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进入遗迹
    第二日清晨,天还未破晓,叶墨走在前面,带着曹玉倩几人出了村子,至于叶萱萱,叶墨没管,任由其自生自灭。

     叶墨将古卷拿出,眉头紧皱,暗着其上的所绘制的山河,寻找起来,眼中露出思索之色,就在这时,一阵打杀声打乱了叶墨的思绪:“将你从那洞府中取出的宝物交出来,否则,我要你狗命。”

     叶墨挥了挥手,身后几人立即点头,步子一迈,就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宝物?我不过在外围而已,那处入口被许多势力联手守住,我们这些散修根本进不去。”

     “哼,休要多言,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若不拿出,我一刀砍下你的脑袋。”

     这散修神色慌张,一脸郁闷,从须弥戒中取出一把长剑,开口说道:“这几位好汉,我就在外围捡到这么一柄长剑,送予你们,希望诸位放我一条生路。”

     这汉子将长剑接过,掂量了一番,狞笑道:“你莫不是揶揄与我,这不过是一件凡品武器,小爷要的是丹宝。”

     汉子手中的长刀对着这修士的脖子一划,就在这时,一位气质冷清的女子忽然出现在汉子身边,屈指一弹,这长刀就从中间碎成两截!“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的青石之上。曹玉倩冷哼道:“今日我不想杀人,限你三息消失在我面前,否者我取你狗命。”这汉子如蒙大赦,脚步一动,与众人一起消失在丛林深处。

     叶墨踱步而出,冷声道:“被几个势力联手守住的那个洞府之外可有一个七尺来高的巨大丹炉?”这淬体后期的修士身上冷汗直冒,开口道:“我不过在外围,并未见到丹炉,只有一缕炊烟缓缓升起。”

     叶墨朝曹玉倩点了点头,冷声道:“应该就是这处遗迹,没想到竟被人捷足先登。”言语中透着一股怒意……

     随即轻轻摇了摇头,冷笑道:“属于我的,谁都抢不走。”就连叶墨都未注意,他的性子,在不知不觉之中,霸道了很多。

     念头一动,指了指刚从鬼门关门前走过一圈的修炼者,寒声道:“你,快带我们去!”这修士脸色泛苦,却不敢拒绝,这青年身上煞气这么重,肯定杀过很多人。

     脚步一抬,就朝那遗迹所在的地方疾驰而去,过了两日。

     叶墨已经可以看到那升腾而起的寥寥炊烟,拐过一个弯之后,之前挡在自己眼前的山峰如被揉碎了一般,忽然变得开阔起来,一樽巨大的丹炉散发着青烟,丹炉之后有数十人守着洞口。

     叶墨身上气势收敛,与曹玉倩一行人朝洞府走去,正走到那樽巨大的丹炉旁时。

     “什么人?”这声音中蕴含这灵念,在众人灵识中响起,荣文成更是直接吐出一口鲜血,曹玉倩眼中杀意涌出,向前一步,神色冰冷地盯着洞府门前的修炼者,冷声道:“道友这样做,太过了吧?若遇到淬体初期的修士,只怕会直接将其灵念震散。”

     “过?一点儿都不过,还不赶快给我滚开?”

     “限你三息之内离开此处,否者叫尔等形神俱灭。”

     就在这时,一位淬体大圆满的修士向前踏出一步,盯着曹玉倩,眼中露出**的目光,轻声道:“好有气质的女修,若能跟随本公子,以后叫你有花不完的灵石?”

     随着这话语传出,这遗迹门前的修士均淫笑起来,目光灼灼,大笑道:“这女修,我们要了,你们几人,快滚开,勿扰了小爷的雅兴。”

     叶墨叹了口气,冷声道:“杀,一个不留……”

     话音还未落,曹玉倩、荣文武就冲了出去,如虎入羊群,剑出必有人死,一声声惨叫回荡而起,仅仅数息,这些收门人就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脸上写满了不甘之色。

     叶墨看了荣文武一眼,悠悠叹了口气,暗道:“此事儿等从遗迹中出来再提。”

     叶墨神色冷漠,轻声道:“走吧!将属于我们的夺回来……”将须弥袋中的地图取出,按着指引走了进去。

     就在叶墨进入遗迹不久,门口十丈高的丹炉轰然倒下,一股诡异的气息从这丹炉中传出,以这丹炉为圆心朝外围扩散,所有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凶兽,不论几阶都红着眼睛,露出嗜血之意,似看到了滔天的机缘,朝这洞府狂奔而来,顿时尘烟四起。

     十里、百里、千里数以万计的凶兽朝这遗迹围拢过来,其中若以人类修炼者进行类比,修为最高的竟已到了先天后期。

     在距离遗迹四千里的地方,一只怪物猛地站起,嘴中大吼道“吃吃吃,桀桀桀……”这声音如无数个细小瓷片碰撞在一起,听到耳中让人说不出的难受,这只高约五、六丈的巨大怪物,血盆大口张开,一嘴咬下一块巨大青石,嚼了几下之后,一口咽下。口水滴在落叶之上,只见落叶被不停地腐蚀,几个呼吸就出现一个深坑,在它周围三里之内,就连一只凶兽都没有。

     当这股诡异的气息传到被它感知之后,它红着眼睛,桀桀桀笑了几声之后,狂奔起来,将前方的古树全都拦腰装成两截,朝着遗迹冲去。

     遗迹极为宽广,自成一片天地,里面元气充裕,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灵草,而现在……遗迹里面却如被洗劫过一样,一片狼藉,竟连一片完整的灵药叶片都没有找到。

     叶墨扫视了一周,神色不变,将这遗迹的地图从怀中掏出,认真观察起来,沉吟片刻后,轻声道:“也不知这些人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揉了揉眉心之后,脸上露出无奈,道:“走吧!”身形一动,按着地图上指引的中心位置走去。

     过了半响,一间古色古香透着沧桑气息的屋子出现在叶墨眼前,这屋子不大,上面挂着一块金色牌匾——炼丹房。叶墨灵识中不由自主地出现遗迹外的那樽巨大丹炉,迈步走入其中,虽然心中早有预料,可见到其中杂乱地样子,还是忍不住一阵苦涩,这也太干净了吧?

     将这中苦涩压下之后,细细寻找起来,看能不能再其中捡个漏,连着转了两圈,摸着雕有草木的栏杆,又叹了一口气。

     就在叶墨准备从炼丹房走出之时,他怀中的木雕忽然发出淡黄色的光晕,叶墨眼中露出喜色,弯下身子,将地上狼藉的灰烬翻开,折腾了许久,在其中找到一本泛黄的古卷,叶墨随手打开一页,只见其上全都是些炼制丹药时所写的随笔,叶墨心头狂震,这应该才是这炼丹房中价值最高的东西吧?

     叶墨却忘记了,这种炼丹宗师所写的随笔他一个从未接触过炼丹的修炼者岂能看得懂?也因为这个原因,叶墨之后所炼制的丹药,就连他自己都心有余悸,因为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会炼制出何种奇葩的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