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林艾笙清晰地听到了这个声音,愣住了,可是看祁勇似乎并没有听到!一时寒毛直竖,欲哭无泪!难不成是遇到鬼怪了?

     “我才不是什么鬼怪。”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这一回林艾笙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放弃了自杀的行为,林艾笙改用手推搡着祁勇,奈何实力太过悬殊了,心中祈求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说你是鬼怪,求求你救救我,我该怎么办!”

     等了片刻,眼看着祁勇就要将自己的衣服扯开,那个声音终于又响起来了,“你把右手按在他胸口上!用力!其他你就不用管了!”

     林艾笙来不及迟疑,将右手死死按在祁勇的胸口,只觉得一股寒气从丹田出盘旋而出,带着灵力顺着右臂直达指尖。

     祁勇感觉不对,起身跳开,只见胸口有一块手掌印,上面附满了冰霜,并且寒冰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漫延至全身,祁勇开始慌了,不停的用手扣着胸口的冰,可是冰越结越厚,纹丝不动!“你这个妖女!对我施了什么妖术!”祁勇对着林艾笙嘶吼着,拿出匕首向林艾笙刺去,想要同归于尽。林艾笙坐在床上看着扑来的祁勇不知该作何反应,只觉眼前一花已经站到了祁勇背后,手中拿着原本应该在祁勇手中的匕首。

     明明可以一击刺中命门,可是只一瞬间不光林艾笙不见了,连手中的匕首也不见了,祁勇只感觉寒毛直竖,自己虽不是修为很高,可还从来没有让人如此戏耍过,一时羞愤难当,一边唤出长剑一边转身寻找林艾笙的身影,可就这一个转身的动作都觉得异常艰难。此时他的身体和四肢已经几乎冻僵了。

     祁勇一双眼睛死死瞪着林艾笙,像是恨不得将她生吞了,可是脚下却已经被死死冻住了,挪不开步,想张嘴叫嚣,却发现嘴都被冻了起来。

     就这样,祁勇在林艾笙的面前整个冻住了就像一座穿着衣服的冰雕。林艾笙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忽然听见冰碎裂的声音,眼看着祁勇身上出现深深的裂痕,低头一看,自己的右手握着那枚匕首,扎进了祁勇的胸膛,整个刀刃都没了下去,林艾笙看着手中的匕首,下意识的拔出匕首后退了好几步。

     祁勇身上的裂痕更深扩散的更快了,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响起,祁勇裂成了碎块,掉落了满地。

     林艾笙看着面前可怖的情形,再也忍不住了,啊的一声尖叫了出来。

     “你冷静点!”那个声音再一次在脑中响起,明显带着不耐烦的语气。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操控我的身体!”林艾笙扔掉匕首,抱着头喊了出来,瑟缩地退至墙角,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你不杀他难不成让他杀了你?他不光要杀你,更要侮辱你,你能不能先冷静下来?你这个样子就算我想告诉你我是什么人你也听不进吧!”那个声音之后便再没有响起,似是在等林艾笙自己冷静下来。

     林艾笙听完这一席话,似乎真的平静了许多,“是啊,他要杀我难道我就得坐以待毙么,我只是想要活下去···”虽然心里想通了,可是祁勇死状实在太惨,林艾笙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你现在冷静了吧。”那个声音适时的响起。

     “嗯,你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林艾笙刚稍微冷静下来,声音还有些颤抖。

     那声音停顿了一会,才缓缓响起“我的名字叫笙绮璇,曾经我也是人,如今我只是一缕魂魄。那天,在湖底,你的血唤醒了我,我强行打破了寒冰,本来已经虚弱不堪,后来躲进你的体内,用你体内的灵力滋养我自身,再后来又用我的力量修复了你的伤口,还拼尽全力把你带出了湖底,之后我就陷入了休眠,好在你这丫头体内灵力非常多,我才能恢复过来,现在魂魄比之前更凝实了许多,不过由于我用自己修复你的伤口又用你的灵力疗伤,我们日后恐怕难以分开了。”

     “原来是你救了我呀!这么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啦,可是你怎么会在湖底的呢,还在寒冰里面。如果你不想说也没有关系啦~对了,我的名字叫林艾笙,虽然施家族长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施柔,但是我不想叫这个名字。”林艾笙听说是笙绮璇救了自己,瞬间不那么怕她了,说的话也多了起来。

     笙绮璇听了林艾笙一股脑的提出来的问题,沉默了,半晌缓缓出声到:“我出生在上古时期,是冰系变异灵根,即使在那时,我的灵根也是极其稀有的,后来因故陨落在那湖中,只留的一缕魂魄苟延残喘,湖底的冰锥,是我生前耗尽最后的力气补下的防御。日后,我们去一下那个湖底,湖底应该有我的遗物。”

     林艾笙听完大吃一惊:“上···上古时期?”林艾笙真的吓到了,上古时期,那得十几万年前了吧!至于笙绮璇因故陨落在此,因什么故,见她故意略过,林艾笙便也聪明的没有再追问。

     “说说你吧?小小年纪怎么几次三番的被人迫害?”笙绮璇问道。

     林艾笙见她问,觉得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便从施三找到他们母女开始讲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笙绮璇。

     林艾笙慢慢的诉说着,声音轻轻的像在说别人的事情,可是泪水还是无声的滴落了下来。

     听完林艾笙说的,笙绮璇也忍不住叹息:“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就经历了这么写事情,可是你的修为又是怎么回事,按你说的,你应该已经修炼了有一年的时间了,怎么会是全无修为的样子?”

     林艾笙也说不清所以然,索性将自己平时修炼的口诀告诉了笙绮璇,谁知笙绮璇听完后冷哼了一声,“想不到现在的修仙世家已经堕落到这种地步了!真的越活越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