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蛮力
    第二天早上,傅勒去探望熊守山,发现他气色非常差,嘴唇是青灰色的,两鬓竟然能明显看出多了些许灰白发丝,要知道熊守山和傅勒年纪相仿,才不过是十六七岁而已......

     “你怎么这副样子,还抗得住么?”傅勒关切道。

     “嘿嘿,其实现在还算好了,昨天晚上我差点挺不过来,这玩意反噬的力量比我预计的还要危险许多。”熊守山勉强笑了笑:“只是最近这半个月我恐怕都出不得门了。”

     傅勒道:“你人没事就好,实在不行的话......要不你多休息几天,我们等你?”

     “再多耽搁怕误了你们入选武烈学宫的正事,这个机会对你们几个也是难得,我这里已无大碍;”熊守山道:“只是还有件事情得托付你帮忙才好。”

     傅勒:“有事只管说。”

     “我这次来晏都主要是为了给晏侯进贡,这也是件顶要紧的事情,只是我现在已经不方便照看那几条猎犬,索性托你帮我把他们带去晏都如何?”

     傅勒点点头:“这件事情我可以帮忙,你放心吧。”

     “多谢,你拿着这个,到了晏都之后直接去御兽监......”熊守山把自己的家族徽章交给傅勒,又交待了诸多细节。

     傅勒听得仔细,又在屋里看了看:“要不把这个空笼子也搬走吧,驿站里又住进了些人,有几个我看着有些鬼祟,异兽已经处置了,也免得有人空惦记。”

     “也好,多亏兄弟你费心。”

     傅勒提起空的铁笼:“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熊守山坐在床上,闭目不语,他嘴上说的还算轻松,其实这一天来一直在生死之间如履薄冰。

     “血魂子”带有魔性,其母株是一种可以在地底下活动的藤状生物,这种生物介乎于动物和植物之间,它结出的种子——也就是“血魂子”外表饱满且闪着微光,对于一般鸟兽来说这是很难抗拒的食物,只是吃了这美味反倒会被其吞噬生命,成为魔株繁衍的养料。

     熊守山用秘术将自己和白猞、“血魂子”三位一体相融合,这种做法非常危险,吸收了异兽的“血魂子”已经成熟会产生魔灵,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刻反噬宿主,尤其是在宿主状态虚弱的时候;熊守山现在的状态就比较虚弱,只能以大量药物压制“血魂子”的魔灵,同时抓紧时间休养调息。

     对于精通驭兽术的人来说,异兽的用处有上中下三种选择:

     最安全,最合理的选择是将异兽驯化,让其力量为自己所用,多数还能培养出深厚的感情,彼此之间息息相关;

     其次就是象孔烜那样,配合某种功法,将异兽炼化成一件奇特的武器;

     熊守山这样通过魔灵将异兽和自己完全融合乃是下策,终生后患无穷,只不过风险和机会是相等的,这样危险的做法也算是最直接最高效的。

     真正让熊守山下决心冒这个风险的原因无非两点,其一是不这么做白猞很难保得住;其二则是见识了孔烜的修为境界后让熊守山很触动,能够拥有那样的实力足慰平生,冒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傅勒招呼高家兄弟一起套上车马,继续赶往晏都;高家兄弟问起熊守山,傅勒只说他身体抱恙,休息几天后自会赶来汇合。

     高家兄弟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毕竟他们两个也没有时间在驿站里多耽搁的。

     走了没多远,几条猎狗很不识趣的开始躁动起来,熊守山不在,这些家伙已经不受约束,不停的咆哮,撕咬撞击铁制的笼子。

     照看那七条猎犬对傅勒来说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没办法安抚这些家伙,只想着把它们喂饱了想必能安静下来。

     拿什么来喂这些猎狗呢?这些家伙食量极大,而且非肉不吃,最近一两天都没人管它们,狗眼都饿红了......

     高家兄弟也是一筹莫展,这些猎狗要是伤了或者跑了,他们几个可担待不起。

     三人无奈只得停下来,傅勒委托高家兄弟守好车马,自己去想想办法。

     傅勒原本想上山猎头野猪什么的也就够了,可是转了半天猪毛也没得一根,这才明白晏都附近人口较多,可比不得自己家乡能够上山捕猎些野味,这里的土地大多开垦成了农田,想找只野兔子都得看运气。

     于是只得寻了个村子,想买只猪回去,没想到这里的东西也比自己家乡要贵得多,把袋子里的盘缠全部掏出来,还搭上了许多好话,才勉强有人肯卖给他一只半大的猪,够不够那群猎狗一天吃的都难说。

     赶着猪往回走,没走多远傅勒就发现有人一直跟着自己,不知什么来路。

     傅勒拐进一小片树林,身后那人快步追了上来,却发现傅勒正在一棵树下等着自己。

     “你跟着我有什么事么?”傅勒直接问道。

     那人脸藏在斗篷下,沉默了片刻,缓缓道:“烦劳你跟我走一趟吧,有人找你。”

     傅勒笑道:“我没工夫陪你去,谁找我,叫他自己来。”

     “哼,你说得倒轻巧,这可由不得你的。”那人说着缓步上前。

     “哦?那你还想......”傅勒话还没说完,一侧的树后闪出两个人影,这两人一身黑衣速度很快,几步就到了傅勒跟前,二话不说,一个抬脚就朝傅勒脸上踢去,另一个则用脚扫向傅勒下盘。

     傅勒挡了一下,这两脚踢得并没有多少力量,来人随即双双猫腰从傅勒腋下闪到傅勒身后,行动灵巧迅捷防不胜防。没等傅勒转身,两个黑衣人双掌齐出,狠狠拍在傅勒腰眼上,这两下力道可比之前那一脚强多了,直打得傅勒浑身发酸,竟一时提不起气力。

     小两人给了傅勒一记重击,随即双手各自扭住傅勒一只胳膊,两人合力,就想将傅勒拿下......

     三人扭作一团,很快那两人就沮丧的发现,合自己二人之力竟然还拿不住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家伙。

     傅勒从小打熬了一身蛮力,加上又有些玄功基础,奋力挣扎之下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抓得住的;而且傅勒慢慢觉得自己气力恢复还略占了上风,两个黑衣人虽然灵活,但力量却差了些。

     不一会只听傅勒暴吼一声,一个黑衣人被摔出去好几步远,另一个略微一愣,松开手想要退开,傅勒反手抓住他,抡起胳膊狠狠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这一拳打得结实,那人被打翻在地,挣扎了几下竟爬不起来了。

     “你们两个搞什么!”把脸藏在斗篷下的家伙还站在原地没动。

     “那家伙壮得象一头牛!”一个黑衣人叫着,另一个也终于爬了起来,半边脸都青肿了。

     “两个废物!”身披斗篷的家伙骂道。

     “你行!你行你上啊!”黑衣人不服气的叫着。

     身披斗篷的家伙忍不住朝傅勒狠狠道:“本不想伤你,你小子别逼我!”

     傅勒怪道:“我走我的,你走你的,我逼你们什么?”

     那人无话可说,拔出一口长刀就朝傅勒走来,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

     傅勒瞧那人的身形和兵器眼熟,忙道:“别藏着了,我认得你,贺勇是吧?”

     那人一怔,停下脚步,伸手从头上摘下斗篷,脸上赫然一道新鲜的刀疤,正是贺勇。

     “果然是你,你那两下子我见过,你打不过我的,别给脸上再弄几条疤,将来娶媳妇都成问题......”傅勒笑道。

     “放肆!你少张狂!”贺勇恼羞成怒,朝傅勒猛冲过来。

     傅勒连忙把兵器抓在手里,还是父亲那枝长戟,只是为了携带方便把戟柄截短了,现在成了一枝短戟。

     两人斗了几个照面,贺勇拳脚功夫不行,兵器上却还娴熟,傅勒一时还占不到什么便宜,不过两人修炼的都属于《破阵诀》,虽然路数有区别,但本质上差不多,一来二去傅勒也就找到对方的破绽了,他将贺勇的兵器格住,欺身上前劈手将他抓住,硬凭蛮力将对方拉倒,死死按住。

     贺勇的气力比那两个黑衣人要大,比起傅勒却又差了不少,被按在地上挣扎不起,生生被傅勒夺了兵器。

     傅勒也不想伤了贺勇,夺了对方的兵器便主动往后退了几步,放他起来。

     “我们走!”贺勇脸涨得通红,爬起来掉头就走。

     “喂,刀不要了么?”傅勒将兵器抛还给贺勇,笑道:“你们想知道什么,直接问不就得了,何必搞得动手动脚。”

     贺勇把刀归鞘一声不吭,一个黑衣人问道:“你们那只异兽呢,藏哪去了?”

     “呵呵,没了,你们就别惦记了。”

     “没了?怎么会没了!”

     “跑了,丢了,死了,随便你们回去怎么说,反正就是没了;”傅勒正色道:“实在不信,可以跟我去马车上找找。”说完赶了那头猪就往回走。

     贺勇等人没有再跟上来,一个黑衣人捂着脸道:“怎么办,就让他这么走了?”

     另一个黑衣人道:“他力气太大不好对付,而且又有了戒备,再追上去非得闹出人命不可,这里可是晏都附近......”

     “那我们回去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谁知道那什么异兽去哪了!”贺勇恨道:“回去以后都别乱说话!”