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极其隐晦
    “哦,那你去吧。”

     听陈景云这么说,想起在陈二奶奶家的十几口子人,估计他去送,她爹娘也用不上,陈安夏正想开口拦他,就见陈景昊突然从自家外间跟着出来。

     陈安夏一愣,又瞥见陈景昊点了点头,陈安夏遂改了口。

     “你咋来了?”

     见自家哥哥傻的抱着草蓑在雨中奔着,陈安夏皱着没有无奈地摇了摇头。

     转过头去,看陈景昊还在原地站着,便开了口。

     “大丫带着五丫去了隔壁,说是隔壁的桂花嫂子弄了个新花样,我见三郎一个人在家,就把前些天整理出来的旧书给三郎带过来。”

     陈景昊这番话说的直白,却又极其隐晦,不过陈安夏却听出来他的意思。

     他不是来找三郎的,而是来等陈安夏的。

     趁着大家伙儿不在,他又支开了三郎,正好没人打搅到他们两人谈话。

     想到这儿,陈安夏点了点头,道:“看来事情,你是办好了?”

     知道陈景昊聪明,陈安夏也不惊讶,又想起房契还在她手上,陈安夏也不跟他客气,直接问道。

     显然,陈景昊也深知陈安夏的性子,没做思索便回道:“前些天邻镇书院来了个大儒,带来一份春考的讲义,三十两一份,我想可以借此机会。”

     “什么大儒,说不定就是华而不实的江湖骗子,不过你这么说倒是个机会,可是就这样的话,到时候我还是觉得事情有些难办。”

     要真是京中大儒,那人怎么会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方,要知道江南一带可要比北方富裕多了。

     不过这事倒与她无关,她不过是给陈景昊提个醒罢了。

     可转而又想到,她要做的那一件事,总觉得只弄出这一件事有些难办。

     别再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可就难看了。

     “恩,如果是这样的话,真的有点悬,不过,我可以让我娘帮你出出主意。”

     从头开始,陈景昊就没把这事瞒着刘氏。

     可以来说,从偷陈安夏银子之前,刘氏就是知道这事儿的。

     所以现在要是开口让刘氏想办法,刘氏巴不得呢,估计比谁都积极。

     “那好吧,你先回去和你娘商量一下,要快点商量,眼看着天就要冷了,我等不及了,还有,把你和你娘商量出来的结果,写在一张纸条上直接放在后院水缸下面就可以了。”

     “我也是识得几个字的,要实在不行,不是还有三哥的吗?”

     看着陈景昊听她要他写纸条的话越来越皱起的眉头,陈安夏一下就泄了气,瞥了陈景昊一眼,只好退一步,解释道。

     谁让她原本是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小村姑呢。

     “这样也好,有事咱们联系着,这一段时间我会一直在家里呆着。”

     见陈安夏这么解释,陈景昊眉头舒缓过来。

     点了点头,回道。

     接着往门外瞅了两眼,犹豫了一下,就钻进了雨里。

     陈安夏见此撇撇嘴,遂进了屋里把身上擦干。

     在屋里等了一会儿,陈安宁和陈安锦冒雨从隔壁跑了回来,怀里揣着两个花样。

     等两人擦干之后,陈景云也从陈二奶奶家跑回来了。

     就他一个人,冒着雨。

     “咱爹娘呢?你咋没和他们一块儿回来?”陈安宁见他进了屋,把干手巾递给他,一边问道。

     “说是等雨停了,或者雨势下了些再回来。”

     见是大姐问话,陈景云如实答道。

     方氏一群人说是等雨势小了再回来,可是这磅礴的大雨一直下到晚上见天黑还没有停下。

     陈安宁正在屋里嘟囔着要不要去厨房做饭。

     那边院子里就传来了动静。

     是方氏那一群人冒雨趟着泥水回来了。

     陈安夏拉开窗户缝往外望去,果然陈景云拿去的两件草蓑没有全用在自家爹娘身上。

     其中一件是在方氏身上,估计是照顾她怀有身孕,还有一件是在李老婆子身上。

     陈仲行的腿脚不好,陈季礼在一旁扶着,方氏就跟在两人身后。

     进了屋,见两人淋成落汤鸡模样,陈安宁赶紧递过来干手巾,又端来刚刚在外间锅灶上烧的热水。

     大雨接连下了三天,大旱的陈家村终是换来一丝清明。

     第四天,大雨停歇,天空放晴。

     外面地面湿得厉害,又因为是在十月下的雨,所以一场雨过后温度降了不少,没有人愿意出门,个个都缩在屋里喝水闲聊。

     从未这么清闲的陈安夏,这几日窝在炕上不是睡觉就是见陈安锦缠着陈景云识字的时候,跟着学习。

     这现象倒是惹得方氏和陈安笑说了好几句。

     不过陈安夏脸皮够厚,随她们怎么说。

     又过了几日,外面地面越来越干,憋了一连七八日的一群小姐妹们,纷纷出门放风。

     先是来到村东头坑边,见坑中蓄了半坑的水,戏耍了一会儿水,直到冷得受不了,这才往家中返去。

     走到半道碰见了陈大牛和二栓婶子,陈安夏四姐妹又被二栓婶子给拉到家里坐了一会儿。

     不过,陈安夏见陈大牛闷闷不乐的,一直不吭声,就问了二栓婶。

     二栓婶低头凑到陈安夏身边耳语了几句,这才得知二栓婶刚才是带着陈大牛找村里媒人相亲去了。

     怪不得!原来是害羞了啊!陈安夏听完之后,朝着陈大牛笑笑,陈大牛瞬间红了脸躲进屋里去了。

     “三姐,刚才二栓婶跟你说啥了?”

     从二栓婶家回来,陈安锦手里拿着一块儿绿豆糕,一边细细品味着,一边拉着陈安夏的手问道。

     “说她正在给大牛哥说亲。”陈安夏如此回道。

     “那给大牛哥说亲,你咋不高兴,你是不是喜欢大牛哥?”

     陈安锦见陈安夏板着脸,起了逗弄陈安夏的心思,就捂嘴偷笑道。

     “五丫,咋说话呢,没大没小的,这话当着我们的面说说就是了,千万别在外人面前说,知道了吗?”

     一听陈安锦的话,陈安夏还没有怎么,陈安宁倒是严肃起来,走到陈安锦面前教训道。

     脸色十分不好!

     “知道了,我又不傻,这话当然不会在外人面前说。大姐真唠叨。”

     陈安锦不过是开个玩笑,但看着大姐发火了,她便怂了。但是被陈安宁教训,她又不服气,白了陈安宁一眼,嘟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