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蛋炒饭(2)
    赵时钦坐在大排档灶台与大圆餐桌中间的加置塑料凳上,不知道自己之前为什么会脑子一抽就同意了这个提议。

     不过看着老婆在提到那个蛋炒饭时闪闪发光的眼神,他就又感觉自己这决定做得对。

     从老婆三月初测出怀孕到今天,刚好是一个月,但按照孕周来算,却是八周多了。

     怀孕两三个月时候最是不好伺候,吃什么都吐,吃什么都不香,她本来也不胖,还瘦了四五斤,难得有她想吃的东西,而且还能在说到它的时候露出如此开怀的神情……

     他在记忆里搜索老婆上一次的笑容,还是在刚用试纸测出怀孕的那几天,孕期反应没那么明显,即将身为人母的喜悦让她发出那样灿烂的笑容。

     测出之后不过半个多月,孕期反应就来了,一开始还不算强烈,她甚至在孕吐的时候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说没忍住。还会对自己帮她处理呕吐物感到不好意思,想搭把手又因为厕所略窄而靠不过来,站在一旁手足无措。

     但再往后,她就再也没那么笑过了,却还要时常为了安慰他,强忍着难受露出笑容。

     “……我记得是有蛋,有肉丁,不过不多,蛋倒是多,还有葱粒,火腿肠粒,玉米粒……嗯……不算多正宗的蛋炒饭,蛋与饭都是分开的,蛋就直接是蛋粒,油多地很,每次吃完碗底都有一小层的油,但我就是喜欢那个,现在好多店的蛋炒饭倒是都正宗,每颗饭都沾着蛋,吃完也不会有油底,但我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啊,对了,还有咖喱味。”由于第一桌早就坐满无法再塞人进去,两人只好拖了两张塑料凳坐在第一桌与灶台的中间间隔上,女人坐在他与灶台之间,由他作为缓冲带,减少了她直接与人挤到的可能性,灶台带着玻璃,也不会溅到飞蹦的油星子,背贴着墙,尽量给其他要进来点菜的客人留条道。

     “咖喱味?”那老板的两手都不停顿,左手翻着烤串,右手则负责打散米饭,低声说了一句,但女人似乎因为店内的吵闹声没有听见。

     女人侧着头与老李头说她记忆中的那个味道,赵时钦则时不时把玩着她放在膝盖上的手,只有对面坐着的,因为打包而不留堂吃,所以选择同样背贴墙坐塑料凳的单身狗张由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他们秀恩爱,在女人进来那会的惊艳感觉早已在他们撒的狗粮前消失,只等着老板手中的那把羊肉串。

     “老板!来五串辣椒五串茄子二十串牛肉一盆小龙虾!再来一扎冰啤!”夜间总是有不少来吃夜宵的,“三号桌!”

     “正好一百!自己把钱丢筒子里,等着!”老李头抬头看了一眼,示意他将钱丢到烧烤台前的那个桶里,记住对方的长相后,就又将注意力放到手上,从架子上随意抓了几把放到烧烤台上,但却是对方要的刚刚好的数量,“十五分钟!”

     “行!”对方往桶里丢了钱,转身回桌前与同伴边唠嗑边等着去了。

     老李头将左手的烤串放着摊开,改微火慢熏,又刷了一遍酱,抓了把调料上去,就腾出手挑出三个蛋,在桌角磕开滑入碗中,抽出双筷子就哒哒哒地迅速搅打起来了。

     蛋黄被筷子划散,游离出的肌球蛋白经搅打拉成网丝状,又在蛋白凝胶的作用下与蛋清抱合在一起。

     老李头用一只手继续搅拌着,另一只手则开火上锅,倒油,用手晃动着让全锅面都润上油。

     “你说的咖喱味应该是加的咖喱粉吧?“

     “咦,你这么一说……好像可能是……”女人一脸的恍然大悟,“难怪我以前自己想尝试,做了好几次都没做出那样的感觉来。”

     “好几次?我怎么不知道?你都是在我出去的时候做吗?你这么喜欢那个蛋炒饭?”赵时钦一脸惊讶地看向老婆,“实在做不出来又想吃,怎么不找我来帮你呢?”

     “什么呀。”女人回头嗔怪地看他一眼,“明明一开始是你说喜欢吃,我才想试着做给你吃的。既然是惊喜,怎么可以让你知道呢,只是我一直都没做成功而已。”

     赵时钦一愣,他说的?

     他对自己的记忆挺有信心的,他什么时候……啊。

     想起来了。

     她说的,大概是自己第一次约她出来那会,他在约会时为了找个话题避免尴尬时说的不经脑子的话吧。

     那个时候的自己,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能够约到经济系系花之一的她,兴奋与不安让他在约会的时候将事先准备好的所有台词都忘得一干二净,抓耳挠腮地逮到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这句他早就忘了的随口之言,她却一直记到了今天。

     “你们吃的那个,也是正宗的,只是那是国内老一辈们常做的那种蛋炒饭。”老李头将蛋先放入锅里快速翻炒着,看得女人一愣,一句“先炒蛋”的疑惑脱口而出,老李头瞥她一眼,“你们网上学菜,现在流行的视频学做黄金蛋炒饭,都是先炒饭的吧?”

     “嗯嗯。”女人连连点头,“都还有歌词呢,饭要粒粒分开,还要沾着蛋。”

     “你想要的那个蛋炒饭,其实更偏向扬州炒饭。”

     “咦,扬州炒饭也是蛋炒饭吗?”女人一脸茫然。

     “你看你平时都不做饭,扬州炒饭也叫扬州蛋炒饭。”一旁的赵时钦替她适时地解说了一番,顺便撒上一捧狗粮。

     张·单身狗·背景墙·由只感觉自己身中多刀即将要亡。

     老李头在锅里撒上各种料,又大火翻炒了几次,就装盘递上。

     “吃吃看。”他抓起挂在肩膀上的毛巾,胡乱地擦了一把脸,又涮了涮锅,从地上的桶里抓了一盘的活龙虾开始处理起来。

     赵时钦接过盘子,取了勺子和筷子递给她,自己则充当人肉餐桌,给她拿着餐盘。

     女人舀上一勺小心地吹凉了,才塞入口中。

     “是这个味!”女人眉飞色舞地转过头给老板竖了个大拇指,“老板你神了呀!竟然没有菜单根据描述都能做出来一样的味道!”

     “好像……是这个味……?”赵时钦接过勺子也吃了一口。

     “什么呀……你都忘了这个味道了呀,亏我还记了这么久……”他略微的迟疑让女人一阵失落,孕期的情绪多变立马展现,刚刚还神采飞扬的脸上此刻都挂上了眼泪,“你是不是也忘了你那个时候说的话了?”

     “怎么会。”赵时钦低头凑到女人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就突然又笑了起来。

     抬起头来的老李头也看得会心一笑。

     “不管什么菜,都会承担着一些人的某些记忆,哪怕这个味道并不是最美味,也不是最正宗的。但它对某些人来说,却是最独特的。”

     张由突然感觉心脏像是被扭麻花一样拧了一下。

     他张了张口,低下头来。

     “老板,是不是,不管是什么吃的,只要向你描述出来,你都能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