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一锤落定,满座喷血。

     白子默的好心情一落千丈,扭头见顾长溪袖手旁观地坐在那里。他脑袋立马一灵光,指着顾长溪痛不欲生的说:“是你?”虽然不知道刚才顾长溪用了什么办法把所有人定住不动,可他知道一定是她干的好事儿。

     顾长溪从容淡定:“永远不能让敌人占任何一点便宜。”

     这话牛头不对马嘴,白子默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

     顾长溪眉目坚毅:“以钱相买不如强取豪夺!”

     白子默内心狂热,心底生出一股豪气。

     艾玛,说的真不错。对人贩子不能那么客气,一定要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这才爽快。他深呼吸几口气压下心里的激动,这才用正常的眼光去看佐藤希泉,果然看他脸色铁青地坐在位置上。

     原来佐藤希泉最初的目的是想借机抬高价格,最后坐收渔翁之利。但他没想到会被人摆一道,花高价买下自己送来拍卖的东西,他脑袋是有坑才会做这样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儿。

     他微微睁开眼,目光如毒蛇般阴冷。

     顾长溪眯起眼,扬了扬拳头:“不服,打到你服。”

     佐藤希泉脸都白了,过了一会儿,他竟然低低笑了起来。

     白子默暗骂了一句:“笑的真tm变态。”

     顾长溪不以为然的说:“秋后的蚂蚱。”

     白子默一愣,忽然觉得顾长溪真可爱。想伸手去薅一把,想想还是算了。这样的杀气他可欣赏不可近观!

     由于敦煌经卷的出现,接下来拍卖的物品都没怎么能引起大家的兴趣。

     佐藤希不阴不阳的坐在那里,目光一直隐晦无比的盯着顾长溪。顾长溪闲庭自若,偶尔佐藤希泉跑神了,她还会去撩一把仇恨值。

     白子默觉得她好幼稚,顾长溪面不改色的说:“让猎物时刻紧绷神经,再催杀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情么。”

     白子默:“…………”

     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言以对。

     拍卖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整个大厅忽然暗了下来。在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时候,一束强光忽然打在了拍卖台上。

     只见秦泽身穿一套白色西装站在拍卖台上,依旧是潇洒不羁的风格。所有人哗然失态,报纸上不是说快入土为安了吗?怎么还这么活泼乱跳?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秦泽微微抬起右手,满室吵杂立马安静下来。

     他满意点头,视线在顾长溪身上转了一圈,英俊的脸上绽开一个灿烂明媚的笑容。见顾长溪斜眼睨了眼自己,他才收回目光。正了脸色对大家说道:“前几天和大家开了个小玩笑,今天晚上在下的出现,将会为大家奉上一件珍品。”

     所有人坐直了身子,能让艺德轩少东家说的珍品,那肯定是天底下没有唯二之物的东西。

     见大家翘首以盼的模样,秦泽也没卖关子。

     他拍了拍手,两个穿着旗袍的妙龄女子抬着一幅卷轴上来。当画卷展开的刹那,所有人都膛目结舌,这,这竟然是清明上河图!

     没有人去怀疑出现在艺德轩现场的清明上河图是赝品,所有人都激动的站起来,这可是国宝啊,有生之年居然见到了国宝,简直是不枉此生。

     当清明上河图展现在眼前的时候,佐藤希泉如所有人一般蓦然张大了眼睛,满脸兴奋狂热之情。

     “呵呵。”他低头笑,难赖的扭动着身体,脸上竟然浮现了一抹病态的潮红:“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我的。”

     佐藤希泉神色痴迷地朝拍卖台那边走去,只是这样驻足停顿在清明上河图面前似乎都能感受到当时的喧嚣和叫卖声。他情不自禁的伸手想去触碰那黄色的娟面,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终于是我的了呢。”

     他身上忽然腾起一股烟雾,几个挨着他的人忽然捂住脖子,神色扭曲痛苦的倒在地上。其他人面面相觑还没搞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呵呵,初到中国的时候,只是无意在鉴宝录上看了你一眼,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属于我。”佐藤希泉笑的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每说一句话就朝前走近一步。他身上蒸腾而起的黑气,凡是吸进黑气的人无不面色扭曲的口吐白沫。

     “快,快,大家请跟我来。”保安连忙站出来带着大家四散开去,秦泽泰然自若的站在拍卖台上:“啧啧,终于露出尾巴来了啊!”

     “呵呵。”佐藤希泉尖声冷笑,猛然纵身朝拍卖台上一跃而去。

     谁想到他刚伸手碰到清明河上图,迎面却飞来一个茶盖,带着凌厉的气劲朝他手腕疾射而来。佐藤希泉面色一变,裹在他身上的黑手立马浓烈了几分。浓稠的黑气之中窜出几只红眼大耗子直直朝茶盖撞了过去。

     只听砰砰砰地几声,茶盖穿透耗子击断了佐藤希泉的手腕。

     “乖乖,这难道是小说里的内力?”秦泽吃惊出声,日本人拿身体养变异耗子好歹算是生化病毒,但这内家功夫不是武侠小说里才有的吗?

     顾长溪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睨着佐藤希泉,佐藤希泉两手垂在身旁,阴森森地瞪着顾长溪:“你们这些中国猪,全都该死在这里。”话落,无数红眼大耗子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密密麻麻的大耗子像是翻滚成一片气势汹汹的黑色浪潮,顾长溪嫌弃皱眉,手腕一抖,直接把拍买台上装饰用的铁栏杆给掰了一截下来。身影飘动间,硬是把铁栏杆舞出了长剑当风的剑侠感觉。

     白子默眨眼,眼前的顾长溪抿着唇,面无表情的一剑挑百耗的节奏感不要太强悍。

     白色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显出几分内敛优雅的狠戾!

     白子墨的大心脏都随着她挑耗子的声音噗噗乱跳不停,真是比摇滚音乐听着都还带感。

     没一会儿,翻滚浪潮的红眼大耗子,全都被顾长溪挑成了一地血肉。

     “我真没看出来……这还是一核武器……”白子默目瞪口呆的懵逼相,秦泽却紧紧绞着眉头,满地大战后的血沫子。

     顾长溪站在鲜血淋漓的血沫子当中,眯起双眼,细长的瞳仁中深黑无光,瞧着和平常面无表情的死鱼脸有些不一样。

     秦泽看的心里一抽,他上前一步,站到顾长溪面前斩钉截铁的说道:“你看我揍死丫的。”到现在秦泽才反应过来,人形兵器真正动起手来的时候,居然让他心底生出了一股子空落落的心疼。

     顾长溪挑眉,秦泽却没看她,目光紧紧地盯着佐藤希泉。

     佐腾希泉死死的咬着牙槽,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阴气森森的话来:“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他嘿嘿一笑,咬破了自己的手腕,黑色带着无比腥臭的血液从伤口流了出来,他一挥手,那些黑色的血如雨点一般漫天飞散。血点还没落地,已经有无数红眼大耗子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涌了过来。仔细一瞧才能发现这些红眼大耗子都长着长长的獠牙,发褐的口水从獠牙上滴落,立马把地上腐蚀出一个又一个的坑。

     “小心。”秦泽想把顾长溪护在怀里,却被顾长溪一把推开,她直接飞起一脚把佐藤希泉踢飞到门口!

     吱!

     大耗子齐齐停住脚步看了佐藤希泉一眼,似乎没搞明白把他们召唤出来的人咋这么弱捏?

     耗子可以弱智呆萌,但顾长溪眼都不眨,一根铁栏杆直接横扫千军。

     妹子如此凶猛,秦泽拿着qiang在一旁玻璃心。

     这年头热|bing器比不过铁栏杆分分钟让人想自残来着,他脸色特别臭觉得今天要是让顾长溪单挑完了,那他就真的不行了。

     索性也抛弃了热|bing器,直接拿起拍卖师那柄小锤子,加入了打耗子大战。

     别说一锤砸死n个大耗子还挺带感的,半小时没到这些大耗子如同秋风扫落叶死了个干干净净。

     秦泽没闲着,抢在顾长溪前头一锤敲晕了佐藤希泉。

     顾长溪抬着眼尾,秦泽朝她抵唇笑。

     “啪啪啪!”有人拍掌大笑,从外面走了进来:“真不愧是中国功夫,精彩,相当精彩。”

     三人齐齐抬头,几个外国人扛着qiangpao鱼贯而入,中间的那个男人手里挟持着古若宗。

     领头的男人低头看了眼昏迷不醒的佐藤希泉,失望的摇了摇头。一回手,立马有两个穿和服的男人上前把佐藤希泉抬了下去。

     领头的外国男人抬头对顾长溪说:“不想你爹地死翘翘就放下武器投降。”不管这话说的有多突兀、生猛的让人不敢置信,但古若宗特别配合的开口,那脸上还带着置之死地的悲壮:“长溪,别管我。”

     顾长溪没搭理这两人,眯着眼,全身散发着粼粼生辉的杀气。

     那外国人不信邪又吼了一句:“不想……”

     “噗嗤!”

     顾长溪脚尖碾地,一块带血的耗子骨头直接飞过去穿透了他的喉咙。

     “嗬嗬……”那外国人瞪大双眼死不瞑目,顾长溪淡道:“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