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晏都
    “你俩这是怎么了,和人动手了?”傅勒一回来便发现高家兄弟脸有些青肿,身上也有淤伤。

     “没什么,不要紧的。”高进遮遮掩掩。

     高成甩着脑袋道:“你走了不久就有人来找麻烦,还和我们兄弟打了一场。”

     “他们有多少人?”傅勒忙问。

     高进急道:“也没多少人,不提也罢。”

     “还多少人,就一个人,还是个女的!”高成道:“她一来就在马车上乱翻,我们兄弟说她几句,就动上了手。”

     “你快拉倒吧,还好意思说!”高进脸都涨红了。

     傅勒忙朝马车上看了看,七条猎犬都还在,也就放心了,于是笑道:“这么说,一个女的把你们两个揍了?”

     高成脸色不太好看:“这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别到处乱说去!”

     “这有什么,输了就输了呗;”高成笑道:“我还真是头一回看你挨揍咧,那女的真厉害。”

     “天杀的婆娘!”高进骂道:“又丑又恶,以后别叫我再碰上。”

     “我觉得那姑娘还挺有意思啊,要不是你说话难听她也不会动手,害得我也一起挨打。”高成似乎心情还不差。

     高进懒得和高成废话,转而对傅勒道:“如果你在就好了,咱们三个一起,肯定吃不了亏。”

     你俩联手都打不过,我在能管什么用,多个陪你们挨打的是吧......傅勒不由得想起了花素令,女人中也有厉害角色,他是有切身体会的,在玄功功力高深的女人面前,再强壮的男人也近不得身;不过看高家兄弟身上的伤痕,好像还不是玄功造成的,而是被人用拳脚打成的外伤,这个就有些尴尬了......

     两个巨汉被一个女人拎起来暴打,这画面太美,傅勒不敢想。

     好在高家兄弟都是些皮外伤,也没什么要紧,三人把猪宰了分成七份喂了那群猎狗,又各自吃了些干粮,继续上路。

     一路太平,第三天午后,车马终于抵达晏都。

     晏都不愧是一国的都城,比之前路过的集镇要繁华太多,这座城市一面环水,城墙高三丈,而且看上去不久前才加高加固修整过,很多地方城墙砖都是新的,城内店铺林立秩序井然,只是街上的行人并不太多。

     按照熊守山的交待,傅勒等人找到了熊家在晏都的宅子,这里只住了几个仆人和一个熊守山叔伯辈的中年人,名叫熊业。

     傅勒说明来意,熊业显得很疑惑:“怎么车马和猎犬都随你们来了,守山这小子怎么办事的,家里这么重要的事情一点都不上心。”

     “他实在是身体抱恙没有办法,好在东西还是安然送到晏都了......”傅勒说道。

     “这么好的狗,生生饿成这个样子,还说安然送到了?”熊业看着那几条饿得眼睛发绿的猎犬很是心疼,说来也怪,这些如狼似虎的猎犬在熊业面前突然就变得温顺乖巧了,按说这些猎犬以前没见过熊业啊。

     “狗饿一两天有什么要紧,我们几个也都几天没吃过像样的饭菜了!”高成叫道。

     熊业扫了高成一眼,转头吩咐仆人准备酒食,又随口问道:“你们几个来晏都还有别的事情么?”

     傅勒忙道:“我们都是去武烈学宫的,只是那地方不知该怎么走?”

     “又是去武烈学宫的?”熊业笑道:“武烈学宫不在城里,在城北的山中,一时半会可到不了,既然你们都是守山的朋友,今晚就住在这里吧,明天我找人送你们去。”

     “多谢,那就打扰了。”傅勒连忙道谢。

     “嗯;”熊业把手一伸:“礼单呢,拿来我看。”

     “礼单?”傅勒莫名其妙,熊守山可没拿什么礼单给自己。

     “这可是给晏侯的贡品,怎么会没有礼单,送了什么东西拿什么做凭证?”熊业不悦。

     傅勒:“东西都在车上,就这几条猎犬,还有一些药材,守山兄并没有拿礼单给我。”

     熊业往车上仔细看了看,八个笼子,七条猎犬,有个笼子是空的,此外还有半包药材一些杂物,说话的语气都急了:“胡说,怎么可能就这点东西,给晏侯的礼物,这能拿得出手?”

     傅勒无语,东西肯定是少了,但是和自己没关系,高成却恼了:“你这意思难道是我们三个偷了你们的东西,偷东西的贼会自己送上门来么?”

     熊业哼了一声,皱着眉头不知道盘算什么。

     高进道:“东西确实都在这里,大叔要是不放心,将来找我们也容易,我们就在武烈学宫。”

     “呵呵,武烈学宫是什么地方,就那么好进么?”熊业怪道:“这几天来晏都想进武烈学宫得只怕得有好几百了,寻常贵族子弟都只能望门兴叹,你们几个就这么有把握?”

     三人无言以对,高家兄弟掉头就想走,傅勒又想到了些什么,拿出熊守山给他的家族徽章递给熊业:“这是守山兄交给我的凭证,东西我们确实全数送到了,如果有什么对不上,您老只管去问守山兄弟,他现在应该还在城南两天路程的那家驿站内。”

     熊业接过徽章,端详了一会,脸色缓和了些:“既然如此,我自然会找人去问守山,刚才老夫说话有不到之处,三位小兄弟不要见怪才好。”

     傅勒等人哪敢怪罪,陪着笑脸连声:“不敢,不敢......”

     说话间仆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饭菜,熊业笑着说道:“也没什么好招待各位的,老夫陪你们几个吃些酒菜吧。”

     高家兄弟早就饥肠辘辘,一听有酒菜,头点得跟鸡琢米似的。

     这熊业身体有些残疾,走路腿脚不利索,傅勒等人也只能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席间闲聊,熊业得知傅勒等人都是父兄战死沙场才换来这个入选武烈学宫的机会,也不禁唏嘘,态度又客气了不少。

     “守山兄弟这是来晏都,似乎家里并没有告诉他武烈学宫选拔弟子的事情?”傅勒突然问道。

     “武烈学宫......我们熊家有自己家族的职责,没必要去参与其他事情。”熊业神色淡然,喝了一杯酒又道:“武烈学宫培养的弟子将来是干什么的,你们几个可知道?”

     傅勒等人连连摇头。

     “培养的都是将来为晏侯领兵的将校!”熊业满脸红光:“培养一个领兵将校花费巨大,你们可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武烈学宫会突然扩大招收弟子的数量?”

     傅勒等人只管摇头。

     “你们都有父兄在沙场上战死,你们可知道军中领兵将校伤亡更多,普通军卒伤亡十之二三就算很惨重了,而去年攻打蔡国那一战,领军将校可是伤亡过半的,如今晏国已经没有足够的人才为晏侯领兵打仗了!”熊业表情郑重。

     傅勒有些不解:“怎么会带兵的将校比士卒还伤亡得多?”

     熊业郑重道:“很奇怪是么,晏国军规,领军将校需身先士卒,冲锋时要冲在前面,撤退时则要亲自断后,这样才能让军队士气旺盛,也因此小小的晏国才有如此军威,能够灭掉蔡国!”

     原来如此,入选武烈学宫比当个普通军户更危险,不过这对傅勒和高家兄弟来说却没有什么触动,他们出生于军户家庭,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原本就是宿命,能够成为领军将校业算光耀门庭了,相反还坚定了他们想入选武烈学宫的决心。

     熊业见几个少年脸上都有凛然之色,不禁佩服,又有些羡慕,到底都是年轻人啊,于是又道:“不过如果有幸从武烈学宫学成出来,将来建功立业可是大有可为,想当年我们熊家这个爵位也是先辈们在战场上用血换来的。”

     高成眨了眨眼:“熊家不是为晏侯驯养猎犬的么,怎么也上了战场?”

     熊业道:“你这小子懂得些什么,当年整个晏国的战马都是我们熊家驯养的,我们的猎犬也上过战场,这些狗可是最忠诚的士兵,只是喂养这些家伙花费太大,并不是很划算的。”

     熊家驯养的猎犬对疼痛和恐惧都很麻木,傅勒脑子里想象了一下战场上突然出现一大群这种恶犬的场景,那也是够可怕的,反正他自己是不想和一群恶犬生死相搏。

     酒足饭饱,熊业安排傅勒等人休息,随后便招来一个门客,让他骑快马往南去驿站寻找熊守山。

     这一次熊家让熊守山带去晏都的贡品实际包括八条猎犬,大批珍贵药材,其中还包括一颗罕见的“血魂子”。

     在熊守山手里猎犬少了一条,“血魂子”被他用来融合异兽白猞,那些珍贵药材大半也被他用来压制“血魂子”魔性反噬,算起来家族这些年积累的贵重物资都被熊守山据为己有。

     这班肆意妄为,不仅晏侯那里交不了差,就是自己家族恐怕也容不下他。

     而这时熊守山早已不在驿站里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哪里还敢等着国法和族规的责罚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