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接下来的几日,林艾笙上午还是如常去晨曦堂听九玄真人授课,授课结束后就要去打扫台阶,每天必须打扫完一次,所以每天都要到很晚才能回到自己的房间,基本都是倒头就睡,更别提什么修炼了。

     对此林艾笙的心里很是苦闷,还有几日就是八月月选了,新一批月选的外门弟子就会来到晨曦堂学习,而他们这一批就不能再去晨曦堂修炼了。在外门弟子的住所虽然灵气已经很充裕,但任然是比不得晨曦堂的灵气浓郁,自己少了这七日的修炼真是损失惨重啊!

     不过这几日和乐榕一起被罚,倒是看出来其实乐榕本性并不坏,只是从小便只知修炼,在修炼的事上更是争强好胜,这才有了之前挑衅林艾笙的事情。两人一起在此受罚,并没有第三人可以说话,乐榕是活泼过了头的性子,擦地的间隙便会蹭到林艾笙身边问东问西,乐榕本就对林艾笙源源不断的灵气感到好奇,询问后林艾笙又用不知道搪塞过去,心中更是觉得百爪挠心,便每天都要问个七八十来回,林艾笙便只得说的曾经修炼时不小心出来错,阴差阳错成了这样。听到这样的答案,乐榕便知是不好再追问下去了,自己是不会得到想要的答案的。

     不知不觉便又到了晚上,两人终于擦完台阶可以回去了,提着桶一起往回走,因为的同一批的弟子,所以两人的住处离得并不远,晚上便一起回去了。

     林艾笙只想着感觉回去躺下,并不知道即将遇到一个“老熟人”。

     施云清刚从练武场练习结束,准备回去继续打坐,远远地便看到两个小丫头从自己面前走过,其中一个稍微高一些的丫头身影看着莫名的熟悉,思索片刻忽然想到:这不正的施柔那丫头么!前不久三哥送她去天伦岛却不幸陨落,肯定和她脱不开干系!施云清想着便出声喝到:“站住!”。

     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林艾笙一惊,那不正是那施云清的声音么,她怎么会在天卿派!难道这真的冤家路窄吗?

     乐榕见林艾笙听到声音后浑身瞬间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不由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心想:难道的熟人?

     施云清见那两人停住了脚步却并没有转过身了,心想一定是心虚了,便快步走到了她们的正面,眼神灼灼地盯着林艾笙。眼前的少女一张瓜子脸,眉目如画,眼帘低垂,卷翘的睫毛投下浓密的阴影,洁白如玉的皮肤在月光下泛着盈盈的微光,菱唇不点而红,整张脸虽然还没长开,尤带着一丝稚气,但已经可以想见她日后绝世的容貌。

     “你叫什么名字!”施云清瞪着林艾笙问道,“你是施柔么!”此时的施云清自己也不确定了,毕竟在施家也只见过施柔一面,而且当时的施柔蓬头垢面,风一吹就要倒的样子,连眼前这少女的万分之一都比不上。

     “林艾笙。”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拳头,林艾笙慢慢抬起眼睛,目光坚定而冷淡地望向施云清说到:“我的名字。”

     施云清和林艾笙四目相对,彼此注视着,乐榕在一旁看着只觉得气氛十分的微妙,轻轻咳嗽了一声:“咳咳,这位师姐,我们两个可以走了么?被罚打扫山门台阶可是很累的呢。”

     施云清站到一旁让出路来,眼睛却没有离开林艾笙。

     走出去很远后,乐榕才开口问道:“刚才那个师姐,你认识?”

     林艾笙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认识!”

     乐榕也不追问,心想:这林艾笙身上的秘密真多,倒是越来越让人感兴趣了呢。

     好不容易,七日的惩罚终于结束了,林艾笙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段时间,自己的修为丝毫没有进步,反观夏依和碧桃,他们刚入门的时候好无修为,如今已经顺利地到达了练气一层,虽然练气一层只是修仙路上最低等的修为,可是从无到有,这是质的变化,对他们来说,是非常大的进步,林艾笙真心地替他们感到高兴。

     由于最近一段时间疏于修炼,林艾笙决定闭关修炼,再加上那天晚上遇到了施云清,自己看不出来对方的修为,这就说明她的修为远高于自己,甚至已经筑基,而且她对自己的身份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时候闭关可以避免再次被她撞见,低调修炼,才是正道啊!

     决定闭关后,林艾笙没有立刻开始闭关,而是到记事堂的掌事师兄那里登记了一下,自己即将闭关,又告诉了夏逸和碧桃自己决定闭关的事,这才放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在记事堂登记时,掌事师兄给了自己一个基础的防护阵法盘,还嘱咐自己闭关不要急功近利要张弛有度,等等等。原本还很感动一个素未谋面的师兄竟如此关爱同门,真是人间处处有真情啊!直到亲眼目睹了掌事师兄对下一个登记的人说了同样的话,才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林艾笙在房中盘腿坐着,将防护阵法放在自己面前,这个阵法为了方便低阶修士使用,只需要放入一块下品灵石就可以使用很久。简单收拾了一下,便慢慢闭上了眼睛,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自己体内的丹田之处,小心地控制着体内自身的灵气带着新吸收的灵气运行全身,最后注入丹田,可是新吸纳的灵气数量并不多,林艾笙只得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运行着灵气……

     自打林艾笙开始闭关以来,夏逸每天都要来问一次,她出关了没,然而每次迎接他的只有碧桃。

     “碧桃,笙儿她出关了么?”老远地,碧桃在屋里便听到了夏逸爽朗的声音,心中一阵激动,随后便是失落,激动的是又可以看见夏逸了,失落的,是因为夏逸从来不是为她而来。

     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碧桃扯了扯微微被坐皱的长袍,拢了拢耳畔的碎发,才慢慢推开门出去。

     只见夏逸站在院中的梨树下,梨树受天卿山灵气滋养,花开不败。此时一阵风吹过,片片洁白的花瓣随风飘舞,如漫天飞雪。

     “巧解逢人笑,还是能乱蝶飞。清风时入户,几片落新衣”不知何时,碧桃已经站在了夏逸的身后。

     夏逸回过头来,说到:“原来二妹你如此好文彩啊!”

     第一次听到夏逸喊自己二妹,碧桃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微微低下头道:“大哥,你折煞小妹了,这首诗是前人所作,仔细算来,小妹我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

     夏逸笑了笑,正色道:“笙儿今日还在闭关么?”

     碧桃只是点了点头。

     “这样啊,她倒是刻苦!那我明日再来吧。”夏逸说罢便要离开,碧桃顾不得矜持,忙伸,手SB拽住了夏逸的衣袖,说:“大哥,你用过午餐了么?要不要一起吃点?”

     夏逸一愣,轻轻拉开碧桃的手说:“不用了,我正要去演武场,笙儿这么努力我也不能落后了她,不然我这大哥可怎么当?”

     静静地看着夏逸快步走出院子,碧桃的心中一阵抽痛,每次都是这样,匆匆地来匆匆地去,他的目光从未有过一刻是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可自己又是从何时开始心悦于他的呢?恐怕第一次见面开始,自己的心便再也没有办法收回来,只是每一次,夏逸的眼中只有林艾笙,自己就如同是一枚配角一般,只能静静地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