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季礼归家
    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年纪越小越好,是一对金童玉女。

     迷信上说是这样新嫁妇会多子多孙,儿女双全。

     压车的两个孩子到了女方家,会收到一封红包,一般情况下五十文。

     有了这么丰厚的压车钱,自然都会带上自家亲戚。

     女孩子,彭氏已经钦点了她娘家那边侄子最小的女娃,所以没有老陈家什么事。

     至于男孩子,彭氏扫了一眼五郎,颇有点嫌弃。

     但五郎年纪最小,彭氏只能认了,反正就压车而已,就算将来新妇生了男娃,她也不指望着。

     她都已经有了景征这么好的孩子,哪里还会在意其他。

     这么一想,彭氏遂开了口。

     严氏一听在一旁乐开了花,要知道那红包的钱,长辈是动不得的。

     严氏在一旁偷乐,始终没有开口的李老婆子却不乐意了,脸一板,道:“让他去干啥,皮猴子一个,到时候省不得要为他操不够的心,现在九月末了,老四马上就该回来了,等老四回来,让六郎压车,六郎年纪最小。”

     李氏口中的老四是陈安夏的四叔陈季礼,他打小就立志要下海经商,可这有十多个年头了,他却还是一个拉着架子车走街串巷的小货郎。

     本开始他是在庆安镇村子里卖货,可是李氏嫌他丢脸,就不让他卖。

     可四叔倒是个扭脾气,也敢在李老婆子跟前闹脾气。

     两人一言不和就吵了起来。

     自此,陈季礼便拉着架子车带着妻儿,春天离家出走,直到九月末十月初天气冷了下来才回家过冬。

     现在李老婆子这么一提,大家伙儿倒是想起来,陈季礼还有一个四岁的男娃。

     “那就先等季礼回来吧,他要是赶不上,再让五郎补上。”

     虽平时和李老婆子不对付,可李老婆子这一句话倒是说在了彭氏心坎儿里。当即,不等别人反对,就拍了板。

     自然彭氏在老陈家说话还是有分量的,没有任何人有什么异议。

     除了严氏脸色有些不爽罢了。

     陈少卿成亲的日子定在十月初八,现在是九月三十,所以该打算的也该打算起来。

     自此,陈安夏姐妹三个以及方氏、刘氏、严氏整天的被彭氏给叫到他们家帮忙。

     陈安夏开始是不愿意的,但听说要跟去镇上采买,本打算找方氏说要去镇上找陈大郎的陈安夏便点了头。

     到了镇上跟着她们逛了好一会儿,陈安夏声称肚子疼就要开溜。

     彭氏看了她一眼不放心,但方氏倒是放心得很。

     她家三丫一把子力气,一般人对付不了她。

     不过在陈安夏临走之前,还是让她早点回来。

     陈安夏点头应允。

     离开街市,因脚程太慢,陈安夏狠心花了三十文钱雇了辆马车。

     不过五分钟就到了庆安书院,庆安书院这时门口有人来来往往,陈安夏没敢翻墙,遂拦到一个人问道陈景昊。

     也恰好,此人和陈景昊是同窗。

     从他口中得知陈景昊并没有在书院,而是去了邻镇。

     听他说好像邻镇最近来了一个知名的大儒到书院讲学,大儒啊,自然一些学子慕名而去。

     陈安夏问了他,陈景昊什么时候回来,在得知还要好几天之后,陈安夏谢过那人就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送她来的马车在她打算离开的时候还在这边等着拉客回去,陈安夏一狠心又花了三十文赶回去。

     一来一回,在找到方氏一群人的时候,只不过花了十多分钟的时间。所以方氏并没有怀疑什么。

     中午的饭是在镇上吃的,彭氏请的客,吃的是上次陈安夏和二栓叔陈大牛一起吃的羊肉面。

     下午几人继续采买,直到二奶把拿来的单子上的东西全部买完这才回家。

     “少爷,您没看错,确实是陈家丫头。”

     一座茶楼二层临街的单间里,王管家恭敬地行着礼,说道。

     “哦,她来干什么?”

     这一段时间,顾衍一直在处理顾家老宅的陈年旧账,忙得不得了,现在处理完了这才有空出来喝杯茶。

     不过,虽是喝着茶,他的眉头也是皱的紧紧的。

     因为那边来信,要他赶紧回去。

     “买了很多成亲用的东西,应该是家中有人办喜事吧。”王管家如实回答。

     “办喜事?”

     顾衍有些疑惑,她家会办什么喜事?上次从陈家村回来,他派人查过她家中的情况,按理说不应该有人成亲呐。

     “回京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没有?”

     算了,管他是谁成亲,又碍不着他的事,顾衍不再理会此事,转头问道王管家。

     王管家一听自家少爷把话题转移的有些突然,愣了一下,回道:“都准备好了,少爷随时都可以出发。”

     “恩,那就明天一早走吧,”天会越来越冷,早点回去,路上不用挨冻了。

     “是,”听到吩咐,王管家知趣应道,接着看自家少爷没有了什么话再问,就出了门候着。

     陈安夏回到陈家村,接下来的几天一边等着陈景昊的消息,一边到陈二奶奶家帮忙。

     说是帮忙也就是打扫打扫卫生,然后看着几个长辈在一边活忙。

     十月初五这一天,一大早老陈家正在正房屋里吃饭,院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李老婆子坐在炕上,掀开木窗,先被窗外的冷风打了一个激灵,而后便看到院里进来一辆破旧的架子车。

     车上摞了很多东西,有红漆色的大箱子,有扁担挑子,还有做饭的铁锅,车顶坐着一个女娃和一个男娃,车前一个二十七八的青年拉着车子,后面跟了一个头扎方巾的妇女。

     “娘,爹,我们回来了。”

     门外来人正是陈家老四陈季礼一家子,走进院里,陈季礼先看到李老婆子伸着头,便喊了这一声。

     这一喊可还好,全家人都没有想到李老婆子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大,老二快出去接接老四。”

     陈老爷子看着陈季礼回来脸上倒是平静,放下手中的筷子,吩咐着陈伯敬陈叔豪去接一下陈季礼。

     陈伯敬陈叔豪得了陈老爷子的吩咐,立马就下了炕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