈的负担。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这怪蛟咆哮道,“夏鸿烈,你别得意,三百只不够,我还有更多!”

     说着话就看它三个脑袋同时一声长啸,这一下六个蜂巢里所有的狼蜂顿时倾巢而出。围拢在鸿烈的身边几乎要将太阳的光芒给完全割裂。

     可是,这将近两千只狼蜂的振翅却依旧没能对鸿烈形成丝毫的影响。

     “你忘了么!”鸿烈笑道,“这狼蜂的翅膀再快,难道能比得上我的剑气!刚才我不慎被你得了先手,这才吃了亏。可惜你实在太狠我,不把你这一肚子怨气给倒干净你就是杀了我都不会觉得痛快,对不对?”

     此刻,这怪蛟已经说不出话来。的确,当时它嘲讽鸿烈的时候那三百只狼蜂确实在一旁安静的候命。因为它完全没有料到,毒刺刺入了鸿烈的身体却丝毫起不到作用!

     “我要杀你,就必须先杀了这两千只狼蜂!”鸿烈恨恨道,“可惜本少不爱杀生,所以今天我只能借用一下神铠的力量了!”

     说罢,就看鸿烈一把撕开胸口的神袍,露出了胸前那个咆哮的虎首。

     当那虎首放射出骇人的光芒时,所有的狼蜂都惊恐得向四下散开。这下界的飞虫如何能承受远古神祇的威严!

     一道耀眼的光芒闪过,鸿烈已然将虎啸苍穹披挂完毕。

     就看他双手一晃,那对虎神爪瞬间便化作了两个虎首。鸿烈将它俩高高举起,瞬间虎首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

     两千只狼蜂几乎在一瞬间被惊得忘记了如何振翅,几乎都要掉落云层摔死在万丈悬崖之下。而那怪蛟此刻也已然瑟瑟发抖,想要逃跑却发现压根就无法再移动自己的身体。

     再看鸿烈一挥手,做了一个聚拢的手势。所有的狼蜂乖乖地聚集在了他的身前,恭顺地听候他的调遣。

     鸿烈冲怪蛟投去狡黠的一笑,这怪蛟就感觉被一道死光笼罩了全身一般。它挣扎着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恐惧,强行催动自己的身躯向着空中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