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再说林艾笙,被母亲关进地窖后,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出去!她不懂母亲为什么突然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原来一切都好好的啊!

     “娘!你放我出去啊!开开门啊!”林艾笙一刻不停地排着地窖洞口的木门,可是每一次想要推动它都像有层无形的膜把力道都给弹了回来。林艾笙颓然地靠在洞口,正在懊恼自己平时的力气都哪去了,突然听到外面似乎有说话的声音,“是娘的声音!怎么好像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施三!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母女俩!”林婉仪的声音在风中凄厉回荡,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天上的人,仿佛只要那人一有动作,立刻就要冲上去拼命。

     施三看着那如炸毛母猫一样的女人,忍不住笑出声来:“呵呵,婉仪啊,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你何必要逃呢?”习惯性的摸了摸下巴,慢慢从飞剑上降下来,站在了林婉怡面前。

     “无耻!”林婉怡再也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骂了出来,提剑直刺施三面门。施三虚晃一招,往旁边一侧身就绕过林婉怡的剑站在了她身旁,抬手运足内力照着她胸口就是一击,没有一丝的怜香惜玉。林婉怡被一掌击飞,直撞到小屋的门上,一声闷哼喷出一口鲜血,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施三走到林婉怡跟前,抬脚踩在她肩头,踢了两脚“说吧,你生的那孩子在哪?你不说我也照样能找出来。”说完跨过她是身上,推门就要进去,林婉怡不知哪来的力气,死死抱住了施三的一条腿,施三厌恶的看了一眼抱住自己腿的女人,抬脚就把人甩到了一边。林婉怡撞上了门框,吃了痛终于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眼看着施三进了屋,昏了过去。

     林艾笙在地窖里,听见外面打斗的声音,还有娘的闷哼声,可是又看不见到底发生了什么,更是着急,使出所有的力气推地窖的门,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体内,聚集在小腹,又从小腹顺着经络流向四肢。莫名觉得这股力量可以帮助自己出去,尝试着将力量憋到手上,奋力一推,只听一阵巨响,门碎了,林艾笙从地窖里冲了出来。刚站定脚,就瞥见躺在门口的林婉怡,惊呼一声奔了过去,见林婉怡胸口一片猩红,眼泪瞬间溢满了眼眶“娘,你这怎么了啊,你醒醒看看笙儿啊。”林婉怡吃力的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女儿,瞬间泪流满面“笙儿,你为什么要出来啊!为什么啊!”林婉怡只觉得气血上涌,又是一口鲜血喷在了面前的地上。

     “笙儿?你叫笙儿啊。”突然一个浑厚的男声响起,林艾笙这次发现屋里还有一个人,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个看起来三十不到的男子,浓眉大眼,俊朗不凡,可是一双眼睛里却闪烁着如毒蛇一般幽幽的光,一身深蓝色衣服,泛着华丽的丝光,袖口银丝暗纹的刺绣看上去奢华非常,但长袍的一边一片暗红色却煞是刺眼。林艾笙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只是下意识的觉得这个人非常的危险,立刻挪到母亲身前,把奄奄一息的母亲挡在身后。“是!我就是笙儿,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伤我娘!”林艾笙昂起小小的脑袋,正视着高大的施三。“我是你爹。”施三盯着林艾笙一字一顿地说出了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想一块巨石,砸在了林艾笙的心上。“我爹?那为什么我从来没见过你?为什么娘从来没提过你,为什么你要打伤我娘!”林艾笙强忍着眼中的泪水高声质问。施三皱着眉头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小女孩,真的很想一掌拍飞,可是想到族长的话,强忍住出手的冲动,掏出一张定身符,拍在林艾笙的身上。林艾笙只觉身体一僵,刚想开口质问,却发现连嘴也张不开,只有一双眼睛还能眨,瞬间急的眼泪扑簌簌的掉下来。

     施三的耐性终于用光了,一把抓住林艾笙的后领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另一只手往储物袋里一掏,取出了一个圆盘形的飞行器,往小院中一抛,口中默念口诀,飞行器慢慢变大,直到能容纳两人乘坐为止。施三一甩手把林艾笙往飞行器上一扔,刚抬脚想上去就觉得有一双手拽住了自己的长袍,回头一看,果不其然就是那林婉怡,施三再也没了耐心,唤出飞剑往林婉怡的背上狠狠的刺下。林婉怡终于慢慢松了手再也没了气息。

     飞行器上的林艾笙眼睁睁看着娘没了气息,还是死在了这个自称是她爹的人手里,只觉得心像破裂开了一样的疼,眼泪止不住的流。

     施三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林艾笙,冷哼一声从指间逼出一簇真火,往小屋一指,那一簇火苗落在屋中,片刻的功夫整个房子燃起了熊熊烈火。看着燃起来的房子,施三这才满意的控制着飞行器起飞,再也不管身后躺着的林艾笙。

     林艾笙看着燃着火焰的小屋越来越远,只觉得心已经痛到连眼泪都流不出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唯一的亲人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林艾笙原本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渐渐失去了光彩,黑的如同深不见底的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渐渐从深山中飞出来,穿过村庄,飞入一座繁华的小城,降落在了城中最大的一座宅院的偏门。

     施三提着林艾笙下了飞行器,定身符的作用早早过了,可这一路上林艾笙不哭不闹不声不响,施三虽然觉得奇怪却并没有多管。只吩咐了一声让林艾笙跟好了自己,便头也不回的进了门,林艾笙顺从的跟着施三,乖巧的像一具木偶。

     虽然是从偏门回的府,但是三公子回府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不多时就有一个中年男子恭敬的出现在了施三的面前,施了一礼道:“三公子,族长有请。”

     “施三正要带着这丫头去给族长请安,付总管带路吧”说着往身后撇了一眼。

     付总管顺着施三看的方向望了一眼,便没再多少什么,转身带路走进了一处僻静的小路,不多时在一处院子前停下,转身又向施三施了一礼“三公子请进吧,族长此时正在正厅。”

     施三微微点头,带着林艾笙径直进了正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