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下毒
    夜色如墨,静得让人发颤……

     叶墨穿着一件青衣,匆匆出了门,过了盏茶功法,就来到“落魄少爷”一直暗中爱慕那女子的院子,这院子很大,有叶墨院子三四个那么大。

     叶墨深深吸了口气,轻车熟路,灵识探出,确定无人之后,脚尖轻轻点地,刹那间高高跃起四、五丈,跳入院子之中。

     灵识朝着屋内探去,片刻后露出古怪,叹了口气暗道:“这世家弟子痴痴喜欢了六、七年的女子,就这么上了别人的床榻,而且至最后,都未在正式场合说出心中的爱意过,真有些讽刺。”

     灵念中,一道曼妙地身躯如水蛇一样翻转,脸上笑容妩媚,喘着粗气,额头上香汗淋漓,一位英俊男子将她压在身下。

     这不是将“叶墨”打死的叶家大少爷叶翰林又是何人?

     叶墨当然晓得他们在做什么,作为一名深受岛国“大片”熏陶的有志青年,虽然未亲身实践过,但若说理论,丰富得难以形容。

     叶墨摇了摇头,眼中露出苦涩,脚步一抬准备离开这院子,一道声音忽然传入他的耳中,声音不大,甚至很轻。

     “听说今日叶墨与章婉秋在小院中失声痛哭!”叶萱萱声音婉转动听,言语中似乎带着莫名地深意。

     叶翰林冷哼一声:“上次家族大比时,我出手时可调动了三成元力,没想到这贱种命这么硬,这都没死,下次若是遇见,定要将他挫骨扬灰,省得他在纠缠于你。”

     叶萱萱开口解释道:“他并没有纠缠我,甚至从未对我表露过爱意。”

     叶翰林摆了摆手:“我不管这些,总之下次我定叫他形神俱灭。”

     叶墨眼中露出冷意,一股滔天的恨意回旋而起……本来我还想既然都是一家子,哪有化不开的仇怨?看来是我太过天真。

     “既然如此,你既想杀我,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事实上,“叶墨”身躯中的灵魂,早就不是以前的叶墨了,叶翰林的那一顿毒打也确实将以前的叶墨打死了,叶墨来此也只是为了落魄少爷的一个心愿——看一眼叶萱萱!

     灵念一动,一道绿光从指间冒出,刹那间化成火星。

     叶墨皱了皱眉,轮海中元气涌动,将“癌细胞”层层包裹起来,细细感知了一番,暗道:“应当可承受二息,足够了。”

     屈指一弹,一道流光飞出,顺着皮肤进入了叶翰林的轮海之中,潜伏期来,片刻后就消失无影。

     “嗤”叶翰林轻呼一声,轻轻摸了摸被绿光钻入体内的那处皮肤。

     露出疑惑,他已经淬体大圆满之境,按理说蚊虫无法咬破他的皮肤才对。

     就在这时,身下佳人媚眼如丝,一把将叶翰林搂住。

     叶翰林心头火热,轻笑道:“小妖精,我还不信喂不饱你。”

     凡萱萱不甘示弱,哼了一句:“来啊,谁怕谁……”一时之间,一声声娇喘之音从屋内传出,声音动情,春意四溢。

     叶翰林却不知道,就是因为此时的欢愉才彻底要了他的命。

     若他当时能凝神内视,在轮海之中细细寻找,定能发现“绿光”踪迹,用元气碾过,将这变异的肝癌细胞杀死,就一点儿事都没有。

     叶墨灵识一直暗暗探出,观察屋子中的一举一动,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暗道,我先在实力太弱,“肝癌细胞”也相形见绌,对抗淬体大圆满之境还是太过勉强。

     若非此时天时地利人和,我也无法得手。

     听着叶萱萱动情的娇喘之音,叶墨灵念中不由有些泛苦,虽然这女子是“落魄少爷”喜欢的女子,可毕竟叶墨融合了他的记忆,心中泛苦在所难免。

     将这份苦涩压下后,暗道:以我此时的实力,对抗淬体中期之境应该能做到毫无声息,对抗淬体后期还有些难度,念头一转,不由想起三月后玉淀谷外门弟子入门考核,眼中不由露出亮光。

     ※※※

     在宁缺浩土,将境界划分为后天淬体,先天九重,一线凌空,至于之后的境界,叶墨并未听人说过,在叶墨心中先天境界已经是无敌的存在。

     而后天淬体修炼者要踏入先天就得不断凝炼轮海之中的元力,在轮海之中凝结元丹,元丹凝结完成刹那,就是踏入先天境界之时,而元丹凝结并非一朝一夕,所以处于淬体与先天境界之间的修士,就被统称为半步元丹,元丹成……先天出!

     叶墨灵识不断探入,过了盏茶功夫后脚步一抬,离开了顾翰林的院子。

     而顾翰林体内,“肝癌细胞”因为没有叶墨的灵念约束,除了开始百息的不适应之外,之后竟显得如鱼得水起来。

     悄悄的吞噬顾翰林轮海之中的元气,不知过了多久,一分为二,无休无止的扩散,可以预见,这将是宁缺浩土第一枚癌症患者。

     甚至连叶墨都不能确定这究竟算不算癌了,总之特别古怪。

     回到院子之后,叶墨就沉沉睡去,一夜无话……

     第二日,朝阳被掩盖在群山之下,露出的一抹微光将天边然红,看起来很迷人。

     叶墨趁着这抹亮光走到院中,练习拳法,这拳法是叶家的基础拳法名为青山拳,意为咬定青山不放松之意,一共三十六式,虽说没有妙招,却也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

     叶墨一拳一拳打出,看起来虎虎生风,因为动作太快,爆音在空气中响起。

     一拳一拳轰击在空气之上,看似平淡无奇,却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如一棵将根茎扎在悬崖上的青松,极为稳健,无论如何都不会倒下。

     叶墨动作极快,一盏茶功夫就将这套拳法从头到尾的打了一遍,动作圆润,看起来一气呵成。

     直到晌午时分,章婉秋送来早饭,叶墨大口大口地吃着,笑得很开心。

     章婉秋也很开心,因为之前,叶墨总嫌弃她做的菜饭过于简陋,生气时就将脸歪朝半边,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甚至有时会直接将早饭踹出老远,撂下一句,“不吃了”就出门与渝州城中那些狐朋狗友鬼混,留下章婉秋一个人在院中悄悄抹眼泪。

     她有种感觉,叶墨一夜之间长大了很多……在这坐下不过半炷香时间,匆匆收拾好碗筷之后,就离开了院子。

     她还得去渝州城中帮人家做活,赚点铜板,给叶墨娶媳妇用,至于叶墨说拜入玉淀谷之事,纯属扯淡,自己生下的娃还不晓得他几斤几两?

     只是她也不愿打击叶墨的信心,这小子重新振作起来,这是好事儿。

     她也不图叶墨有多大出息,平平安安就行。

     只希望三月后,叶墨参加玉淀谷入门考核之后,肯定得灰溜溜的回到叶家。

     自己那时候在提离开叶家,去乡下买点田地,取个俊俏小娘,给叶天成那“死鬼”传个香火,也对得起他的在天之灵了。

     甚至,她的内心深处,不愿意叶墨加入玉淀谷,当初那个死鬼怎么死的,还不是修炼害的,只是自家人晓得自家事,资质这么差也就由着他折腾,过几年心也就收回来了。

     日子就这么过着,叶墨白日练习拳法,晚上就盘膝而坐炼化天地元气,一晃叶墨来到这世界已经七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