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树荫中的九玄真人静静看着这一切从发生到结束,没有多说一句话,见打完散了转身便走了。身后的弟子却有些按捺不住了:“真人,那两个新弟子,门派内公然打架按门规不是应该逐出师门么?”

     九玄真人脚下没有停,云淡风轻地说:“她们还小!不懂事,就罚她们打扫山门前的台阶吧!连着打扫七日,够了吧!”说完不理会弟子的惊讶,挥了挥衣袖走远了。

     弟子虽然不懂为什么九玄真人会放过她们,但还是去了新弟子的院子,通知林艾笙和乐榕立刻去打扫山门台阶。

     林艾笙听说要受罚去打扫山门的台阶,还不能用法术时,只觉得头皮发麻。山门的台阶啊!站在山脚下都忘不见尽头!门派弟子上下山都是用飞的,没人愿意走那台阶!难道他的存在就是用来当作惩罚的么!林艾笙欲哭无泪,只得乖乖地领了水桶抹布去受罚。

     远远地看见一个白色的身影正蹲在地上,奋力地擦着地,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地上的青石板跟她有仇呢。

     林艾笙咚的一声把桶放在地上,撩起袖子就开始擦地了。乐榕听到动静抬起头来,见是林艾笙,立刻跳了起来,插着腰指着林艾笙就开始骂:“哼!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才不会刚入门就跟人打架呢!更不会被罚来这种擦地!你个扫把星!”

     “我才无辜呢!莫名其妙被你拖出来打了一架,还被罚来打扫,我找谁说理去?”林艾笙也不是软柿子,听见乐榕这么胡搅蛮缠,立刻跟她呛了起来。

     乐榕被林艾笙抢了白,憋着嘴,气鼓鼓地瞪着她,想想确实是自己先找的麻烦,但就是不服气,转身从水桶里掬了一捧水往林艾笙泼去。林艾笙完全没防备,被泼了个正着,胸口湿了一大片,看着乐榕嘚瑟的脸,也一捧水回敬了过去,最后这两人竟演变成了拎着水桶互泼水……

     “咳咳!”突然一声咳嗽声响起,九玄真人黑着一张脸站在两人的身后。

     林艾笙和乐榕声音小的像蚊子叫,异口同声道:“拜见真人。”

     “哼,你们两个小妮子是真叫人不省心啊!可是我罚你们罚的太轻了些?”说完瞪了两人一眼,随后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说道:“要不是看你们年纪尚轻,非要罚你们打扫个七七四十九天不可!”

     林艾笙头埋得更低了,完全一副认命的模样,心里却在嘀咕着,这样一来就比其他同期的弟子少修炼一个半月了啊!不过看九玄真人的意思是不打算加罚了,瞬间对九玄真人充满了好感,拿起抹布卖力地擦着台阶,以表示自己对真人的感激之情!

     乐榕见林艾笙擦地擦的这么卖力,也不甘示弱,拿起抹布跑到另一端开始擦起来。

     九玄真人摸着下巴上的小胡子,偷偷笑了起来,心想这几个孩子还真像自己年轻的时候。

     好不容易等到九玄真人走了,乐榕悄悄蹭到林艾笙身边戳了她一下,问到:“唉!我没记错的话,你是炼气三层吧,为什么你的灵气比我还充足?我的灵气都快用光了你还是很轻松的样子,你说实话,是不是隐藏了修为?”

     面对乐榕一连串的发问,林艾笙的大脑飞速运转,我的灵气特别多么?难道是因为先前修炼了施家的功法,丹田被撑大了所以才能容纳更多的灵气么?好像也没有其他什么理由可以解释了。可是这些要怎么和乐榕说呢?她应该不会信吧,还会觉得是我在胡扯,说不得又要大闹一番,想了想还是拿不知道来搪塞了过去。

     乐榕没有得到想象中的答案,悻悻地撇了撇嘴,蹲着跳回了自己打扫的那块地方继续擦地。

     林艾笙和乐榕拼命地擦地,还是擦到半夜才打扫完。林艾笙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回到了院子里,推开房门也不管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直接瘫倒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刚要睡着,突然听到推门的声音,接着是窸窸窣窣衣服摩擦的声音。

     感觉有个人站在了自己的床边,林艾笙勉强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结果看到一张放大了无数倍的脸,瞬间清醒了。“碧桃姐姐,你怎么来了,还没睡么?”林艾笙揉了揉眼睛,小声问道。

     “你看看你身上脏兮兮的,就往床上躺。”碧桃说着把林艾笙拖着坐了起来,“你今天真的吓死我了,怎么说打就打起来了,我都不敢插手,你们打的好凶哦!”

     林艾笙一时语塞,想了想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啊,就她来挑衅太让人火大,我就应战了......”

     碧桃不等她说完,就忙着插嘴道:“对了!你知道么,你可谓是一战成名哦!现在外门弟子中间都在传,你敢以炼气三层的修为应战练气七层的乐榕,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可谓不彪悍呢!”

     “彪悍?”林艾笙真的哭笑不得了,自己怎么只是打了一架就得了个彪悍的名声,虽然娘亲还在的时候我是有点调皮,可是这彪悍,自己是真不敢当啊!

     “好了,别发愣了,夏逸大哥正在等你呢,听说你打架被罚他可是非常担心的。”说完碧桃不由分说地拉起林艾笙悄悄跑了出去。

     出了院门,碧桃拉着林艾笙一路向东边走,路过一座座外门弟子的小院子,来到了一处

     小林子,穿过林子视野瞬间开阔了起来。

     她们此时站着的是一出断崖,一望无际的海面在一轮银月的映照下,泛着银色的波光,耳边只有林中是不是传来的蝉鸣声,和微风拂过树叶的沙沙声,配上眼前的美景,心情前所未有的宁静,一不小心便看出了神。

     夏逸见林艾笙她们竟被眼前的景色迷的出了神,蹑手蹑脚地走到她们的背后,使劲儿往她们背上拍了一巴掌,着实吓了她们一大跳。

     夏逸嘿嘿一笑,招呼她们一起坐到了崖边,说:“笙儿妹妹,你下次可别这么冲动了,我听到的时候都,吓死了!”说完递了一块桂花糖糕给林艾笙,“快吃吧,你被罚打扫,肯定晚饭还没吃吧。”

     林艾笙望着手中的桂花糖糕,乖巧地啃了一口,糖糕软软糯糯入口即化,吃着眼睛竟有些湿润了,抬头看了看身边的碧桃和夏逸,默默做了个决定。

     “碧桃姐姐,夏逸哥哥。我们结拜成异姓兄妹吧!夏逸是大哥,碧桃是二姐,怎么样。”林艾笙的声音温柔而坚定。

     碧桃和夏逸具是一愣,碧桃还想推辞,夏逸却爽朗的应下来了,碧桃便也答应了。

     三人依次跪在崖边,双手抱拳,异口同声道:“今日,以明月为证,我们三人在此结成异姓兄妹,从此荣辱与共,永不分离!”

     说罢向着月亮磕了三个响头。

     林艾笙起身望着浩瀚的星空,内心祈祷着:神明在上,笙儿别无他求,只求我们三人的情谊能长长久久,永不分离。回头望向身后的夏逸和碧桃,甜甜一笑,伸出手拉住了他们的手,三人携手慢慢往回走去。

     月光将三人的身影慢慢拉长,隐没在小树林中,远远的天空一颗星闪了闪,咻地一下划过天际,消失在夜空中。

     年少时候的誓言,总是容易让人记忆深刻,然而世事难料,时光飞逝,能够记得当初誓言的又有几何?

     PS:夭夭最近出去旅游了,所以没能及时更新,真的很抱歉,在此三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