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顾家管家
    “家中主子都不在,只有管家。”

     那小厮见门口的汉子不说话,倒是生了要关门的心思。

     可这会儿听到他身后小姑娘不急不躁的问话,那小厮便把视线扫了过去,看那回话的丫头长得还算是清秀,就把门打开了几分。

     “那能不能请你帮我们叫一下你们府里的管家,我们有东西要卖?”

     见那小厮把门打开,神情呆呆的立在一旁。眼观心,陈安夏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的表情管理,看那小厮的模样,自然知道这事有谱。

     所以便趁机继续问道。

     “卖东西?是车上的东西吗?我能看看吗?”

     感觉对方三人不是坏人,小厮很快便放松警戒,恢复到真实的性子。一听陈安夏说要卖东西,就把视线往陈安夏身后的牛车上看去。

     一脸呆萌欣喜!

     “这个不能,不过你要是把管家叫来了,自然就能看到了。”

     十二三岁的少年好奇心最重,很想知道车上放的是何物。若是他碰到的是别的卖家说不定提出来这个要求就能看到了,但偏偏他今天遇到的是陈安夏,以陈安夏的精明,怎会让他轻易如愿。

     再者看不到的,才会更加好奇,自然答应起事情来,也就会爽快很多。

     这不,陈安夏的话刚落音不久,那小厮皱了皱眉头,好像是在思考,然后很快抬起头:“那好吧,我去叫王管家来。”

     少年说完,就关上了门,在门外,陈安夏很清楚的就听到了院里鞋底击在地板上的声音越来越远。

     陈安夏嘴角不觉间勾了起来。

     而始终站在门口的陈二栓见陈安夏三言两语就把那小厮哄得去叫人,心中也不禁拍手叫好。

     可是刚刚想到自己尴尬的模样,他……

     再看看一直站在牛车旁傻乎乎的儿子,陈二栓竟有点羡慕起他从小到大一块玩的兄弟陈仲行来。

     看来以后还是让自家儿子多和陈家三丫头多走动走动,这样也能长点心眼儿,他家儿子干活肯出力,做事有耐心,可就是这脑子有些太够用。

     陈二栓站在一旁扫来扫去的眼神,陈安夏自然看见了。不过,她倒是没有开口问些什么,只站在原地静静地等着那小厮口中的王管家。

     一刻钟后,鞋底撞击青石地板的声音再次传入陈安夏耳中,听见此声,陈安夏立即直起了腰背,视线锁在了那道厚重的木门上。

     不一会儿,木门再次打开,彻底的打开。

     是小厮开的门,小厮身后站着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一身藏青袍的老头,头发青白,用一根绸布系上,面容带笑,长得甚是和蔼。

     见了门外三人,或是听了小厮的介绍,出了门直接略过陈二栓,看向陈安夏,道:“是你这小丫头要找我,找我卖东西。”

     问话的语气十分肯定。

     “王管家好,是我找您。”

     前身的陈安夏一直生活在村里,不懂大家的规矩,现在的陈安夏更不懂。不过为了不失礼,陈安夏稍稍福了一礼,落落大方的问了个好。

     而她这本是礼貌的问好,没想到却先惹到那王管家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我听阿九说的话,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丫头,这么一看,我老头子还真是没有猜错。”

     王管家倒是个自来熟,还没和陈安夏说上两句话,就开始打趣道。自然,对于王管家的自来熟,或者是活成精的处事态度,陈安夏倒是愣了一下,不过她在国情局做任务这么多年,什么妖魔鬼怪没有见过,所以面对一个小小的管家,陈安夏还是游刃有余的。

     “王管家过赞了,当不得王管家这番夸奖,此番我是跟二叔来卖东西的,也不知道王管家有没有空相看一番。”

     陈安夏前半句话,算是回了王管家的话,以不至于失礼。而后面半句话则是说明来意,时间不早了,这大虫还不知道能不能卖出去,陈安夏不敢耽搁太久。

     “哦,东西在哪儿?领我去看看,”王管家见小丫头不欲与他多说,活成精的他一眼便看的出来,不过小丫头说话客套,倒是让他生不起气来。

     不仅如此,他可是对这个机灵古怪,颇有胆识的小丫头很是喜爱,现在像这样的丫头可是少见了。

     “二栓叔,你陪着王管家看看吧,”大虫在这个朝代价值几何,陈安夏并不是很清楚,所以她听完王管家的话,并没有打算和他交谈商议的打算,便出口喊道一旁的陈二栓。

     而陈二栓见陈安夏叫他,就赶紧走了过来,先是朝着王管家行了个礼,等得到王管家的点头回应,这才开口请着王管家往牛车边走去。

     在陈大牛的帮助下,三五下两人便把车上的干草给扒了个干净,接着一头斑斓大虎便呈现在众人眼前。

     这时,陈安夏三人倒是没有反应,王管家眼中划过一道精光,脸上表情却也没有多大变化。

     而一边叫阿九的小厮,看见车上是头老虎的时候,愣在原地,等反应过来刚尖叫一声就被身边的王管家一巴掌给扇在脑袋上。

     阿九被打不吱声了,王管家却在这时开了口:“没想到竟然是一头老虎,怪不得你们非让阿九去叫老头子我出来,”王管家是顾府的老管家了,这些年什么场面没见过,所以见着老虎倒也是一脸平静。

     “不过这买不买这头老虎,我也做不了主,我还是先去问过自家主子吧?”

     “问过自家主子?刚才这位阿九哥哥不是说你家主子不在吗?”

     听到王管家的话,陈安夏却是一愣,眉头微微皱起。刚刚她明明听到阿九说,他们家的主子不在,而现在王管家的话倒是让陈安夏心生疑惑。

     没想其他,话便脱口而出。

     可这话一说出口,陈安夏便暗道自己失礼了。毕竟人家主子在不在家,与她这个外人可没有什么干系。

     想到这儿,再瞅一眼阿九的神色,陈安夏不觉间因失礼而红了脸。

     不过,王管家倒是没有把陈安夏的话放在心上,反而呵呵笑道:“家中少主子爱清静,不想让外人打搅,所以从京城回来一事并没有宣扬出去,阿九没说,也是得了上面的吩咐,这倒是我们顾家失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