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当一切收拾好时,天已经大亮。

     林艾笙回到床上躺下,等着碧桃来叫自己起床。不多时,碧桃便风风火火地来了,林艾笙吩咐碧桃给自己打来洗澡水,本来还在想着用什么借口来解释满身的脏东西,可是碧桃竟然没有多问。

     当天下午,林艾笙便又出了院子,直往着后山冰湖去。到了湖边,林艾笙掏出避水珠紧紧捏在手心,深吸一口气后扑通跳进了湖里。因为避水珠的缘故,周身形成了一层保护膜一样的罩子,水不会沾湿衣服,并且在水中也能呼吸自如。林艾笙飞快地像湖底游去。湖底如今已经是另一番景象了,因为笙绮璇的离开,湖底的冰锥竟然全都化了,露出了原本包裹在其中的少女,一身白衣,青丝随着水流在水中飘动,宁静的如同睡着了一般。

     林艾笙停在了那个少女身边,虽然她躺着不动,却还是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这就是我。”笙绮璇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有一丝落寞。

     林艾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半晌,“你真美。”说完林艾笙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笙绮璇噗嗤一声笑了,说:“行了,别拍马屁了,我的东西都在手上的手镯里,还有我头上那个蓝宝石簪子,你帮我摘下来收着吧,那是我哥亲手为我做的。”最后声音越来越小。林艾笙轻轻地摘下镯子戴在手上,又小心翼翼地摘下簪子,最后看了一眼躺着的少女,脚下一登向水面浮去。

     仰身躺在草地上,抬手挡住午后刺眼的光,会想着刚才在水底看到的,笙绮璇的肉身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多美丽的年纪啊,竟然陨落在此,林艾笙越想越想哭,最后眼泪竟吧嗒吧嗒的掉了出来。笙绮璇知道林艾笙在想什么,见她竟然哼哼唧唧哭起来了,有些哭笑不得,到又觉得心里暖暖的。“林艾笙,你不必为我可惜,我活的够久了,我死的时候已经是分神期修士了,老到年纪都不记得了。”林艾笙听完眼泪瞬间止住了,所以我在惋惜什么?!笙绮璇轻笑出来,催着林艾笙回竹苑。

     昨晚不见祁勇回去,蒋缨隐隐觉得不安,莫不是真着了林艾笙的道?第二天下午,蒋缨便找了个由头到处逛逛,逛着逛着便走到了竹苑不远处,又不会太过引人注目,又能看清竹苑情况。正在这时,林艾笙远远地从一天小路走了过来,进了竹苑。蒋缨攥紧了手中的罗帕,殷红的指甲戳进肉里,看到林艾笙安然无恙,便知祁勇是凶多吉少了!恨恨地看了一眼竹苑,转身离去。

     林艾笙回到竹苑后,并没有立刻查看手镯里的东西,而是盘腿开始修炼,经过昨晚的事,她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离自己那么近,只有变得更强,才能活下去。

     开始的几天,林艾笙一直保持着警惕,生怕蒋缨再派人来杀他,可是日子却突然恢复了平静,仿佛那天晚上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一样。

     天气越来越热,很快进入了盛夏。羌城辖内有一片出产灵石的灵矿,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开一个灵矿分配大会,往年施家和蒋家势均力敌,各占四成,剩下的两成由其他小家族均分,今年蒋家不知怎的,得了一位元婴后期的散修青睐,留在了蒋家后山修炼。在羌城,元婴期的修士已经很少了,蒋家突然多出来了这么一位,平衡瞬间就被打破了,到分配的时候蒋家肯定会以此为由要求分配去更多的灵矿,为此,施家族长忙的焦头烂额。

     这一日,施家的正厅里,施家族长召集族中的修士商议关于夏季分配的事宜,如何才能不让蒋家分配去更多份额,想了很久却没有解决的方法,短期内找到元婴期的修士加入施家几乎不可能,自家培养一个那更是白日做梦。正当一筹莫展的时候,蒋缨站出来说话了,本来她作为蒋家人是不合适出现在这个场合的,但想到莫名陨落的祁勇,她还是站到了这里。

     蒋缨盈盈一拜,提议道:“族长,我知道天伦岛有一位无涯长老,他是水木双灵根,如今他卡在元婴后期已久,如果我们送他一个灵根合适的鼎炉助他修炼,他应该会愿意在这次夏季分配中支持我们一下。施柔如今修炼那个功法已经有一段时日了,此时正是发挥她作用的时候了。”

     族长轻咳一声,虽然培养鼎炉这件事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但是被这样大庭广众之下讲出来还是头一次,但是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短期内拉拢一个高阶修士了,“施三!这件事是你的道侣提出来的,那就由你去办吧。”

     施三向族长行了一礼,抱了抱拳,转身走出了正厅。

     竹苑,一个小斯模样的孩子推门进来,让林艾笙收拾行李侯着,然后就离开了。林艾笙虽然不知道这是要去哪,但也只能照做了。

     第二日一早,施三便来到了竹苑,看到林艾笙发现她已经是炼气二层有些惊讶,但也没往心里去。林艾笙的行李很少,所以很快就跟着施三上了路,一起上路的还有顾妈妈和碧桃。虽然只在一起相处了一年多,但是碧桃和顾妈妈是真心地心疼林艾笙,所以执意要和林艾笙一起上路,施三也并没有阻拦,左不过的多带两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他不想在临行前在生事端。一行四人坐在施三的飞行器上一言不发,而私底下林艾笙已经和笙绮璇聊起来了。

     “你说施三,他要带我去哪?”林艾笙显然有些忐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将你作为鼎炉送出去了。”

     “什么?我不要!”虽然还不知道鼎炉是什么,但是林艾笙觉得这一定不是个好事,内心十分抗拒。

     “你不想去啊~可以啊!那我们逃呗!”笙绮璇说的很轻松,可是听的林艾笙却犯起了愁。逃,说起来很简单,可是往哪儿逃呢,施三的修为远高于自己,更何况身边还带着顾妈妈和碧桃两人,他们只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而已,在他面前逃掉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你用缚神蔓绞住施三,应该可以拖住他一时半会,然后趁这个时候将他杀死就可以了。”此话一出立刻被林艾笙否决了,施三再怎么无情无义,也是自己的生父,怎么可以对他下杀手!

     笙绮璇想了想:“那你先将他拖住,然后用飞行器载着顾妈妈和碧桃逃走,前面有一片密林,藏进去说不定能有一线生机。”林艾笙想了想好像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