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涨鸡蛋(二)
    张由也抓起一条小龙虾剥起来,试图对王陆的调侃不予理会,但对方却不依不挠地将脸凑了过来。

     “哎,你怎么那么多事呢。”张由眼神四处乱窜,就是不去和王陆对视,实在避不开了,就只好伸出一只油汪汪的大手去推后者那张,在眼角余光还能看到的,突然放大的脸,“咱能继续听他讲吗?别歪楼啊。”

     “张由同学,我严肃地告诉你,你这样不对。”然而正当张由以为对方只是八卦的时候,却听到了他这番伟光正的言辞,不由侧目以视,想说打趣一番对方这是怎么了,却发现他竟然是真的一副严肃样,顿时一愣。只听他道,“刚刚光顾着害臊了没想起来这茬,张由同学,你这样,有点渣男啊?我记错她名字还算正常,你跟人一对那么久怎么还能记错人名字呢?还有,我记得你老往我们班跑的那段时间,你不还跟那谁,林什么的是一对么?”

     “!!!”张由越听越是震惊,差点就将王陆的颜艺弄成个接棒运动,“是什么给了你我跟她是一对的错觉?!那姑娘脑子有点不清楚你不是也知道吗?不然为什么会老用那个梗来取笑我?”

     “哪个梗?”王陆歪头。

     “吼你的那个梗啊!”张由心里暗暗有种不祥的预感,如果说王陆都以为那会自己跟那姑娘是一对,不会其他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那不是因为你被甩的理由太奇葩了吗?”

     “什么叫被甩?我压根没跟她在一起过啊!”张由抓狂,“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跟她曾经是一对?”

     “你没同意她提出的交往?”王陆努力回忆了一番,“你没同意那天怎么就把她送的零食吃了?”

     “什么零食?”

     “就是一盒巧克力啊!”王陆坐在张由和雀哥中间,于是侧过身后,正对着张由的他就没有注意到背后一直注意他俩对话的雀哥,在听到巧克力这几个字时的惊讶表情,“一个好像还挺有名的国外牌子的……啊……名字忘了,反正是贝壳巧克力,挺贵的那种。”

     “我不知道啊!我没吃啊?什么时候的事?”张由很是惊奇。

     “等等……那啥吧……”雀哥在后边拍了拍王陆的肩膀,眨巴眨巴眼,一低头就是满脸的腼腆,“贝壳巧克力的话……可能……是我吃的。”

     “……”王陆回头甩着头左看一眼张由,又看一眼雀哥,“你不是吧?那字条不是写着致张由的礼物吗?你咋能……”

     “啥字条?”雀哥这一问,又把王陆给惊到了。

     “就是写着什么,如果同意就收下巧克力,如果不同意就明确拒绝之类的字吧,具体的我忘了,差不多就那意思。还有什么,不回复也当做默认之类吧好像……?”

     雀哥挠头。

     “我就以为又是哪个小姑娘偷偷塞楼下信箱送你的,你以前不说这样的反正也不知道谁送的没法退回,我们都可以随便吃么?”雀哥咧着嘴笑得一脸纯良,“不过的确也还是挺好吃的……”

     “嘶——”王陆倒吸一口气,再次颜艺成王尼玛,用手捂住嘴,“兄弟们……我觉着……我们可能闹了个乌龙……”

     张由则是在一旁开始回忆,其他人当时对自己的那个反应,是不是都把自己跟那姑娘当成一对的。难怪他当时觉得不少女生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其实是把自己当成一个渣男了吧?糟糕……苏薇不会也是这样想的吧?

     “这么看来,她这回如果还有什么谋划的话,恐怕是要落空了。”张鹭想起刚刚张由对林盈的评价,笑得全身都颤了起来,“既然如此,我觉得,剩下的故事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的事,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失去了参考价值。”

     “怎么了?”刚从厕所回来的霸王只赶上最后句话,听得一头雾水。

     “张由似乎从来没想过自己曾经跟林盈是一对来着。”王陆简短地说了一句,然后继续捂着嘴整理思绪,但仅仅这么一句,霸王还是没明白,一旁的雀哥只好充当讲解员解说了一番。

     “字条……?好像有点印象……”霸王听了一会,突然说,“大概是一个礼拜前吧,我从床底扫出来过一张纸,写的似乎就是这个,不过那时候他两已经掰了好久了,我也就没拿出来碍眼。”

     顿了顿,霸王又突然说,“难怪,也不见张由像其他人一样带着那姑娘哪哪地去约会,也从来不跟我们说他跟那姑娘的事呢,那时候我还当成他是害羞来着。”

     “事实上,如果林盈是真的喜欢你,倒也无妨。”王陆说,“怕只怕她还是想利用你干什么事。”

     他将张鹭之前说的话暗暗推测了一番,又抬头问张鹭,“所以,她最后还是追到你了?”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抱歉,如果不愿意的话你可以不必说,毕竟,这也算是个人隐私。”

     “现在倒是矫情上了,当时缠着我非要我说的时候脸皮怎么那么厚。”张鹭一眼就扫到了王明心担心的眼神,用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自己无碍,“我既然来了,本来就做好了说的准备。”

     “是,她自然是追到我了的。”张鹭笑,“我一个单亲家庭,母亲常年在外打工的,还因为我跟着母亲打工,四处不停地换学校,明明成绩还算可以却还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得不留了三级。如果不是我妈看我这样留级实在不行,让我回了姥姥家乡的学校跟着念,我恐怕还得再留上几年。”

     “所以那个时候,我每天对着比自己小几岁的同级生,总是会有些自卑。而就是我这样的人,她竟然看上了我。她可是全校都算得上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

     “所以她跟了我,我自然是她要什么都不敢不给,什么都不敢不依,特别是,她还把她自己给了我。”

     总归是曾经用了心去爱的姑娘,用了心去经营的感情,哪怕是被欺骗的,被设计的,如今,在张鹭回想起来的时候,他还是会难免地泄露出一丝痛苦的神情。

     特别是,因为这些而导致的另一段记忆。

     他虚握拳头用食指紧紧抵住鼻下的人中部分。

     与此同时,雀哥也注意到,张鹭身边坐着的王明心低垂眼眸,噘着嘴,用筷子狠狠戳了戳碗里的龙虾肉。但雀哥也只是蠕动了几下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毕竟他没有任何权利对别人的事情置喙。

     “所以差不多交往半年后,她拿着‘我们两个人的**’慌张地来告诉我,她的出租屋好像是被变态监控了,拍了这些照片要她委身,崩溃地大哭的时候,我就像最普通的少年人遇到女朋友被欺负的情况时,冲动地去找那小老板拼命了。”他嘬了一口冰啤,就像是讲着一个事不关己的故事一样,“再然后,就是刑拘,起诉,判刑。”

     “我算是自首。而且还是未成年,认罪态度好……判了十二年。”他顿了顿,“不过后来,算是改造得好吧,第七年的时候就放出来了。只是……”

     他苦笑了一下。

     “我姥姥,忍不住那些流言蜚语,还有他们的那些指指点点……上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